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身不由己
    “陈岩,”

    西华夫人自玉辇上起身,身后自然升腾出周天星图,天穹上的星光垂落,璀璨生光,她居高临下,目光幽幽,盯着眼前的少年人,问道,“我座下长老陨落,可与你有关?从实道来!”

    话音一落,

    陈岩感应之中,就发现星辰之力如织网,细细密密,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如蜘蛛吐丝般缠绕住自己,让自己思维静止,难以思考。

    “这个,”

    陈岩还看到,自己的头顶上出现星将,高有丈八,身披星衣,上面绘有北斗七星的图案,勺柄之处光明大作。

    “道术逼供,”

    陈岩当然明白这个世界中各种各样的奇妙道术,何况对方还是无极星宫的殿主,更不奇怪。

    “嗯?”

    兰陵郡王剑眉一挑,上前一步,拳意一起,如日月同辉,阳刚激烈,道,“瑶光殿主,你是什么意思?”

    哗啦啦,

    西华夫人纤纤玉手一抬,从身边的侍女手中接过星旗,倏尔展开,刹那之间,浩浩荡荡的星河倒垂,如虬龙出海,昂然长鸣,伏在城前。

    “兰陵郡王,”

    西华夫人冷目相对,用一种郑重的语气道,“我只是问他一个问题。”

    “嘿,”

    兰陵郡王看着满天的星河,散去力量,垂下眼睑道,“瑶光殿主,这可是金台府城,你不要太过分。”

    “我只求实话实说而已。<>”

    西华夫人哼了声,目光投到陈岩身上。

    哗啦啦,

    星辰之力以一种玄妙的轨迹运转,渗入到陈岩的周边,压制住他的思维,换一个人,肯定是失去意识,只能够按照记忆回答。

    和仙道的手段比起来,世俗衙门的刑拘逼供差太远了。

    “金丹修士,真是可怕。”

    陈岩感应着道术的力量,这种力量,纵然他现在已经到了神游境界,都难以应付。

    幸好他在青丘山短暂地体会过法身的境界,这才可以瞒天过海。

    “咄,”

    陈岩暗自掐了个法咒,识海之中,天罡之数的念头排列组合,化为一面宝镜,上白下黑,似幻如真,一幕幕场景在上面扭曲。

    “我不知道,”

    陈岩作出被道术影响的样子,识海中镜面变幻,景象一幕幕演化。

    “嗯?”

    西华夫人听着陈岩的话,她身后的星图中星光转化,显出一幅幅场景,赫然是陈岩识海中宝镜中幻化出的景象,丝毫不差。

    “难道真和这个小子无关?”

    西华夫人可不相信自己的道术会被眼前文弱的书生破解,她长长的眼睫毛抖了抖,心中一冷,周围的星光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如刀似剑,锋芒逼人。

    很显然,这个西华夫人是要泄恨。

    纵然是看不出陈岩和她爱子之死有牵扯,但她心情不好,就随意杀人,大人物就是这么任性。<>

    “不好。”

    陈岩念头映照出星光中蕴含的狂暴力量,这样的力量降临,纵然他的肉身强大,恐怕也会被撕成粉碎。

    “这个该死的婆娘,”

    陈岩心里大骂,他要是动用神魂之力祭出法宝抵挡攻击,可是要暴露了。

    轰隆隆,

    幸好这个时候,兰陵郡王出手了,他大手伸开,五指虚弹,力量扭曲,凭空炸开,如同惊雷一样,驱散星光。

    “瑶光殿主,”

    兰陵郡王面容如铁,寒声道,“你已经查看清楚,陈岩根本和此事无关,还要下下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哼,我看他不顺眼。”

    西华夫人根本不用掩饰自己的意思,玉颜凝霜,道,“不管如何,我的孩子都是陨落在白水云宅,这个小子身为宅子的主人,就得陪葬。”

    “无理取闹,”

    兰陵郡王斥责了一句,不过他心里也明白,对于他们这一境界的人来讲,行事就是这样。

    “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西华夫人冷冷地看了陈岩一眼,云袖一摆,星光如长梯般垂下,她提着裙摆,沿着星梯向上,很快来到云辇上,吩咐一声,从容离开。

    “这事儿没完啊。”

    陈岩六感敏锐,何况对方的杀意是如此不掩饰,他已经知道,这个瑶光殿主不会放过自己的。<>

    “太嚣张,太霸道了。”

    陈岩憋了一口气,金丹修士的地位和力量足以让他们不用管任何的证据,全凭心意做事,他们的言行就是规矩!

    这一刻,陈岩甚至嗅到了死亡的味道,金丹修士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

    “陈岩,”

    兰陵郡王目送西华夫人消失在天际,转过身来,宽袖大衣,身姿如松,道,“崔学政跟我提起过你,我也听过你的才名,乡试马上就要到了,这段时间府城戒严,瑶光殿主是不会找你麻烦的。”

    乡试,是秀才升举人的考试。

    整个云州的秀才都要聚集在府城,参加这一次大试。

    到时候,不光是云州上下万众瞩目,就是京城都得派下人来进行督查。

    这样的局面下,官府的神经绷得很紧,不允许出任何的乱子。

    即使是西华夫人这样的金丹修士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兴风作浪,不然的话,就是直接挑衅大燕王朝的威严,说不定大燕王朝会和无极星宫开战。

    “是,大人。”

    陈岩点点头,表示谢意,道,“今天多谢大人主持公道。”

    “你是崔学政的弟子,我当然不会不管。”

    兰陵郡王摆摆手,大有深意地说了一句,道,“后面的乡试,你要好好考,拿一个好名次。”

    轰隆,

    说完,兰陵郡王身子一纵,一跃十几丈,三五个起落后,就没了踪影。

    “瑶光殿主,乡试,”

    陈岩长出一口气,目光深深。

    他何尝不明白兰陵郡王的意思,被一名金丹修士惦记上,几乎有死无生,除非是能够在这一次乡试之中一鸣惊人,引起朝廷的重视,有了真正的靠山,才可以与之抗衡。

    要想获得朝廷的庇护,或者说让朝廷认为值得对抗一名金丹修士,仙道大宗的权势人物,得自己表现出应有的价值。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又是这么复杂,取乎一心,保持警醒。

    “身不由己啊,”

    陈岩叹息一声,回转宅子。

    今天会有三更,求三江票,另外,打赏,推荐,点击,收藏,评论,都是多多益善啊。一本书只有一次上三江的机会,我不希望留下遗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