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十七章 山中青螺花娇颜
    半夜时分。

    屏山如画,石蕊凝翠。

    远远看去,清泉出于山峦之间,起伏摇空,横浸月色,鲜活可爱。

    陈岩盘膝而坐,额头上氤氲玉光,似金刚珠,如天庭印,不断变幻。

    “韩钰,”

    陈岩眸光闪了闪,长出一口气。

    在来之前,可是没有想到会遇到韩家之人,而且还是生性好斗很有二世祖气息的韩钰。

    所以,不知不觉中就有了个新的对手。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自己刚刚在鬼蜮将修为提升,还得到一枚万金难易的宝珠,来青丘山就有新的麻烦上身。

    天机运转,因果纠缠,玄之又玄,难以言表。

    特别是走神魂修炼的路子,一朝顿悟,力量飞升,但同样会引动莫名天机,灾难重重。

    “坚定念头,”

    陈岩知道,以后随着自己修为的提升,劫难只会越来越多。

    修道从来不是简单地吐纳打坐,也不是闷头拼杀,只有逢劫化劫,在点点滴滴中感悟道理,印证天人,日久月累,才可拨云见日,得大自在。

    “道理,道理。”

    陈岩用手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他识海中的念头晶莹生芒,外面是幽幽深深的光华,有了这一番认识后,好似经过了某种淬炼。

    正在这个时候,敲门声有节奏地响起,随即一个活泼的声音传来,道,“陈岩大哥哥睡了嘛?”

    “是珠儿,”

    陈岩拉开房门,见一个十二三的白裙少女站在外面,头上扎着羊角辫,精致的巴掌大小脸,长长的睫毛,大眼睛滴溜溜转动,一看就是狡黠活泼。

    “嘻嘻,”

    珠儿并不是通话之时的小狐狸模样,她这次阴神出窍,越发显得肌肤如玉,蹦蹦跳跳地来到室中,左看右看,背着手,装作大人模样,点评道,“他们安排的还不错。”

    “哈哈,”

    陈岩让小狐狸可爱的样子逗笑了,真是很有趣。

    “嘻嘻,”

    珠儿听到笑声,冲陈岩扮了个鬼脸,身子一飘,像一阵风一样,坐在木架上,纤足荡啊荡的,道,“可惜没有联系到那位红衣姐姐。”

    “聂小倩啊,”

    陈岩神情一动,他也好长时间没和那个精灵般的少女联系,想到前世这个熟悉名字的遭遇,心里蓦然一紧。

    “对了,”

    陈岩决定以后得去金华府一趟,看一看聂小倩,然后将这个念头抛开,提起另一个话题,道,“上一次追你的大猿是什么人?”

    陈岩以前对武道完全陌生,但现在随着他和韩敏的接触,对武道有了了解,回想起来,才明白当时大猿的厉害,一举一动,很有章法,分明是有意修炼的武道,而不是天生。

    能够让大猿修炼武道,肯定得是一方大势力。

    “哼,那个可恶的猴子,”

    珠儿皱了皱小鼻子,小腿摆得频率快了很多,显示出内心的不高兴,道,“它是白猿山之人,和我们青丘山是敌对。”

    “白猿山,”

    陈岩点点头,这也是一个很出名的大势力,不同于青丘狐族的炼气养神,白猿山更趋向于妖族,钢筋铁骨,行动如风,是凭借激发自身的妖族血脉,走返祖的路子。

    妖族之道,在修炼过程中精纯血脉,一步步蜕变,到最后化为上古大妖,力能翻江倒海,拔山摘月。

    这样的修炼放松,最重血脉,只有蕴含上古大妖血脉的妖族,才可以成功晋升。

    陈岩和小狐狸珠儿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对着聊天,室中香气浮动,气氛轻松。

    两人又说了一段话,小狐狸珠儿开口道,“大哥哥,我几个姐姐和她们的朋友正在浣碧阁中,我带你去看一看啊?”

    “好。”

    陈岩当然不会拒绝,他来参加狐嫁女就是为了扩大眼界,自古以来,闭门造车都是行不通的。

    浣碧阁。

    清光萦绕,空明交映。

    稀稀疏疏的竹子散开,或高或短,或粗或细,娟然可爱。

    陈岩跟着珠儿进来,抬目看去,发现珠儿的姐姐们或是文静,或是娇媚,或是典雅,都很符合人们眼中的狐狸精形象,容光照人,倾国倾城。

    她们邀请的客人大都是同龄人,少年英发,姿态从容。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以珠儿姐姐她们的身份,结交的人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陈岩目光一转,倒是发现一个熟人,上前打了个招呼,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朱兄。”

    “陈兄,”

    朱煜依然是温文尔雅的样子,手摇折扇,扇柄上系着玉佩,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道,“马上要乡试了,想出来换一换心情,正好接到请柬,就来了一趟。”

    陈岩听了就笑,他和朱煜虽然很少见面,但时常交流书法,关系不错,道,“以朱兄的文章工夫,在乡试上拿个举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你啊你,这是在笑话我啊。”

    朱煜用扇子点着陈岩,道,“咱们金台府谁不知道,你可是这一届乡试解元最有力的竞争者,前几天座师将你写的文章给我看了,文理精粹,大气磅礴,比起院试之时,进步很快啊。”

    “呵呵,”

    陈岩只能呵呵笑了,他文章工夫见涨,是随着他修为的提升,前世的记忆越来越清晰,抄袭越来越轻松了。

    “啊,”

    “是陈岩,”

    “士林新锐啊。”

    其他人听到两人的对答,都把目光投了过来,金台府文风鼎盛,是整个云州的舆论中心,陈岩最近的声名被炒得火热,老一辈赞赏有加,年轻一代吹捧不止,不少人都有耳闻。

    王朝力量强盛,自然而然将触角延伸到各个方面,和王朝有关的体系也是水涨船高,没有人能够忽视一个有可能得中一州解元的人物。

    这一刹那,陈岩就成了小聚会中很受欢迎的人,狐族少女们不吝啬甜美的笑容,而其他同龄人也会说几句好话。

    “嘻嘻,”

    珠儿高兴地在亭子里迈着步子,带来的人能这么受欢迎,小丫头心里还是很自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