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北斗主死西华来
    半空中。≦

    绛霞绿云,烟光焕彩。

    浮景千百妙,灵鹤有好音。

    西华夫人稳稳当当地坐在云榻上,她看上去三十上下,著锦帔,青羽裙,左佩虎书,右带挥灵,颜容莹朗,鲜彻如玉,。

    左右有二侍女,一著青衣,带青章囊,手持一锦囊,长一尺二寸,盛有周天万星飞轮旗,星光璀璨,银河在望。其一侍女著红衣,捧白箱,以绛带束络之,白箱似象牙形,里面亦是如梦似真的星辰宝砂流淌,寂静无声。

    再往后,则是成排的星将,高大威猛,身披铠甲,气势逼人。

    不多时,西华夫人睁开眼,看了看下面,道,“前面可是金台府城?”

    “是的,殿主。”

    一侍女看了看手中的堪舆图,用清脆脆的声音道,“前面就是金台府城。”

    “嗯,”

    西华夫人点点头,用手一指,天门上的星云冲起,刹那之间,天穹上的千百星辰同时亮起,丝丝缕缕的星光垂下,波澜壮阔。

    远远看去,一个连绵上千里的星图浮空,光明璀璨,摇曳生姿。

    轰隆隆,

    金丹修士一出,引动星辰之力,气象万千。

    “嗯?”

    “金丹修士?”

    “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气势汹汹啊。”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金台府中的人物抬起头,看到满天星光大盛,各有所思。

    哗啦啦,

    不多时,半空中一道金光自远而近,化为虹桥,在神唱之中,一名女子从上面走了下来,正是当日主持院试的灵慧夫人。

    她今天依然是身披云锦裙,上丹下青,容颜精致,顶中作髻,余垂到腰间,用金环束起,显得庄重。

    看了眼西华夫人,灵慧夫人吃了一惊,行礼道,“不知这位道友从哪里而来,来我金台府城何事?”

    “一个小小的神灵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西华夫人容颜冰冷,云袖一拂,一股苍茫大力出,将灵慧夫人裹起,道,“让你们主事者过来。”

    “你,”

    灵慧夫人在府城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了,脸都气的红。

    不过,面前的西华夫人是货真价实的金丹修士,一挥之下,星辰之力衍生,有一种规则的力量束缚,让她挣扎都无法挣扎。

    “可恨,”

    灵慧夫人银牙咬紧,出咯咯的声音。

    “瑶光殿主大驾光临府城,有失远迎。”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无量神光从天而降,紫青之气横生,交织花纹,悬如明镜,有一种难言的威严霸道,镜光一照,就瓦解掉星辰之力。

    救下灵慧夫人后,宝镜散去,声音继续响起,道,“本神还有要事,恕不能接待殿主,幸好今日有兰陵郡王在此,就由兰陵郡王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话音一落,

    一道恢宏的精气出现,兰陵郡王头戴金冠,身披祥云锦衣,上描麒麟,下绘经书,面容白皙,不像是一代武圣,反而如同翩翩佳公子。

    轰隆隆,

    兰陵郡王一出现,双目如电,看向西华夫人,沉声道,“阁下身为无极星宫的一代殿主,缘何大张旗鼓地来我云州?”

    面对同境界修士,西华夫人收敛了刚才的不屑,冷漠地道,“我瑶光殿主一名长老无故陨落在金台府城,你们要给我一个交代。”

    “哦,”

    兰陵郡王剑眉一挑,面不改色,道,“府城每天都有人死去,难道都有找我给他们一个交代不成?”

    大燕王朝国势鼎盛,武道展一日千里,纵然对方的无极星宫是仙道玄门中的大势力,依然是平静对待,不卑不亢。

    “嗯?”

    西华夫人一听,眉宇间就闪过一丝煞气,就要作,不过她还是硬生生地压了下去,开口道,“别的人我不管,不过死在府城的人不光是我瑶光殿的长老,还是我的儿子,这样的深仇,我岂能不报?”

    “杀子之仇,”

    兰陵郡王目光闪了闪,民间都有杀子之仇,血溅五步的故事,何况仙道之人,他想了想,缓和语气道,“不知道瑶光殿主可有眉目?”

    “是,”

    西华夫人屈指一弹,一点明光自指尖冒出,倏尔化为一幅画卷,赫然是金台府城的地图,上面有个六角星芒标出,道,“我的孩子就是在这里陨落的。”

    “嘿嘿,好详细的地图,”

    兰陵郡王冷笑几声,任谁自己家中的布置让外人知道的一清二楚都不会舒服,无极星宫的心思,路人可知。

    “嗯?”

    兰陵郡王顺着星芒一看,认了出来,讶然道,“这是白水云宅。”

    “兰陵郡王可认识此府邸的主人?”

    西华夫人冷眸凝霜,声音中都有丝丝的寒意,道,“他脱不了关系。”

    “白水云宅的主人只是个少年,是上一届院试的案。”

    兰陵郡王抬起头,目光咄咄,道,“难道瑶光殿的一个长老还会栽到一个少年读书郎手中不成?”

    “谁知道他有没有帮手?”

    西华夫人怒气勃,身子周围星芒跳动,碰撞爆炸,出沉闷的声音,道,“你把他找来,我要亲自问一问。”

    “好。”

    兰陵郡王没有拒绝,吩咐一声,让下人赶往白水云宅。

    不多时,陈岩出现在场中,头戴书生巾,一身青衣,很标准的读书人打扮,从从容容地向兰陵郡王行礼道,“小生陈岩,见过郡王大人。”

    “嗯,”

    兰陵郡王听过老友提过陈岩,今天一看,果然是相貌堂堂,气质沉凝,笑道,“我在府城中也没少听到你的诗词,写的不错。”

    “多谢大人夸奖。”

    陈岩听着话音,稍稍放心。

    “陈岩,”

    西华夫人居高临下,目中冷意几乎化为实质,盯着眼前的少年人,一字一顿地道,“可是你杀害的我瑶光殿下的长老?”

    轰隆隆,

    话音一落,陈岩就感应到一股如山岳般深沉的压力落到自己的身上,自己的思维根本没法运转,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实话实说。

    “道术逼供,”

    陈岩一咬牙,有了判断。

    将这一更推迟到下午两点,就是要求三江票啊,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