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十六章 士林新锐
    雀儿山。≥

    树长听雨,苔湿沾云。

    远远看去,青鸟掬水,花开五色,霞光漫山,照壁石影。

    陈岩来到山上,就见八角亭居于崖前,竹间幽朗,霜石作桌,五六个中年人坐在里面,高谈阔论。

    “陈岩来了啊。”

    崔学政没了以往的古板,他今天广袖长衣,头上斜插一只玉簪子,笑声不断,道,“不用拘礼,直接进来吧。”

    “是。”

    陈岩答应一声,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从容进亭,丰姿出众,气定神闲。

    “这个年轻人就是陈岩?”

    坐在崔学政左边的中年人双鬓微霜,眼神锐利,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陈岩几眼,才缓缓点头道,“沉稳有度,心念坚定,是个好苗子。”

    “哈哈,”

    崔学政大笑,指了指对方,道,“我可是很久没听到你这个铁面人表扬小辈了。”

    “原来是马骧。”

    陈岩从崔学政口中得知此人身份,就是一惊,这个人可是金台府士林中的大人物,原本是朝中翰林,后来辞官归家,在府城创办书院,著书立说,门下弟子很多,一呼百应。

    “真的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啊。”

    随着崔学政的介绍,陈岩已经明白,亭中的几人都是金台府士林中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在很大程度上掌握着舆论和话语权。

    他们最不缺的恐怕就是声望和影响力,一言一行都是真正的风向标。

    想到这,陈岩打起百分百的精神,比修炼道术还要认真,全神贯注。

    在议论之时,陈岩不会多言,但只要有人问他的看法,则会开口必然切中要害,直指实质,不出规矩的同时,而又能不落俗套,提出一些常人想不到的观点,令人耳目一新。

    “咦,”

    很快亭中众人就现了陈岩的特质,原本他们只是看在崔学政的面子上,再加上这个小家伙最近风头很盛,才允许其旁听,可是短短地时间内,陈岩的表现就让他们刮目相看。

    “不错。”

    亭中人心中有数,这样的见识,别的不说,中一个举人轻而易举。

    “哈哈,”

    崔学政心中得意,自己的这个弟子要相貌有相貌,要气度有气度,诗词书画无一不精,还年纪轻轻,真的很给自己长脸。

    有了这个念头,崔学政就有意地让陈岩多言,多开口,而陈岩有上一世的底子,自然更不怯场,谈笑风生。

    一时之间,亭中其乐融融。

    亭子外。

    净几暖炉,石凳石桌,树荫遮蔽,山风吹凉。

    三五个年轻人聚在一块,喝着茶水,小声议论。

    “刚才那个是陈案吧?”

    “是啊,你看在亭中谈笑风生的,真让人羡慕。”

    “乖乖,真是厉害,要是换成我,在他们几个的目光下,非得战战兢兢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才成不了咱们金台府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

    “你也不行。”

    几个人嘻嘻哈哈,看似不在意,实际上羡慕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要知道,要是能够让亭中的几位大人物赞扬几句,传了出去后,登时就会水涨船高,比同龄人的相互吹捧要强十倍百倍。

    士林之中的声望高低,还不是掌握在他们手中?

    “这个陈岩蹿升实在是太快了。”

    其中的一人正是周然,他咬着牙,看到亭中从容的少年人影,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惊讶,还有些不安,暗自道,“得赶紧动手,不然的话,再这样下去,恐怕再让6判出手,得付出更多了。”

    “这样也好。”

    周然垂下眼睑,挡住目中的杀意,冷声道,“反正在施展割头换面之后,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都要为我作嫁衣裳。”

    孙人峻恰好也在,他看得同样是怒火中烧,心中满是不甘。

    他虽然是金台府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自从碰到陈岩后,就一直落在下风。

    第一次在独乐院,打压不成,反而让对方刷了一个不畏权贵的名声。

    第二次在院试中,自己屈居第三,对方却高中案,四下扬名。

    第三次是自己给他下套,让陈岩买下白水云宅,结怨阴间之人,没想到陈岩来者不拒,白白得了一个上好的府邸,听说最近开诗会,赏花会,非常热闹,士子往来,互相吹捧,盛世大涨。

    这一次,自己只能在亭外和年轻一辈待着喝冷茶,对方却已经能坐在亭中,和掌握府城话语权的人物们谈笑风生。

    “可恨,可恨啊。”

    孙人峻把牙齿咬得咯咯响,要不是今天的场合太过重要,他早就会拂袖而去。

    “唔,”

    陈岩从亭中走出,他虽然在里面待得时间不长,但算是在金台府士林中的大佬们面前有了个很好的亮相,以后的好处不言而喻。

    “接下来,也得准备一下乡试了。”

    陈岩一边走,一边转动念头,他现在名声扶摇直上,文坛诗坛小才子之名远近可闻,要是在科举上遭遇了滑铁卢,可就丢人到家了。

    就是他有上一世常人无法想象的记忆和知识,也不能大意。

    “嗯?”

    陈岩感应到一道凶狠的眼神盯着自己,转眼一看,竟然是熟人孙人峻,他呵呵一笑,迎上去,故意道,“原来是孙兄,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

    孙人峻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还不能失礼,只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陈岩却是高兴,看到原本大名鼎鼎的府城文武双全的佳公子今不如昔,趁机落井下石,“刚才亭中的包大人还提到孙兄,评价很高啊,我认为孙兄当得了这样的评价。”

    这就是似褒实贬了,陈岩把自己和包大人放到一块,而将孙人峻置于后生晚辈,居高临下的味道很浓。

    孙人峻都快气死了,还不能作,铁青着脸,道,“包大人向来喜欢提携晚辈,在下愧不敢当啊。”

    “孙兄太客气了。”

    陈岩还故意拍了拍孙人峻的肩膀,完全是长辈对晚辈的高姿态,语重心长地道,“孙兄也不能骄傲,再接再厉,不能辜负包大人的好意。”

    孙人峻身子都在哆嗦,恨不得一拳打在眼前这个可恶的脸庞上。

    “哈哈,”

    陈岩不用担心亭中的大人们听到,好好地消遣了孙人峻一番,又和周然打了个招呼,才施施然离开。

    前三天的成绩很重要,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