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十七章 九宫缚仙圈
    陈岩自雀儿山回到宅中,径直走入室中。△¢

    有长松出于西角之下,盘拿夭矫,横径青翠,郁郁浓荫入窗,凉风东来,陈岩坐在窗前,眸子有神,考虑以后的发展。

    “士林和道盟,”

    陈岩摩挲着案上的鹅卵石状的砚台,一种清清凉凉的冷意在指尖流转,他在士林和道盟中上升势头明显,还都有朝廷背景,自然是第一选择,重中之重。

    “仙道玄门和水族。”

    陈岩也没有打算放弃这一条线,它们是朝廷势力的补充,作用不小。

    “明里走科道,刷名望,经营科道关系网,暗里是道盟,多立功,争取上位拉拢帮手,还得和红玉、杨小艺、陆青青等人多往来,互通有无。”

    陈岩梳理好以后要走的道路,长出一口气,识海中的念头也同时氤氲出玉质的光华,这就是坚定念头,增强力量。

    “明暗两手,还有退路。”

    陈岩很满意,用手一指,太冥玄天宝典浮现,哗啦一下子翻开,上面扭曲的蝌蚪文在黑水中跃出,字字生有宝光,显示出三门道术,太冥仙衣,九宫缚仙圈,还有周天日月神珠。

    “太冥仙衣和周天日月神珠尚无法修炼,就只有这个了。”

    陈岩想了想,用手一点,九宫缚仙圈的玄妙在心中流淌,他的三十六枚念头随之发生变化,一圈又一圈的花纹交织,环环相扣,有一种缚仙困神的意念。

    轰隆隆,

    念头生化,意念碰撞,陈岩有上一世修炼的经验,本身悟性高,眼界也随着见多识广而开阔,这门道术很快就上手。

    不知多久,只听一声轻鸣,陈岩睁开眼,识海之中多了九道光环,悬在身后,流光溢彩,仙音阵阵。

    只是仔细看去,九道光华并不稳固,随时都会破裂。

    “九宫缚仙圈是介于道术和法宝之间,需要天材地宝为根基,才能真正化形。”

    陈岩收起道术,看着窗前的青松,小池,幼鹿,目光炯炯,开始静下心来,温习功课,准备科举。

    哗啦啦,

    陈岩现在有了神游的修为,神魂强大,几乎有过目不忘之能,他将两世的圣人之书在识海中重放,进行提炼整理,智慧的火光跳跃。

    前世和今世的圣贤道理一脉相承,只是前世的理论更为完善,这才让陈岩有如神助,即使将大部分时间用来修炼道术,依然在科道上可以突飞猛进,超过其他的竞争对手。

    除此之外,陈岩在上一世阅览群书,特别是诵读的各种科道考试的著名文章,更是让胸有成竹。

    这样得天独厚的情况下,要是不能在科道场上扬名,才是怪事。

    叮当,叮当,叮当,

    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室中有清音而鸣,如清脆的编钟,非常悦耳。

    “咦,”

    陈岩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神情古怪地自身上拿出一个铃铛,上面细密的花纹流转不定,倏尔化为一只可爱的小狐狸,通体雪白,晶莹胜玉。

    “嘻嘻,”

    雪白小狐发出小女孩般的声音,脆生生地道,“是我,是我。”

    “寺中的那只小狐狸?”

    陈岩目光一亮,神念往上一缠,道,“你是在哪里?”

    “大哥哥果然是修炼道术的。”

    小狐狸挥舞着毛茸茸的小爪子,好似在欢呼雀跃,大眼睛滴溜溜转动,道,“还是我珠儿聪明,当时就发现啦,留下了小铃铛。”

    顿了顿,小狐狸继续道,“大哥哥,我是在青丘山,有空来找我玩。”

    “青丘山,”

    陈岩目光一动,他从道盟中收集的资料看到过,青丘山是一方势力,以狐族为主,不过他们传承的是道家仙术,平常是周天吐纳,体悟天心,没有寻常妖族那样残暴。

    “对了,”

    小狐狸珠儿突然想起一事,道,“下个月正好我姐姐出嫁,到时候很热闹的,大哥哥你可以来青丘山玩哦。”

    “狐嫁女嘛,有意思。”

    陈岩对此有兴趣,问道,“珠儿,我在金台府,不知道该怎么去青丘山?”

    “金台府?”

    小狐狸珠儿有点晕,随即细声叫道,“这个地方我知道,离我们青丘山不远的,我让人给你送请柬。”

    “好。”

    陈岩答应下来,报上自己的地址,道,“我等你的请柬。”

    “嘻嘻,很快哦。”

    小狐狸晃着爪子,身影却开始在变淡,显然铃铛中的能量殆尽,只剩下清脆好听的声音道,“陈岩大哥哥,记得要来哦。”

    “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陈岩想到在寺庙中依偎在自己身边唧唧叫唤的小白狐,面上露出笑容,道,“青丘山的狐族,应该和世俗的世家没有两样了。”

    “少爷,”

    又过了一会,阿英从外面进来,青裙小衣,素面朝天,有一股子青春活力。

    “有事啊,阿英?”

    陈岩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少女。

    “少爷,”

    阿英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我这两天出门,感觉有人盯着我。”

    “嗯?”

    陈岩一听,目光如鹰隼般锐利,寒芒跳动,他相信阿英的感觉,问道,“只是这两天?”

    “前几天朦朦胧胧的,就是这两天强烈。”

    阿英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蹙着眉头,道,“可是我找了找,没有任何发现。”

    “这倒是不奇怪。”

    陈岩用手指敲着石案,一声轻,一声重,念头转动,喃喃道,“看来是冲着阿英你来的,那么就让我来看一看是何方神圣吧。”

    哗啦啦,

    话音一落,陈岩的阴神自卤门中升起,双目一凝,神念如电,照在阿英的身上。

    “果然,”

    陈岩感应到一种莫名的波动,隐成一个似圆非圆似扁非扁的种子,交织花纹,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仙门中人,还下了种子印记,真真是猖獗。”

    散去念头,陈岩看向有点不安的阿英,道,“阿英,不用担心,这两天你不要出门,就待在我身边。”

    “好的。”

    阿英点点头,这个小丫头修炼五禽戏日久,已经有了一种沉凝的气质,遇到情况,不会像寻常小女孩似的又哭又闹。

    另一边,有人正在汇报阿英的情况。

    “唔,”

    刘真人听完后,点点头,眸子中星芒闪烁,“一个无足轻重的侍女,这样我就放心了。”

    “真人,”

    旁边的道童不理解,道,“能带她去仙门修炼,乃是她天大的福缘,难道还会拒绝不成?”

    “世俗之事不是那么简单。”

    刘真人摇摇头,没有多说。

    大燕王朝国力鼎盛,武道和铠甲炼制蓬勃发展,纵然是远离世俗的仙道宗门都忌惮一二,如果是普通人当然可以掠走即可,但要是真有背景的人,惹得官府中的强力人物出面,会有不小的麻烦。

    仙道宗门不怕麻烦,但也不愿意招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