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十九章 狐嫁女
    第二日。…

    晨光微熹,垂照青丘。

    千松映秀,上悬宝灯,喷火蒸霞,曲折连绵。

    水晶为阶,白玉作栏杆,檐下挂着大红灯笼,四下有桂树银花,花气随风,浮香氤氲。

    陈岩大袖如翼,走在如镜面般光滑的台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侍女丽人,或是红衣,或是绿裙,花枝招展,笑语盈盈。

    “真是大手笔。”

    陈岩看得暗暗心惊,这样的场面,他还真没有见过。

    “陈公子,请这边来。”

    有狐族少女见到陈岩,连忙迎上来,将他引到一个楼台,道,“这是珠儿小姐特别安排的。”

    “嗯。”

    陈岩点点头,目光一转,就见最中央生有一株玉树,围可合抱,通体晶莹如琉璃,而叶生碧绿,形似小手,姗姗可爱。

    而现在花开满树,风一吹,则有花瓣落地,锵然作响,只是落地则化,晕开光华,不知哪里去了。

    两只异鸟栖在玉树上,身小尾长,鸣声清亮。

    “好。”

    陈岩赞叹一声,坐在树下,只觉得心神一清,诸般念头归于平静,识海中太冥宝典垂下祥光,叮叮当当作响。

    这一刻,他甚至能够察觉到,细细密密的力量萦绕,形似禁制,自上而下,护住周身。

    陈岩目光一动,蓦然想起珠儿昨日提到的不好的预感,这个小丫头别看年纪小小,倒是心思细腻,知道万一有事发生,自己可以借宝树躲过。

    “真是有心了。”

    陈岩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之间,青丘山上响起三声钟鸣,俄而明光盈空,霞举如火,重重叠叠的烟气垂下,落到地面,化为碗口大小的红花。

    哗啦啦,

    万千的红花盛开,香气馥馥。

    不到半个呼吸,整个青丘山都是红花彩带,毛毡铺地,笑语欢声,非常喜庆。

    “要开始了。”

    陈岩抬起头,看到不知何时,半空中升起一座又一座的浮空云台,都是雕栏玉彻,四壁晶明,青丘山邀请来的贵宾坐在上面。

    “这个是,”

    陈岩将目光移到中央,层层叠叠的祥云如华盖高举,下面是八宝佩饰的珊瑚床,帐外流苏上辍有明珠。

    一个女子坐在榻上,顶中作髻,余发垂到腰间,用银环束住,一身桃红色宫裙罩身,纤眉细目,容颜绝美。

    真真是,妙音仙姿,仪态万方,一下子就成了场中的焦点。

    “居然是金丹修士,”

    陈岩收回目光,这个女子看似娇媚,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身上的气息更是圆润无暇,分明是金丹修士,真真正正的大人物。

    “应该是青丘山狐族的族长,”

    陈岩有了判断,这个女子看着年轻,实际上最少都得有三百岁以上,乃是执掌整个青丘山的权力人物。

    “场面真不小,”

    陈岩目光转过来转过去,发现升起的云台上的气息隐晦深沉,很明显,能够被青丘山请来观礼,并坐在那个位置上的,都不是简单人物。

    “真是有意思。”

    陈岩看着眼前的异象,只觉得这个场面很大,光是这个,自己来看狐嫁女就没有错,喃喃道,“真的是修真世家的做派了。”

    在离陈岩不远,同样有一座楼台。

    萝藤垂叶,芭蕉染绿,欣欣向荣。

    案头上,是铜绿大鼎,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萦绕,有一种春日百花的香气。

    “场面不小啊。”

    “是,不错。”

    “听说男方也不是普通人。”

    “当然了,你别看青丘山是狐族,但根基深扎,已经是豪门了。”

    十几个个年轻人聚集在一起,高谈阔论,他们不少都是随着长辈出来的,见到今天的大场面,很是兴奋。

    “这次青丘山出嫁的是婉儿小姐,我有缘见过一面,真的是丽质天成,国色天香,一笑倾城啊。”

    这个人说起这话的时候,目中放光,看他的样子,恨不得取新郎而代之,好去迎娶。

    “哈哈,张兄真是风流倜傥。”

    另一个人接话道,“说起来,青丘山一脉继承的是天狐道统,修炼玄功之后,容貌和气质都会变化,自然有颠倒众生的魅色。婉儿小姐是不可能了,不过张兄要是努力一下,其他青丘山尚在闺中的其他小姐还是希望很大的啊。”

    “是啊,是啊。”

    “青丘山一脉真的是我见犹怜,要是张兄能抱得美人归,是艳福不浅。”

    “青丘山还是一方大势力,要是得到这个助力,以后有不小的好处。”

    其他人都纷纷出口,有的是真情实意,有的是看热闹,有的是信口开河。

    “好。”

    张姓少年倒是被众人撺掇的热血沸腾,想到这几日见到的容颜绝美的狐族少女们,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大声道,“等婚礼之后,我就行动。”

    “张兄好样的。”

    “英雄爱美人啊。”

    “哈哈,我们先祝张兄心想事成。”

    都是年轻人,撺掇别人去追女人的话语几乎都是张口就来,把气氛搞得很热烈。

    “多承吉言。”

    张姓少年好像真的是抱得美人归一样,端着酒杯,哈哈大笑,喝得很畅快。

    唯有场中一人,头戴玄冠,身披黑衣,面容如铁,浑身上下有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意,让所有的人都不愿意接近。

    这个黑衣少年姓柳名心元,也是随着家中长辈来观礼的,他看着云台中的众人,嘴角不经意地勾了勾,向来无情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深不见底的血色。

    半空中。

    青丘山狐族族长稳稳当当地坐在软榻上,她的身后,自然生腾出细密如藤蔓的宝光,上下交织,如罗网,横起纵向,又似罗盘。

    叮叮当,

    玄妙的经文在其中不断地生灭,好似漫天的吟唱。

    “嗯?”

    云翠仙长长的睫毛抖动,晶莹的目光动了动,她身为金丹修士,拥有对未来的感应,敏锐察觉到气机的变化。

    “好似有事要发生。”

    云翠仙作为狐族的族长,面上不动声色,都到了这个时候,肯定不会临时取消,她想了想,屈指一弹,一点流光自指尖发出,往山中落去。

    五月的最后一天了,求支持,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