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零三章 出手
    楼台。

    下临绿水,澄清似碧。

    莲花开其上,郁郁有芳香。

    哗啦啦,

    下一刻,血光由远而近,水中莲花一下子全部枯萎,继而血影乱飞,冲着楼台而来。

    哗啦啦,

    仿佛感应到血影的气机,楼台正中央的玉树枝条垂下若伞盖,上面的花瓣一朵接一朵地坠落,如赤瑙雕刻,光明大作。

    叮当,叮当,叮当,

    花瓣坠地,发出锵然之声,倏尔晕开光晕,千百光辉交织,大圈套小圈,向外面散开。

    “嗯?”

    陈岩负着手,看向外面,只见漫天光华宛若实质,如霜雪,似涂银,像琉璃,滕光生晕,镶有金边。

    气势汹汹的血气碰到光华,如同冬日的积雪一般,登时融化。

    在混乱的场面下,整个楼阁风雨不动,安如泰山。

    “这个珠儿,真是有心了。”

    陈岩点点头,很明显,这是以玉树为阵眼设置的大阵,可以最大程度地保全自己。

    “只是珠儿这小丫头也没想到这次青丘山会遭此大劫吧。”

    陈岩抬起头,看着山中到处呼啸的血影,时而传来的桀桀怪笑,血腥的味道,令人作呕。

    “咦,”

    这个时候,一道血影自半空中折行而下,停在阁楼前,显出来人,头戴玄冠,身披黑衣,面容如铁。

    “这里有一人,”

    柳心元目中血芒跳动,阴森吓人,他刚才将自己所在的楼台上的同龄人全部吞噬,足够的血食让他修为大涨,有一种嗜血的冲动。

    “杀了,”

    柳心元森森一笑,身子化为一道血光,如同箭矢一般,径直撞击在楼阁上玉树支撑的阵法上,血光和明光碰撞,如烟花般盛开。

    “小子,乖乖让我吸干你的精血。”

    柳心元的声音如同勾魂鬼音,听在人耳中,让人头皮发麻。

    “自己找死。”

    陈岩深吸一口气,阴神自卤门中升起,然后用玉扳指收好肉身,无形剑发出一声轻鸣,一层剑光斩出,映在绿波青水之间,疏疏然若细密霜雪。

    噗嗤,

    柳心元已经转化为血魔无形之身,不惧寻常刀剑,可是无形剑的剑光一下子将他裹住,千百道的剑芒爆发,瞬间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今天就杀个痛快。”

    陈岩一引无形剑,身子纵起,整个人化为一道如霜雪般晶莹的剑光,夭矫如龙,上下飞舞,连续击杀四下乱窜的血影。

    “杀,杀,杀。”

    陈岩仗剑而行,一步一杀,遇到挡路的血影,全部斩在剑下。

    剑者,凶器也。

    出则饮血,不死不休。

    无形剑乃是精粹意念所化,不需任何天材地宝,只要剑出饮血,以心神淬炼,就可以逐步蜕变。

    杀人剑,当如是。

    陈岩杀到兴起,五十四枚念头附有无形剑剑气,组合排列,凝成剑阵,碰上死,沾上亡,如同黑洞一般,吞噬血影。

    这样的杀戮,一个人抵得上五十个人。

    “嗯?”

    血靥之主化身万千,抵挡武行空充塞天地的拳意,并不落下风,只是刚才他感应到自己分身在不断减少,这个速度让人心惊。

    “怎么回事?”

    血靥之主知道青丘山的狐狸们走的是炼气士的路子,要对付自己诡异多变的血魔之身可是不容易,毕竟自己的血魔之身变化无形,善于隐匿飞遁,打不过就跑。

    要是正面交锋,说不得炼气士凭凭借丰盈的灵机还能占到上风,但现在自己的血魔分身可是四下捣乱,找软柿子吞噬精血,就让这群炼气士的狐狸有力使不出。

    “让我看一看谁在坏本座的大事。”

    血靥之主目光一凝,意念降临到一个血影上,下一刻,璀璨的剑光爆发,明霜如泼汞,冷光凛然,将之灭杀。

    “神魂驭剑,”

    血靥之主杀意沸腾,神念散开,牵引着刚才捕捉的气机,一道血煞罡雷打了出去,道,“给我死。”

    “嗯?”

    陈岩杀性正酣,掌中的无形剑斩杀如此之多的血魔之后,剑身上氤氲光华,有一种淡淡的香气弥漫,锋芒毕露,锐利不可抵挡。

    “不好。”

    正在这时,陈岩感应到无形剑灵性传来的变化,来不及多想,身子一纵,向地下沉去。

    轰隆隆,

    血煞罡雷炸开,闷沉沉的雷音入耳,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气,力量弥漫。

    “是雷法,”

    陈岩一惊,神魂表面受煞气一激,晕开一层又一层的水纹涟漪,看似好看,但实际上是阴神受伤。

    “黑天安神咒,”

    陈岩不敢怠慢,连忙运用法门,神魂表面浮现出幽幽深深的黑暗,一朵又一朵的细密小花盛开,带来宁静、安详和平和,抚平伤势。

    “血靥之主,你和我动手,还敢分神?”

    武行空抓住这个机会,上前一步,手捏法印,如同山岳般碾压,一道道好似磨牙般的难听声音响起,分明是血靥之主的念头被拳意粉碎。

    “啊,敢粉碎我的念头,我与你不死不休。”

    血靥之主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他纵然已经修炼出血靥法身,号称有血光的地方就能复活,实际上自身的念头依然是最为重要,每一个念头都代表着力量和意念,损失之后,要用很大的精力补全。

    “你是自己找死。”

    武行空体内的血液哗哗作响,发出长江大河般的浪涌之声,他步子沉稳,力量万钧,不怕血靥之主的神通。

    “好险。”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刚才要不是这个武道圣者发威,拦住血靥之主,那么接二连三的罡雷打出,自己纵然有太冥道术,也来不及恢复。

    “这里太危险,”

    陈岩看了看,场中有两位妖王,一个武圣,一个尊者,修为都要比自己高出一个大境界,要是自己再留下来,万一惹得哪个不顺眼,顺手再给自己来一下,可就惨了。

    “去找珠儿,”

    陈岩当机立断,阴神附在无形剑上,轻轻一振,化为一道细若游丝的剑光,宛转折行,避开半空中的交战者,向后山潜去。

    “后山,”

    陈岩飞遁很快,眨眼之间,就到了后山。

    感谢v深的万点大赏,感谢龙落落,九州方圆,血阳a000,刀剑剑非刀,月水光华等等书友的打赏,今天会加更一章。

    另外,重点求一下推荐票,这个可是免费的啊,还每天一次刷新,浪费可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