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十五章 圣父之血
    千叶湖。

    在群山之间。

    湖水澄澈,一望渺然。

    青林翠丘环绕,千百飞鸟振翼掠过,与波光交映,鸣声清越。

    澄湖,青山,绿林,白鸟,烟霞,灿烂若锦绣。

    时候不大,一幅卷轴凭空出现,大有半亩,显出日和月,山和海,然后轻轻一抖,落在一个少年人手中。

    “呼,”

    陈岩先将玉扳指中的肉身放出,阴神顺着卤门进入,沉入到识海中。

    哗啦啦,

    下一刻,陈岩就感应到一种脚踏大地的稳重,原本虚浮的阴神得到精血滋养,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

    “真是好险。”

    陈岩揉了揉眉心,他阴神离开肉身太久,很不舒服。

    “哈哈,杜昭,这下子你可惨了。”

    陈岩找到一株大树底下坐下,吹着晚风,看到烟霞自湖中升起,山青若滴翠,风光正好,而杜昭在这个时候却只会被两个修罗一族的强者痛殴,真真是一想起来就很痛快。

    “看一下这次的战利品。”

    陈岩观想太冥,施展黑天安神咒,恢复了精神后,屈指一弹,玉扳指伸出一道清光,托住宝珠,垂璎若珠,叮当作响。

    “好宝贝。”

    陈岩只是嗅到宝珠散发的香气,体内的精血就有一种活泼泼的感觉,甚至自然而然地上升到识海,连在里面观想的阴神都沾染少许,吞吐幽光。

    “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变化,”

    陈岩惊喜交加,这样的变化已经涉及到肉身和神魂之间难以用语言表述的玄妙。

    实际上,修炼神魂,并不是说可以完全抛弃肉身,而是要以神魂修炼为主,毕竟人的精力有限,除去有天赋异禀者,法武同修很难走到巅峰。

    很多修炼神魂之人,通常用的方法就是求得上好的丹药,让肉身服用,滋养血肉,补充精气,等到法身圆满之时,以尸解之术将肉身尸解,取其精华,和法身合二为一,精气神化形,修炼出无上元神之道。

    只是丹药难求,服用过多后还会留下丹毒,影响到尸解后提炼的精华,很多法身圆满之人无法迟迟跨出元神成道的一步,都是肉身拖了后腿。

    “机缘啊,”

    陈岩大笑,用手一点,一股神念发出,笼罩住宝珠,要汲取里面的能量。

    哗啦啦,

    突然之间,异变突起,宝珠之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尊魔神之相,头生独角,身有细鳞,三足拄地,睥睨乾坤。

    魔神之相看不清面容,但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天上地下不可抵挡的霸道,掌控鲜血,无往不利。

    “嗯?”

    魔神之相一出现,陈岩就觉得自己体内的精血躁动,就好似临阵倒戈一般,根本不听从自己的命令,反而是向魔神之相臣服。

    “这是?”

    陈岩连忙收回自己的念头,魔神之相很快消失,只有宝珠悬在空中,香气依旧。

    “这是什么魔神?”

    陈岩收起宝珠,眉头皱了皱。

    典籍上记载,修罗一族诞生于无尽血海,天生血气强大,而刚才显形的魔神,是不是和修罗族的传承有关?

    “看样子那个元公子在珠子里留下了印记,”

    陈岩有了推测,笑了笑,道,“要是别人,面对这样的烙印恐怕会束手束脚,不过我只要修炼出万化真水,就可以重新洗练任何的痕迹,万化归一,不留因果。”

    “万化真水虽然杀伤力远远比不上玄冥真水,但自有妙用。”

    陈岩起身,向青丘山方向而去,一边赶路,一边思考,这一道术的修炼得提上日程了。

    不知名之地。

    古刹亭榭,朱门黑瓦。

    乌光幽幽的藤叶之下,是千百的怪鸟,形似乌鸦,黑羽铁爪,阴森森的眸子中有一种无情的冷漠,没有半点生息。

    哗啦啦,

    好大一会,殿中神龛中突然冒出一缕黑烟,倏尔轻轻一抖,化出杜昭的容貌,只是此时他如同风中残烛,奄奄一息,没有了在鬼蜮中纵横往来的强势。

    “来,”

    杜昭一出现,伸手一招,外面的怪鸟齐齐飞起,自铁喙中吐出一道绿光,千百交织,自上而下,垂到他的身上。

    哗啦啦,

    杜昭得此助力,阴神有淡转浓,止住了崩溃之势。

    “可惜,”

    杜昭看着自己面前黑压压的怪鸟尸身,心中的悲痛难以言表。

    这是他答应在阴间任职后,他得到的馈赠,就是神魂受再重的伤势,也能得到阴死血乌治愈,他一直没舍得动用,是准备冲击法身境界之时,应对劫难的准备。

    万万没有想到,会在今天用掉。

    “甄郡主和元公子,”

    想到罪魁祸首,杜昭简直恨得牙都痒痒,这样的仇恨,就是倾尽五湖四海之水,都无法洗去,他发誓咒骂道,“我杜昭和你们这对狗男女势不两立。”

    等休息了一阵,杜昭又想到在鬼蜮中的变化,那个突然窜出来夺走宝珠又神秘失踪的家伙,也不是好东西。

    “故意喊着我的名字,”

    杜昭咬牙切齿,这一招太狠,仇恨妥妥的,让甄郡主和元公子抓住他不放,到最后就连孽河之水都不顾及了。

    “以后总要算总账。”

    杜昭深吸一口气,吩咐殿外的下人进来,开口道,“若有人来,就说本大人已经闭关,谁都不见。”

    “是,”

    侍女答应一声,轻飘飘的,来到殿门前,挂起风灯,白惨惨的光华耀出。

    鬼蜮中。

    元公子正在发狂,他手中的魔刃每一次斩出,都带起惊天的血气,鬼魂碰上死,沾上亡。

    “你发什么疯?”

    甄郡主捋了捋垂到身前的青丝,没好气得道。

    “我恨啊,恨,恨,恨,”

    元公子睚眦欲裂,道,“为了炼制嗜血宝珠,我用尽了全部的天材地宝,还取了一滴圣父之血,然后借助鬼潮喷发,阴阳对冲的气机,才刚刚成形,结果让人盗了去,我恨,恨,恨,恨!”

    “圣父之血,”

    甄郡主一听,也变了颜色,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奇遇,难怪这几年修为增长很快。”

    顿了顿,甄郡主道,“我的真身正在修炼化血生死道,无法脱身,等神通一成,我就会借助血液之力,替你寻找宝珠。不过,里面的圣父之血,得分我一半。”

    “好。”

    元公子尽管肉疼,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还差120收藏到一万,大家多多支持啊,明天会有三更,求推荐,求打赏,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