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二十章 交卷
    号舍里。

    陈岩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

    他取过案上的水绿砚台,倒上墨块,坐直身子,开始研磨。

    不多时,墨块化开,在砚台中氤氲出细细的烟气,如赤金一般,泛着奇异的色彩。

    这就是金烟茶墨,丰肌腻理,光泽如漆,素有拈来轻、磨来清、嗅来馨、坚如玉、研无声、一点如漆、万载存真的佳誉。

    也就是大燕王朝有此财力和魄力,给考生配备这一级别的好墨。

    嗅着金烟茶墨的香气,陈岩念头转动,对方敢这么猖獗,肯定不怕自己揭发,神神相护的道不光是在官场。

    “哼,”

    陈岩冷哼一声,要是换个别的考生,面对这样的局面肯定是无计可施,山重水复已无路,不过谁让他们要对付的是自己。

    “我是直接记忆提取,进行抄袭,哪里需要思考,你们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陈岩沉了沉心思,直接取过笔架上的霜豪大笔,铺开卷纸,再次开始。

    沙沙沙,

    笔尖触到细腻的纸张,发出沙沙的声音,好似夜雨敲打琵琶,很有韵律,非常好听。

    “你捣乱,我作弊。”

    陈岩听着耳边响起的声音,心中暗笑,真真是有意思。

    “充大尾巴狼而已。”

    使坏的神灵看着号舍中奋笔疾书的陈岩,心里也是一个劲地嘲笑,他虽然不会作诗写文章,但可是很会制造噪音,扰乱人的心思。

    “就是你再有本事,我让你没法思考,你又能写出什么样的好文章?”

    这个神灵来了劲,一会咚咚咚,一会咣咣咣,一会沙沙沙,声音之乱,简直比驴叫都难听。

    “白痴,”

    陈岩充耳不闻,下笔如有神,笔意连绵不绝,写得飞快。

    岳公庙。

    松柏森森,藤挂萝垂。

    烟霞笼罩之中,只闻得神唱响起,光华满室。

    嗡,

    庙中央的神龛中突然射出一道神光,岳王公出外归来,睁开眼,看向贡院方向,目光森然。

    “陈岩,定让你生不如死。”

    岳王公杀意凝眉,阴鸷冷酷。

    原本他是没有将一个小小的书生看在眼里的,可是从王捕头失意而回,到自己座下的神将一去不归,再到自己被文官借此痛批,丢了脸面。

    一件件,一桩桩,成功地挑起了他的怒火。

    正好前几****还收到曾经有一面之缘的无极星宫瑶光殿主的符信,正好两人合力,给陈岩下眼药,让他在科道上栽个大跟头,以后万劫不复。

    “一个秀才,以后还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岳王公眸子深深,想着以后该怎么折磨这个给自己惹麻烦,让自己在云州神灵体系中丢了脸面的可恨家伙。

    哗啦啦,

    陈岩写完最后一个字,掷笔案上,简单检查了一遍后,起身唤来门前的士兵。

    “什么事?”

    士兵都是从军中调来,木着脸,跨着刀,面无表情。

    “我要交卷,”

    陈岩指了指案上的卷纸,又重复了一遍,道,“我要交卷。”

    “稍等,”

    士兵看了陈岩一眼,出去传信。

    时间不大,一个文吏急匆匆赶过来,劈头盖脸地问道,“可是你要交卷?”

    “是。”

    陈岩知道对方可能将自己当做哗众取宠之人,也不在意,平平静静地道,“我已经答完卷子,要交卷。”

    “嗯?”

    文吏目光一转,看到卷纸上的文字,纤丽中带着雄健的书法风格,一下子就让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唔,”

    文吏压下心里的怒气,拿起卷纸,翻了翻,然后放下,再看向陈岩的时候,目光就变得古怪,惊异中夹杂着敬佩,还有一种难以置信。

    “原来你就是陈岩,”

    文吏顿了顿,才开口道,“本官也听过你写的诗词,果然是才思敏捷,名不虚传。”

    “我再问一遍,你可否要交卷?”

    文吏背着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他出身于金台府,当然希望本地的士子能够在乡试中取得好名次,因此建议陈岩再多检查几次。

    “交卷吧。”

    陈岩早有打算,准备在这次乡试上弄出大动静,最早交卷的名头可是会给人很大的震撼的。

    “好吧,你稍等一下。”

    文吏见此,不再多说,招呼一下后边的人,开始进行糊名和上印。

    “学生先去后面等候了。”

    陈岩有上一次院试中早交卷的经验,看到试卷已经封好,就冲文吏行了一礼,跟随门前的兵士,到后面休息。

    “这么早就有人交卷了?”

    “真的假的?”

    “看上去面熟啊。”

    “好像是陈岩。”

    陈岩大袖飘飘,一路走去,正好被不少号舍的考生看到,他们或是惊讶,或是嫉妒,或是哀嚎,或是不敢相信。

    千人前胎,人心复杂。

    “要是在贡院中能够施展道术,”

    陈岩耳朵动了动,在贡院之中,值此将决定以后人生的乡试中,每个人的心思情绪感情都会被无限放大。

    这样的局面下,如果能够将贡院中所有考生的念头参悟,恐怕可以让自己的神魂力量再次增强。

    可惜,这种想法只能想一想,在贡院中,别说是阴神出窍,就是识海中念头转一转,就显得格外迟钝。

    “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

    陈岩心中想着,脚步不停。

    “哼,”

    神灵看着陈岩背影消失,却是非常高兴,“这个家伙该不会让我乱得写不下去,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交卷了吧?”

    “哈哈,”

    神灵大笑,眯着眼,很得意,道,“要是那样的话,岳王公的赏赐可不会少。”

    “可惜现在没法给岳王公报喜讯,只能等乡试结束了再去禀告了。”

    神灵想着,身子沉入法印中,没了声息。

    “咦,”

    这样的动静,自然惊动了明远楼上的方学士,他目光一凝,看向下面,道,“有考生这么早就交卷了?”

    “太早了吧?”

    其他几个副考官都站了起来,他们看了看天色,有点发愣,这才多久,满打满算,也就是半天的时间啊。

    “这个,”

    崔学政看着转过拐角的背影,情不自禁地揉了揉眼睛,怎么看上去像陈岩那个小子?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