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开始
    是】

    云敛天末,夏木绿波。

    石骨出水,藕叶连连,细鱼乘空,疏影晕光。

    “呼,”

    陈岩收回目光,大袖一展,从容起身。

    “少爷,”

    有侍女上来,轻声道,“要不要吩咐人准备马车?”

    “不用了。”

    陈岩摆摆手,正了正身上的衣冠,眸子清亮,炯然有神,道,“我自己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那提前恭祝少爷乡试顺利,得中解元。”

    侍女声音清脆脆的,好似荷叶上滚动的露珠。

    “哈哈,”

    陈岩大笑一声,转身下了楼台,步履轻快,出了宅子,朝贡院方向走去。

    正是黎明时分。

    街道之上,两边挂起莲花灯,形成六角,垂光生辉,照如白昼。

    士子书生,摩肩擦踵,或是乘坐马车,或是坐着轿子,或是干脆步行,来来往往,却是都沉默寡言,有一种沉甸甸的压抑。

    乡试一关,对于读书人来讲,是名副其实的鲤鱼跃龙门。

    考中就是举人身份,特权大把,落榜则是穷秀才,难以出人头地,举人才是官宦阶级的正式入门。

    “唔,”

    陈岩则显得轻松不少,他一边走,一边看。

    只见天穹上肉眼难见的神光交织,细密如络,每一个节点都有金光升腾,凝成一个个的宝印,隐约可以看到神灵的虚影浮现,吟唱神咒。

    除此之外,朝廷的军队已经驻扎在府城中,冲霄的杀意几乎凝成实质,状若白虎择人而噬,一旦接到命令,必然是雷霆般的打击。

    神灵和军队将整个金台府城保护地风雨不透,确保在乡试三天之中,不会出现任何的差池。

    “到了。”

    很快,陈岩来到贡院门口。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大门两侧的两个牌坊。

    两个牌坊高有八丈,石岗细纹,肃穆郑重,东边写“明经取士”,西边书“为国求贤”。字八个大字,字体遒劲有力,如飞龙在天,浩浩荡荡的意念升腾,如日月灼灼其华,毫光耀眼。

    陈岩站在牌坊下,甚至能够感应到八个大字,有一种规矩的力量,沉到自己的识海中,原本活泼泼的念头好似山岳压顶,难以运转。

    “果然是克制道术的力量。”

    陈岩没有惊讶,只是多看了一眼,就进入贡院。

    进大门后为龙门,门外又平列四门。

    直进为至公堂,中悬御书“旁求俊义”匾。两楹联为“号列东西,两道文光齐射斗;帘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

    堂为外帘官办公处,堂前有浮阁回廊,设玉石环绕。至公堂后有飞虹桥,渡桥为内帘门。居于龙门、至公堂中间。

    院内有明远楼,是考官居住之地,四角上旋,可居高临下观看整个贡院。

    当然,这都和考生无关。

    陈岩打量了几眼,就按照前两天取到的编号,去找自己的号舍。。

    在门口兵士仔细检查过凭证,核对无误后,陈岩走了进去。

    号舍不大。

    桌椅齐备,一尘不染。

    石案上方有笔墨纸砚,还有一个细瓷大肚的花瓶,斜插一枝子细花,郁郁花开,香气浮动。

    “不错。“

    陈岩嗅着花香,笑了笑,坐在石凳上,闭目养神。

    致公堂外。

    丹碧上色,莲灯烟光。

    梧桐华叶,上有翠鸟栖息,鸣声清脆。

    三五个年轻文吏坐在石凳上,喝着热乎乎的豆腐脑,看着周围郁郁的青竹,心情很好。

    有人道,“我们大燕王朝才是千古盛世,搁在前朝,这贡院简陋狭是考生受罪,就是我们也难过啊。”

    “是啊,”

    有人就附和道,“还是太祖圣明,贡院改革,才是根本,这样的环境下,考生也能发挥出真才实学。”

    当然,作为文官,他们是断然不会提神灵在这个体系中的作用的。

    实际上,要不是有神灵监督,贡院这么大,还种植松柏,青竹,花卉,等等等等,肯定是营私舞弊大盛。

    以前贡院狭小,未尝没有好监督的意思。

    “不知道这一次乡试,谁能拿下我们云州的解元啊。”

    “肯定是我们金台府,陈岩,朱煜,孙人峻,都很有希望。”

    “金台府确实是文气昌盛,不过我们天华府也是人杰地灵,这次有望出解元之才。”

    “就是,风水轮流转,这次该轮到我们上尧府了。”

    “哈哈,你们算一算云州历代的解元,我们金台府多少人?事实胜于雄辩!”

    等说起解元人选,自然免不了地域之争,而金台府向来是众矢之的,不过出身于金台府的文官很有底气,舌战群儒。

    金台府文气云州第一,过去的荣耀和成绩最有说服力。

    大学士方士庶面白无须,温润如玉,细细的眉毛下,眸光如秋日的湖水,他大袖飘飘,行走在走廊上,听着耳边官吏的争论声,笑道,“大家都对这一届的解元很期待啊。”

    “是啊,大人。”

    身边的云州的官员陪同,答道,“解元,可以真正称得上一州第一了,何等风光。”

    “我记得方学士是天顺十五年朗州的解元,”

    另一个官员恭维道,“大人是我们当中对解元最有发言权的。”

    “是啊,是啊,朗州可是不逊色于云州的大州。”

    “含金量很高。”

    “太厉害了。”

    其他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花花轿子人抬人,吹捧几下又不花钱。

    “现在得看年轻人的了。”

    方学士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肉麻的恭维和夸奖,早就练出不动声色,他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道,“去催一下广陵公。”

    “是。”

    有人答应一声,广陵公是这次神灵一方的监考官。

    哗啦啦,

    一行人来到明远楼入座,不多时,就听到神音响起,光华满室,广陵公从天而降,声势浩大。

    “哼,”

    不少官吏看到广陵公的依仗,不满地哼了声,最近几年,随着神灵体系的扩展,已经开始和官府势力冲突,相互之间的扯皮不少。

    广陵公出现后,冲着方学士打了个招呼,就上了云榻,身后显出神光,连接到漫天的法上,覆盖整个贡院。

    三江榜真是太凶猛,这才周二啊,就被落下这么多,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