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十六章 青丘山
    下个月,青丘山。√∟

    正是夏雨初霁,积光若霜雪,洋洋洒洒,照在岩石上,林木下,小池中,若晶莹琉璃,浮光生姿。

    陈岩一身青衣,大袖如翼,行走在山间,美景扑人衣袂。

    抬眼看去,尽是金风紫烟,霜花满地,郁郁香气,似有似无。

    “真是好风光。”

    陈岩赞叹一声,停住步子,取出怀中的请柬。

    时候不大,就听细碎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环佩叮当里,一个双眉弯弯的白裙少女,敛裙万福道,“尊下可是陈岩陈公子?”

    陈岩点点头,答道,“正在在下。”

    “陈公子,”

    白裙少女声音柔柔的,道,“珠儿小姐有事无法分身,特意嘱咐我等来迎接陈公子。”

    顿了顿,她继续道,“陈公子,山路崎岖,不好行走,还请上轿吧。”

    陈岩目光扫过眼前的大红轿子,还有四个半人半狐的轿夫,笑道,“好。”

    “贵客请。”

    白裙少女亲自拉起帘子,幽幽冷香弥漫。

    “嗯,”

    陈岩展袖上了轿子,稳稳当当坐好。

    下一刻,

    只听一声起行,四个轿夫抬起轿子,步伐轻盈,在山路上行走,如履平地。

    “真是不错。”

    陈岩坐在轿中,看着外面的景色匆匆而过,却是平平稳稳,没有半点的颠簸。

    “唔,”

    陈岩点燃三足青铜鼎炉中的檀香,嗅着淡淡的香气,闭目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轿子停下。

    春葱般的小手拉起轿帘,双眉弯弯的白裙少女柔声道,“陈公子,已到迎客轩,请下轿吧。”

    “嗯,”

    陈岩扶了扶头上的书生巾,起身出轿。

    抬眼看去,叠阁重楼,水榭亭台,烟云缭绕之间,石阶层层向上,宛若白玉,晶莹剔透,流光盈彩。

    再仔细看,朱门大开,十几个丽人进进出出,容颜绝美,只是身后拖着毛茸茸的狐狸尾巴,一看就不是人类。

    “手笔真是不小,”

    陈岩暗自思量,这样的阵势,即使比不得底蕴深厚的世家大族,但已经隐隐有了一种气象,不再是暴发户。

    要是能够真正经营下去,有个二三百年的时间,青丘山皇甫家未尝不能有一席之地。

    哗啦,

    正在这个时候,又有一架小轿落下,珠帘卷起,走出一个垂髻少年人,身姿如松,白衣胜雪,有一种昂然的姿态。

    “咦,”

    垂髻少年人看到陈岩,目光一闪,眸子中锋芒如刀。

    “你是陈岩?”

    少年人大步走到跟前,笔直如枪,声音硬邦邦的。

    “正是小生,”

    陈岩看到对方的眉目,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抬手道,“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

    “我是韩钰,”

    少年人声音很不客气道,“陈岩,我告诉你,以后你离我姐姐远一点。”

    “韩钰,”

    陈岩一听,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对方的相貌原来和韩敏有三分相似,笑了笑,不在意地道,“要是让你姐姐听到你这话,恐怕会揍你。”

    “你,”

    韩钰上前一步,拧眉如剑,锋芒刺人,道,“少在这里耍舌头,要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小心我把你打成猪头。”

    “真想不到你们会是姐弟,”

    陈岩摇摇头,和对武道纯粹而无二心的韩敏比起来,她的这个胞弟简直是个活脱脱的二世祖。

    “韩公子,”

    有狐族之人见到这个局面,连忙上前调停,道,“这是我家九小姐的婚礼,还请客人多多体谅。”

    “先放过你,”

    韩钰哼了声,转身离开,他虽然性子不好,但也知道在这个场面里不能动手,刚才只是给他看不顺眼的陈岩一个下马威罢了。

    “真是个小孩子,”

    陈岩并不在意,跟着领路的狐女继续向前,很快来到一个阁楼。

    植竹千百,绿意喜人。

    丛丛然,静中生幽。

    “不错,”

    陈岩点点头,在阁中坐下。

    “公子满意就好,”

    狐女心中长出一口气,珠儿小姐在家中最得长辈疼爱,性子娇蛮,她交代的事情办起来得加一百个小心。

    “青丘狐族,名不虚传啊。”

    陈岩挥手让身边的侍女退下,他饮着青茶,自小窗中看去,到处是气机升腾,赤青交映,显示出狐族的不凡。

    “唧唧,”

    这个时候,三五只圆嘟嘟的玉象跑了过来,都不到半个巴掌大小,通体晶莹,如粉雕玉琢一般,非常可爱。

    “唧唧,”

    小玉象也不怕生人,跑来跑去,还有的原地打滚,发出快活的叫声。

    “洞天福地,”

    陈岩抓起一只,放在掌心,看着小象无暇的眼睛,这种灵物也只有在灵机丰盈的福地中才可以看到。

    离陈岩所居住的千竹轩不远,同样有个阁楼。

    门口是象狮把门,石狮在左,鼻垂到地,力量十足,而玉狮居右,蹲踞似潜伏,目露凶光。

    狮象对峙,散发出一种凶戾之气,鬼神难近。

    周然收回目光,提起玉壶,将杯中酒斟满,一饮而尽,笑道,“没想到陈岩也到了这里。”

    “陈岩?”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红裙少女,玉颜精致,额头上生有半月印记,一举一动,香风缠绕,道,“是你们金台府的陈岩吧?最近好大的名声,连我都知道了。”

    “是啊,”

    周然坐直身子,道,“崔学政很欣赏他,也乐意提携,所以陈岩在士林中被不少人看好,这名气啊,就好像吹气球一般膨胀。”

    “可惜啊,”

    周然顿了顿,卖了卖关子,道,“可惜陈岩出身普通,崔学政现在也只是对他欣赏,远远算不上全力支持。”

    出身普通?”

    乔娜美目动了动,道,“没有家族的支持,纵然名气再高,以后在官场也会举步维艰,看来他只是早发之势态。”

    “乔娜,”

    周然把声音束成一条线,传到对方的耳中,道,“好不容易等到陈岩离开府城,机会难得,我要请你帮我一次忙。”

    “这个,”

    乔娜听完之后,俏脸变了颜色,道,“你得让我想一想。”

    “嗯,不急。”

    周然稳坐钓鱼台,他知道对方的软肋,自信满满。

    新的一周开始了,今天会有三更,庆祝收藏过万,同时搭车求各种支持,打赏,推荐,收藏,评论,新的一周,新的开始,新的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