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猫腻
    贡院中。

    翠竹碧梧,青萍结绿。

    风一吹,清凉入号舍,驱走热气。

    陈岩端端正正地坐在石凳上,身姿如松,神情严肃,只闻笔尖沙沙之声连绵成一线,如同泉过霜石,非常动听。

    “咦,”

    巡考官听到这声音,很是惊讶,他耳朵动了动,止住步子,凝神看去,心中想,“笔势连绵,如拉一线,秀才之中还有人有这样的笔力不成?”

    作为曾经的二甲进士,巡考官自然是对书法非常有研究。

    笔势连绵而不断,分明是书法到了书有筋骨血肉的境界。

    何为书有筋骨血肉?

    筋出臂腕,臂腕须悬,悬则筋生;骨出于指,指尖不实,则骨格难成;血为水墨,水墨须调;肉是笔毫,毫须圆健。血能华色,肉则姿态出。

    看似简单,实际上很难,就是巡考官也是最近几年读书养气,笔力渐深,才进入这一境界。

    这一眼看下去,巡考官就迈不动步子了。

    只见纸上文字,大小合度,圆润如意。

    点如山摧陷,摘如雨骤;纤如丝毫,轻如云雾;去若鸣凤之游云汉,来若游女之入花林,灿灿分明,遥遥远映。

    真的是,奇逸超迈,遒丽雄健。

    在巡考官的眼中,纸上的文字宛若有了灵性一样,只是这样静静看着,都能让人文思畅快,精神愉悦。

    好一会,巡考官才从字上收回目光,面上满是震惊之色。

    实际上,眼前的少年人的书法并不圆满,有的用笔的地方略显粗疏,比不上京城中赫赫有名的书法大师,但只要想一想对方的年龄,所有的瑕疵在这个面前都会烟消云散。

    更为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字体,纤丽之中有雄健,倏肥倏瘦,倏巧倏拙,或劲若钢铁,或绰若美女,或如飘风骤雨,落花飞雪,信手万变,逸态横生。

    很显然,这是一种新的书法,前所未有。

    “弱冠之年就有这样的造诣?”

    巡考官不知道见了多少天才,但他这一刻他还是震撼到难以言语,这样的书法天分,真的是只有天授啊。

    定了定心神,巡考官走到号舍前,看了一眼上面张贴的考生信息。

    “陈岩,”

    巡考官看到这个名字,又是惊讶,又是恍然,道,“今年的院试案首,声名骤起的文坛新锐,崔学政的得意弟子,难怪。”

    “光是这一手好字,中个举人就是绰绰有余。”

    这个巡考官原本对陈岩的印象并不太好,他对蹿升势头强劲的士林新人本能的不喜欢,不过今天看到这前所未见的字体,已经路人转粉。

    “大人,”

    侍从见巡考官在号舍外待得时间太久,小声地提醒了他一句。

    “走吧,”

    巡考官笑了笑,离开陈岩所在的号舍,继续巡查起来。

    号舍里。

    案上的细脖大肚的花瓶中斜插嫩嫩的一截,上面开满一簇簇细密的小花,香气氤氲,浮光如水。

    陈岩可不像其他考生那样绞尽脑汁似地冥思苦想,他只需要按照考题,在记忆之中搜索合适的文章,再进行修改润色即可。

    正因为如此,陈岩将大部分的精力都灌注到笔尖,一个个飞扬的文字在纸上由少到多,书法之道,隐隐有再进一步的征兆。

    “嗯?”

    这个时候,陈岩猛地一抬头,他刚才听到一道不大不小的声音,如若平时,自然是无事,但现在可是在乡试之中,有声音就会扰乱思路。

    “不是错觉。”

    陈岩定了定心神,将手中的毛笔放到笔架上,剑眉挑了挑,刚才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是有人故意捣乱啊。

    “真真是好大的胆子,”

    陈岩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神灵在作怪,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的胆子是如此之大,居然敢在乡试上做手脚。

    “岳王公,”

    陈岩袖着手,念头转动。

    上一次,岳王公派遣自己座下的神官到自己的白水云宅中生事,结果被自己一一斩杀,然后将事情报给了崔学政。

    在前往澜江水府之前,听韩敏讲过,崔学政联合文官,以此事作为矛头,狠狠地打了一次金台府神灵的脸,特别是让岳王公狼狈不堪。

    以后岳王公就偃旗息鼓,盘踞不出,没有想到,原来他是憋着在这个时候给自己致命一击。

    要是陈岩真在乡试上马失前蹄,不说前段时间积蓄的名望会成为笑话,就是被崔学政放弃都不会奇怪。

    一个考不中举人的秀才,能够有多少价值?

    狠辣,无情,而又肆意妄为,真真是釜底抽薪,直指根本。

    “狗胆包天。”

    陈岩心里暗骂一声,深吸一口气,沉下心,心神一片澄清。

    “哈哈,”

    盯着陈岩的神灵看到这一幕,笑出声来,这样的局面下,看这个可恶的小子如何写文章。

    “敢得罪岳王公,真是自己找死。”

    这个神灵身子隐藏在郁郁的神光之中,目光冷冽。

    他当然知道在乡试之中做手脚的危险,但作为神灵,他更明白岳王公的势力。

    在乡试中做手脚虽然危险,但不一定会被发现,但要是不听岳王公的话,他恐怕活都活不下去。

    发展到现在,神灵已经自成势力,他们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可比衙门里厉害多了。

    “只能怪你运气不好了。”

    神灵咬着牙,冷笑着,时不时弄出一点声音,影响陈岩。

    “嗯?”

    明远楼中,端坐不动的广陵公眉头皱了皱,他身后的神晕向周围散开,细细密密的神咒流转,映照出号舍中的景象。

    “有人是生事,”

    广陵公看了眼上方的神灵,想了想,还是没有制止。

    一来,有岳王公提前打了招呼。

    二来,现在神灵体系和文官体系的关系越来越僵,特别是监督权上,文官甚至提议要撤掉神灵对百官的监督权,重建御史台。

    两个庞大的集团争锋相对,明里暗里不知道交了多少次手。

    “以前我们就是太守规矩了。”

    广陵公心里冷哼一声,背后的神晕一动,不光是不揭发做手脚的神灵,还主动帮他把痕迹抹去。

    毕竟,官府一方也有手段,要是被他们抓个正着,自己面皮上就不好看了。

    不知不觉这么多字了!

    再说一遍,七月一号正式上架,上架之前每天两更,上架之后,保底四更,会有爆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