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零九章 兴衰一叹事多变
    青丘山,钓鲤台。

    有松出岩二十尺,临于高台,虬舞飞翼,霜姿绿髯,垂荫稀疏。

    珠光照下,石生青彩,禽有好音。

    陈岩坐在高台上,双目有神,识海之中,无形剑游走,虚实变化,锋芒生电。

    “变化啊,”

    陈岩居高临下,看着蒙蒙细雨中笼罩的亭台楼榭,依然有绿水红花交映,但已经没了以往的勃勃然的生机。

    经过血靥之主和金妖王两个人的肆虐破坏,青丘山千疮百孔,地脉崩塌,灵机涣散,要想恢复,恐怕不是一时能够办到的。

    幸好云翠仙依然安好,有这个金丹修士坐镇,青丘山总有恢复的一天。

    “利益冲突,形势变化,”

    陈岩目光沉凝,他刚来之时,青丘山是何等的花团锦簇,欣欣向荣,可是仅仅几天过去,就是衰落颓废,暮气深重。

    “兴亡之叹,气运之变。”

    陈岩识海中的念头映照,他以往看史书,有国家兴亡,改朝换代,虽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只有亲眼见到真正的变化,才明白兴衰的内涵。

    哗啦啦,

    随着他的领悟,陈岩识海中的念头化为黑白两色,一面生机勃勃,一面死气沉沉,其中来回变化,难以平衡。

    “好。”

    良久,陈岩睁开眼,只觉得念头中的力量又有所精进。

    见多而识广,沉思而生慧,多智而化力。

    有现,勤思考,会沉淀,现道理,融入念头,就是真真正正的力量。

    “真是不虚此行。”

    陈岩笑了笑,这次最大的收获还是体验了一会法身境界的玄妙,这其中的经验,万金难易。

    要不是青丘山危在旦夕,要不是狐族的两名长辈正在行功的紧要时刻,要不是青丘山没有人修炼神魂到神游圆满的境界,这样的机缘是落不到自己这个外人的头上。

    “看来珠儿是我的小福星啊。”

    陈岩赞叹一声,屈指一弹,地上多了好几个袖囊,这是他斩杀邱家等人的战利品。

    “还算不错,”

    陈岩逐个打开,查看了一番,目光落在一道半尺的符箓上,质地如珠,分为三节,渲染五色,彩光流转,生生不息。

    若仔细看就会现,符箓的中央,玄黑的纹理勾勒成宝瓶状,细肚大耳,双龙吐珠。

    “这个符箓,”

    陈岩用手摩挲着中央凸起的花纹,神念往上一探,只感应到一种恢宏博大的气息,仿佛能够将自己碾碎。

    “呼,”

    陈岩连忙退了出来,倒吸一口冷气,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哗啦啦,

    这个时候,小狐狸珠儿飘了上来,大眼睛,长睫毛,白裙小衣,只是精神不好。

    “怎么了?”

    陈岩一直是见到珠儿乐观活泼的样子,很少这么伤心。

    “大哥哥,“

    小狐狸小脸垂泪,晶莹似珍珠,啪啦啪啦的掉在地上,虽然现在是阴神,依然能够让人感受到心里的难受,带着哭音道,“山里死了很多人,以前照顾我的嬷嬷都没了。”

    “生离死别啊,”

    陈岩面皮抽了抽,面对这样的惨剧,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安慰小狐狸的。

    “呜呜,”

    小狐狸哭了好一会,才停下来,眼睛红红的,道,“以后我再也不贪玩了,我要好好修炼,以后打上万兽山,给嬷嬷报仇。”

    “好,”

    陈岩挥袖收起符箓,看了看远处的天色,道,“以后我们一起打上万兽山,把那个金妖王抓住,给你当坐骑。”

    “嗯,”

    小狐狸珠儿使劲地点点头,咬牙道,“等我抓住那只恶鸟,非得好好收拾他。”

    “珠儿,”

    陈岩站起身来,光华照在衣裳上,如烟霞般氤氲,气质越深沉,道,“用不了多久就是乡试了,我得回金台府府城。”

    “好的,”

    小狐狸有点依依不舍,不过小丫头很懂事,挥挥手道,“大哥哥,以后要常来看我哦。”

    “等我忙完,再来找你。”

    陈岩这一次来青丘山,得到了很大的机缘,算是欠了小狐狸不小的因果,他大袖一展,身子如仙鹤翩翩,几个起落后,只剩下声音传来,道,“要多保重。”

    后山。

    夕阳接月,朱光映照,绿柳在岸,绿波霞天。

    本是夏日炎炎,湖中的莲叶却已败落,大片大片散开,有一种难言的凄凉。

    残阳,晚月,红霞,残荷,冷水,画面清冷。

    云翠仙换了一件束身宫裙,细叶校花,简简单单,她看着青丘山上空中的青黄之气,幽幽叹息一声。

    “族长,”

    月姬是青丘山的二号人物,身材高挑,气质干练,道,“只要有族长你坐镇,我们青丘山迟早会恢复元气的。”

    “还是大意了,没有考虑到万兽山会采取这么激烈的反应。”

    云翠仙在湖边踱着步子,环佩叮当,幽香细细,道,“我们还是急了点,和邱家联姻是个败笔啊。”

    “邱家也是狼心狗肺,这笔账以后得和他们好好算一算。”

    月姬是亲自联系的邱家,主持的这一次联姻,因此对邱家的恨意最深。

    “邱家这次也没占到便宜,不仅全军覆没,连携带来的鲂鳞宝瓶也不见了去向。”

    云翠仙双手拢在袖中,看着冷光侵到湖水里,明霞作底色,五光交辉,道,“血靥之主,万兽山,邱家,等以后我们青丘山会跟他们算总账的。”

    “对了,”

    云翠仙又想起一事,道,“珠儿那边那个山雨道人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这小丫头什么时候交了这样的朋友?能够承受灵化慧真回溯之术的人,可不简单。“

    “这个,”

    月姬玉颜上露出无奈之色,道,“当时接待的人修为都不高,几乎在这一次劫难中都遭遇不幸了,等我去问珠儿的时候,这个小丫头还不说,我也没办法硬问。”

    “呵呵,小丫头也学会给人保密了。”

    云翠仙笑了笑,摆摆手,道,“既然如此,那也不用问了,既然对方下了誓言,将来自然会补偿珠儿的。”

    “还有,从邱平的行动来看,珠儿天狐血脉之事已经被外人得知了,以后你得看住她,不要让她随便乱跑。”

    六月五号(明天)下午两点,本书会上三江封推,希望到时候各位书友能够有空投一下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