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零六章 人心复杂乱如麻
    山后。

    花木阴映,黛光横溪。

    水洗石骨之后,鉴然涓流,嶙峋有玉润之气。

    小狐狸珠儿拉着两个小姐妹,正在说话。

    腰瘦腿长的狐族少女咬着牙,道,“这个灵法道人以前常来山中,这次更是主动请缨,在筹备婚礼的时候忙前忙后,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之人。”

    “嗯。”

    另一个绿裙少女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身材娇小,生的柔柔弱弱的,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不过这个小丫头现在也气的小脸通红,指责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灵法道人真是坏透了。”

    “你们没事就好。”

    小狐狸珠儿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人心啊,真是复杂。”

    陈岩目光幽幽,看向横尸当场的灵法道人,若有所思。

    天心不算高,人心第一高。

    道术神通再是复杂,也比不上人心千转,变化莫测。

    好人不一定一直是好人,坏人也不一定一直是坏人,好人可以变坏人,坏人可以变好人,好好坏坏,全在一心。

    而要洞彻这其中的变化,就是世事洞明,就是人情练达,就是智慧通天,就是天心人心。

    哗啦,

    陈岩有所感悟,念头中冒出纯白的火焰,大若莲花,形成五瓣,不炙热,不热烈,不耀眼,却有一种平平和和,自自然然,是智慧的光华。

    哗啦啦,

    火焰包裹住五十四枚念头,熊熊燃烧,不多时,就有黑烟冒出,状若魔头模样,张牙舞爪,可惜还没等动作,就湮灭在火光中。

    这是在神魂修炼中产生的阴魔,平时隐藏起来,根本不会让人发现,只有当修士遭遇劫难之时,才会冒出来,落井下石。

    这样的阴魔手段,和灵法道人一般无二。

    “嗯,”

    念头落下,重新组合成陈岩的样子,他只觉得心神一静,有一种枷锁挣断的轻松。

    “一念而生智慧,”

    陈岩笑了笑,很多时候,道理都很简单,都很肤浅,但只有自己真正明白了,才会产生智慧,生出力量。

    不然的话,就是耳边风,吹过去就忘了。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珠儿领着两个姐妹过来,她们敛衽行礼,声音清脆。

    “不必客气,”

    陈岩身子裹在幽光中,看不清面容,他到底顶着读书人的身份,不愿意直接暴露修道的底细,道,“两位请起。”

    “现在情况复杂了。”

    小狐狸珠儿没有了以往的轻松,她皱着小鼻子道,“原本以为只有万兽山的妖王和血靥之主捣乱,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在落井下石。”

    “是啊,这一次来的观礼嘉宾可是不少啊。”

    狐女姐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了灵法道人这个例子在前,她们看着谁都像要落井下石的。

    “这就是人心啊,”

    陈岩刚才有所领悟,智慧通达,思路清晰,道,“人之天性就是趋利避害,或者干脆说见风使舵,我们要影响人心向背,就得改变现在这个局面。”

    “我们得让人相信,青丘山跨不了,还有足够的力量。”

    “嗯,我知道。”

    小狐狸点点头,道,“前面就是落霞洞,等我去唤醒族中长辈。”

    时候不大,一行人来到落霞洞。

    只见洞府前是连绵不断的祥云瑞霭,如锦绣般萦绕,两边缀有四季不败的奇花,郁郁香气中,白鹤振翼,猿猴献果,麋鹿衔芝,玉象奔走。

    安乐祥和,仙音清越。

    小狐狸珠儿来到洞府门前,深吸一口气,从肉呼呼的小爪子上渗出一滴精血,落到前面的霜池中。

    下一刻,

    霜池中的丹水仿佛煮沸了一般,汩汩往外冒着热泡,一个又一个的水泡飞起,在半空中组合成一个玄妙的符文,似是蝌蚪文,又如金铭文,有一种古老的气息。

    轰隆隆,

    符文印在府门之上,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来自于九天之上,又似响在众人心中,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这是天狐的声音?”

    陈岩眯着眼睛,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妙的声音,纵然是当日令他惊艳不已的杨小艺的琴声,也和这声音是天差地别。

    哗啦啦,

    三个呼吸后,尘封的洞门大开,众人跟着前面流光的指引,来到洞府中。

    洞府中。

    铜鼎香炉中冒出袅袅烟气,如龙似蛇,高有三尺,凝而不散。

    两位看上去风韵犹存的女子坐在云榻上,一个红裙红衣,一个绿裙绿衣,身后是白玉屏风,上面绘有百狐图,各有神态,活灵活现,泛着淡淡的宝光。

    “老祖宗,”

    珠儿和其他两女狐女少见行礼,语气恭敬。

    “是珠儿啊,起来吧。”

    左边的红裙女子抬了抬手,对珠儿很亲热,至于其他两名狐女,她则是视而不见。

    “老祖宗,”

    珠儿语速很快,将青丘山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道,“现在形势危急,需要两位老祖宗出手。”

    “这个,”

    左边的红裙女子抬头看了看外面阴沉沉的血色,细眉挑了挑,面有犹豫之色。

    “真是该死,”

    右边绿裙女子则是性情暴躁,直接骂道,“这群该死的家伙真是挑了个好时候,你我两人现在正是行功紧要之时,有机会冲击金丹大道,要是此时放弃,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气死人了,”

    绿裙女子美目中寒芒跳动,神情变幻数次后,转为坚定,用冰冷的声音道,“即使放弃这次晋升机会,我们也不能让族中蒙难。”

    “青丘山能够发展到现在,果然是有底蕴的。”

    陈岩目光看向高台上两名女子,都已经是筑基圆满境界,差一步凝聚金丹,更可敬的是,族中有难,她们宁愿放弃以后晋升金丹大道的机会。

    金丹境界,不光意味着神通法力,还有寿命的增长,以及以后超脱的希望。

    不知道多少人为了追求这一境界,不惜杀子杀妻,泯灭各种人性,只为达成目标。

    在追求大道的路子上,很难说这两种哪种对哪种错,毕竟,自求自道,子非鱼,不知鱼之乐,但这不妨碍陈岩表达敬意。

    “二妹,且慢。”

    红裙女子目光一动,看到陈岩,果断制止了自己暴躁的妹子。

    离上架还有正好两个星期,最后成绩的好坏就看这十四天了,大家要是有空的话,多来支持下,拜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