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十三章 阿修罗
    鬼蜮中,不知天日。≥ ≯>

    幽幽深深的黑光自天穹上垂下,照在地上,映出森罗万象,骸骨如山,积血成河,一个又一个的鬼影在其中肆虐,怪叫连连。

    哗啦啦,

    时而有阴间之物浮水而出,或是牛头马面,或是生有三足,或是青面獠牙,阴森森的寒意,让人看一眼都会噩梦连连。

    陈岩缓步而行,背后九天普化真形图如同孔雀开屏般散开,一圈又一圈的光华氤氲,将碰上的鬼魂统统都摄入宝图空间中。

    “真是大收获。”

    陈岩感应到法宝力量的缓慢恢复,心情喜悦,眉宇间青意升腾。

    本来他让6青青打探杜昭的消息,是看一看有机会潜入阴间,没想到歪打正着之下,现了阴间和阳世的入口,鬼潮爆,鬼魂是源源不断。

    这样的局面,简直是机缘天降。

    “要不是有肉身牵绊多好。”

    陈岩叹息一声,他虽然有家族玉扳指可以存放肉身,但依然不敢让阴神出游太久,精气神形而向上,难以隔离。

    “嗯?”

    正在这个时候,陈岩识海之中,无形剑出一声轻鸣,如霜雪般的剑身上细密的光华升起,映照周边。

    哗啦啦,

    剑光晶莹剔透,呈扇形状展开,弧形的光线拉伸,将两个人影扯了出来。

    “有人,”

    陈岩展目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男一女,男的俊美,女的妖娆,俱是神情冰冷,脚下血莲花盛开,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有一种郁郁香气弥漫。

    “是阿修罗,”

    陈岩剑眉一挑,目中露出惊讶之色,来的人竟然是阿修罗。

    “杀,”

    两名修罗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感情波动,见身形暴露,毫不拖泥带水,直接隔空斩杀。

    “杀,”

    男子手提半人高的镰刀,轻轻一挥,锋锐的血气铺天盖地;女子则是身子如风吹柳,手腕和脚腕上戴的银环碰撞,出勾魂魔音。

    血光在前,但女子的勾魂魔音却是后先至,一圈又一圈的音波荡开,时而如娇娃窃窃私语,时而似墓中女鬼哭哭啼啼,时而像男女缠绵的神吟低唱。

    真的是,一会仙界,一会地狱,随心变化,令人疯狂。

    “真是渗人,”

    陈岩哼了一声,无形剑倏尔一闪,下一刻,已经到了两个修罗近前,璀璨的剑芒爆,直接将两人裹了进去。

    无形剑经过上次淬炼之后,不光是生出灵性,可以感应危险,提前预警,而且度快到不可思议。

    “起,”

    两名修罗没想到对方的剑光这样迅疾,只能放弃杀招,由攻转守,先护住自身。

    哗啦啦,

    脚下血莲花转动,层层叠叠的花瓣向中间合拢,将两人护在花苞之中,看似透明,却是风雨不透。

    叮叮当,

    剑芒击中血莲花,眨眼之间,就是数以千百的碰撞声,如金石之鸣,非常清脆。

    “有意思。”

    陈岩笑了笑,屈指一弹,玄冥真水出,啪嗒一声,落在血莲花上。

    咔嚓,咔嚓,咔嚓,

    不到半个呼吸间,难以想象的寒气自血莲花中渗入,携带一种湮灭万物世界重回冰川的冷意,本就晶莹的血莲花表面浮现出细密的裂痕,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络绎不绝。

    “以我之血,通念感神。”

    两个修罗见此,同时咬破食指,一滴滴的血液落到莲花上,原本支离破碎的花瓣重新合拢,隐隐之间,有玄妙的文字流转。

    “这是修罗一族的文字,”

    陈岩盯着血莲花上不断幻灭的文字看了几眼,再次出玄冥真水,继续冰封。

    到现在为止,他修炼的道术有黑天安神咒,无日之矛,玄冥真水,九宫缚仙圈,单论威能之大,玄冥真水中蕴含的冰封天地,万物湮灭的意念最为强大。

    只是玄冥真水动较慢,容易被人躲过,但现在这个情况下,两名修罗是要以血莲花抵挡,却是正好让玄冥真水挥出冰封的威能。

    “挡不住,”

    女修罗开口道,她人虽然长得妖娆多姿,但声音很冷,她用手按了按眉心,血丝缠绕,凝成篆文。

    “去,”

    男子的眉心同样生出一个篆文,两个篆文瞬间合拢到一块,落入血莲花中。

    哗啦,

    做完这个,两个修罗身上的精气迅抽空,到最后,化为两粒血珠。

    哗啦啦,

    血莲花包裹住血珠,猛地一震,脱离了玄冥真水的冻彻之力,向远处遁走。

    “咦,”

    陈岩露出好奇之色,身子一纵,裹起九天普化真形图,跟了下去。

    祭台之上。

    缠缠绵绵的血气氤氲,化为一粒宝珠悬空,影影绰绰的影子浮现在周围,似是在祈祷吟唱。

    俊美的青年人端坐不动,猩红色的披风垂到地面,上面扭曲的光线森森,似乎应和着宝珠,一呼一吸。

    哗啦啦,

    血莲花破空飞来,落到祭台上,俊美的青年人目光一凝,冷声道,“是谁敢杀害我的手下,真是胆大妄为。”

    “等我和嗜血宝珠合二为一,修炼出血魔化身,让你不得好死。”

    俊美的青年人正在行功要紧处,不愿意分神。

    “元公子,我追查了这么久,终于逮到你了。”

    正在此时,虚空之中,一道长河从天而降,一人手持丧门幡立在水光上,俯视下方的祭台,道,“为了炼制噬血珠,你竟然敢破开阴间和阳世的节点通道,引起鬼潮肆虐,真是胆大妄为。”

    “杜昭,”

    元公子抬了抬眼皮,不屑地道,“纵然洪水滔天,我又如何?难怪你自从在地府任职之后,就是修为不前,这样胆怯,已经没了当年的锐气。”

    “无法无天,只会自取祸端。”

    杜昭不动声色,脚下一点,长河垂下,一直压到祭坛上空,水龙咆哮,声震四方,道,“纳命来吧。”

    “猖狂,”

    元公子身子不动,血气自背后升起,倏尔一变,化为一柄魔刃,上如削,下似口,环套环,鬼连音,长有百丈。

    魔刃一起,鬼神哀嚎,天降血雨。

    轰隆隆,

    两股力量碰撞,气机炸开,周围的鬼魂直接被震碎。

    “这个杜昭这么凶猛,”

    陈岩藏在九天普化真形图中,看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