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零八章 剑光一起日月隐
    天穹上。5∞八5∞八5∞读5∞书,.←.o≈

    明霞钓月,丹云垂星。

    幽华深似海,鹤唳有轻鸣。

    倏尔一道剑气横空,浩浩荡荡,横亘千丈,如惊虹,似游龙,像霹雳,隐隐然和天上的星辰呼应,吞吐气机。

    轰隆隆,

    接引漫天的星光和月华,化为霜白如雪的剑气,锋锐不可匹敌,直指血靥之主,杀机森然。

    “来得好。”

    血靥之主嘴角噙着冷笑,法力运转之下,身上的万靥法袍鼓起,上面有鲜血勾勒的图案栩栩如生,演绎众生千态,但在面对梦靥时候的恐惧和无能为力。

    “哈哈,”

    陈岩见此,轻轻一笑,心念所到之处,气势万千的无形剑瞬间消失,从有形化为无形,杀机内敛。

    “不好,”

    血靥之主变了颜色,顾不得旁边虎视眈眈的武行空,法力疯狂运转,万靥法衣鼓起,一个又一个扭曲的面孔浮空。

    噗嗤,

    剑光再次由无形化为有形,剑身上的花纹流转,一股来源于太冥深处的意念发出,轰在法衣上。

    轰隆隆,

    两股力量碰撞,顿时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有形涟漪,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如同星辰陨落的声音,每一声都砸在在场人的心里。

    “真是痛快。”

    陈岩斩出这一剑,只觉得自己领悟到一种生死无常不生不灭的意境,这是以前斩杀这么多敌人对手都没有过的。

    “苍茫大地起沉雷,人间正道是沧桑。”

    武圣武行空趁着两人对峙的时机,身子一动,拉臂如弓,似慢实快,瞬间打出上百拳,拳意化为实质,凝成一幅图画。

    画卷徐徐打开,显示出人间正道,沉雷起处,扫荡妖邪,宇内一清。

    轰隆隆,

    画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炙热刚阳,一道又一道的闷雷炸响,虽然不是天雷,但自有一种震慑。

    “啊,”

    血靥之主受到两名同境界之人的联手攻击,任是他魔功精深,依然是抵挡不住,轰隆一声法身炸开,化为上千个念头乱飞。

    仔细看去,每一个念头就如同一个镜子,上面是血靥之主的面容,千姿百态,齐声怒吼。

    “给我灭。”

    武行空张口吐出一道精血,用拳意送出,花开千叶。

    轰隆,

    武圣之血,炙热阳刚,只是以往血靥之主是法身之体,已经自由行走,不逊色于肉身,作用不大,但现在他化为念头,精血之中的阳刚之气落在上面,就好像热锅中的烈油一般。

    轰隆隆,

    足足有三分之一的念头沾染上武圣精血,冒出赤铜火焰,不可思议的温度直接将念头中的力量湮灭。

    “啊,”

    血靥之主声音凄厉,这一下子,他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力量,以后要恢复,不知道得多久。

    “走,”

    血靥之主心中痛恨,但他依然冷静,剩下的念头齐齐升腾出梦靥神光,裹住万靥法袍,瞬间冲出拳意笼罩,要逃之夭夭。

    “把法衣留下。”

    陈岩长啸一声,无形剑倏尔出现,剑身拉长,缠住法袍,与此同时,他还取出八景金阳宝镜,定魄神光打出,凝固念头。

    他现在是法身境界,八景金阳宝镜威能大增,打出的定魄神光如同实质一般,令血靥之主的念头在里面好似困在沼泽,非常吃力。

    “恨啊,”

    血靥之主感应到武行空临近,尽管心痛地要滴血,但不得不放开法衣,念头化为黑风,呼啸离开。

    “算你跑得快。”

    武行空停住步子,在小范围内,肉身的爆发力无人能及,但长距离追逐,他只能借助身上的甲胄低空飞行,奈何不了神魂远遁。

    要是追下去,说不得还会被对方引到复杂的地势中,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神魂的诡异和多变,令任何人都不能小觑。

    “金妖王,”

    武行空一振甲胄之力,如同展翅雄鹰,冲上青天,一击重拳,带起沉闷的雷鸣,打向依然在张牙舞爪的金妖王。

    “血靥之主这个家伙跑了,”

    金妖王早显出本体,长有百丈,金冠银眸,腹下的铁爪成排,每一对都闪烁着寒光,能够撕裂金石。

    眼见武行空飞来,金妖王亦是不惧,发出一声怪叫,腹下的铁钩瞬间拉长,寒光如雪,表面还氤氲深紫之光,上面是剧毒,沾之则亡。

    在同时,金妖王还吐出一道黑光,将云翠仙打过来的法宝打偏。

    一代妖王,以一敌二,凶悍异常。

    “这天妖之道真是凶猛,”

    陈岩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妖,完全用妖族的天赋战斗,别的不说,妖体之强大,将速度和力量结合,委实凶猛霸道。

    身大力不亏,就是这个道理。

    陈岩摇摇头,不再去看双方斗法,反正以二打一,青丘山一方早晚都是胜利者,就是他也出手,也拦不住金妖王。

    既然如此,就趁着还能剩下少许时间,好好感应下法身的玄妙。

    “太冥天地,万物化形。与我俱灭,与我俱生。”

    陈岩观想太冥,幽幽深深的黑水浮现,大鲲在其中变化,须臾浮水而出,生出双翼,横空飞起,垂若天际之云。

    水生鲲,鲲化鹏,扶摇三万里,上可捉日月。

    “是天鹏法身,”

    陈岩心中一定,非常高兴,修道不怕走弯路,但最怕走错路,一去不回头。

    有了方向,就有了道路。

    有了道路,以后就是按部就班。

    “还有时间,”

    陈岩定了方向,又开始推演下一步的具体路子,神游之后,就是道基,乃是叩开神意通玄大境界的门户。

    道基者,就是寻找天地灵物,作为心神寄托,待圆满之后,逆转阴阳,才有可能冲击法身之境界。

    上一世,他就是在末法时代,迟迟无法找到适合寄托自己心神的天地灵物,导致修为停滞。

    “或许有了头绪。”

    陈岩目光一闪,想到自己从邱平手中得到的琉璃净火,这可是真正的天地奇物,虽然数量少,但本质不错。

    “这是个路子。”

    陈岩想了想,刚要试一试,却发现自身的力量在飞快衰退,很明显,时间到了。

    “咦,是邱家之人。”

    陈岩落到地上,正好看到身前是邱家之人,他们急急忙忙的样子,可能是在寻找邱平?

    “斩,“

    趁着最后一丝法力,陈岩用手一指,将眼前众人灭杀,收好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