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文惊满座
    贡院,明远楼。 .

    绿云冉冉,兰蕙馨馨。

    曲水洗石骨,冷光照下檐。

    细细密密的花开,丽春花木笔花杜鹃花含笑花凤仙花玉簪花,姹紫嫣红,异香扑鼻。

    方士庶稳稳当当坐在檀木大椅上,接过值班文吏递上来的答卷,问道,“可是正常交卷?”

    “正常,”

    文吏自然是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道,“主考官大人,考生是正常交卷。”

    “哦,”

    方士庶长眉挑了挑,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对着身边的诸位副主考官道,“云州不愧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乡,这样才思敏捷的考生,本官还是第一次见到,就让本官先睹为快吧。”

    “大人请。”

    以崔学政为首的副主考官们当然不会有意见,笑着回应。

    “嗯,”

    方士庶打开考卷,一,面上的笑容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震惊。

    书法,是读书人的门面,也是考官对考生的第一印象。

    而现在考卷上的字体,倏肥倏瘦,倏巧倏拙,或劲若钢铁,或绰若美女,或如飘风骤雨,落花飞雪,信手万变,逸态横生。

    字有筋骨血肉,灵性自成,卓然大家风范。

    这一刹那,以方士庶的养气功夫,都有一阵子恍惚,好像这不是乡试的答卷,而是京城书法大家又出佳作。

    “这种字体,”

    方士庶根本没有心思,他盯着答卷上活灵活现的文字,横竖撇捺点之间带出的纤丽中的雄健之意,只觉得一种说不出的绿意直入眉宇。

    天地之间,没了暑气,没了花香,没有了声音,只有一个又一个的文字在跳动,如同有生命一样。

    “竟然是一种新书法,”

    方士庶眉心剧烈跳动,他本身就酷爱书法,造诣出众,当年能够进入翰林院,一手出神入化的书**不可没。

    正是如此,他才更加地感到震惊。

    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可是这后浪未免太猛了吧?

    “咦?”

    “这是怎么了?”

    “方学士?”

    其他几个副主考官士庶的脸色从平静到惊讶,再到震惊,最后是久久无语,彼此对了对眼神,都能方眼中的疑惑。

    要知道,方士庶年少成名,当年在乡试中得中解元的文章就被文坛大宗师谢谦称赞为思沉力厚,文中有静气,赞誉颇多。

    后来得中一甲,进入翰林院后,更是读书养气日深,隐隐有士林某派系扛鼎人物的风采。

    这样的人物,胸有诗书,目光辛辣,乡试考生的卷子可谓是一眼定生死,怎会如此踌躇?

    “呼,”

    方士庶压下心中的震惊,定了定神,去。

    “好文章,”

    方士庶又一次惊讶了,文章之佳,不逊色于书法出众。

    整个文章文理精粹,用词得当,深入浅出,鞭辟入里,越是细读,越是味道醇厚,让人欲罢不能。

    这样的文章,就是拿到会试上,都可以脱颖而出。

    再想到这还是考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的,方士庶只能叹一句,英雄出少年啊。

    “几位,你们都吧。”

    方士庶抬起头,人惊讶的目光,笑了笑,将考卷递给副主考官们。

    “好字啊。”

    一个副主考官一,拍案而起,面上的古板严肃早就消失不见,摇头晃脑,连声赞叹道,“光是这字,都比老夫要强得多了。”

    “好文章。”

    另一个主考官则是忍不住诵读出声,这样文辞华丽,朗朗上口的文章,最对他的胃口。

    “诗才无双,”

    还有一个则是拿到的诗词的考卷,一,倒吸一口冷气,诗词最显才气,这上面的诗词才气逼人啊。

    “嗯?”

    崔学政拿着考卷,细读之下,眸光深深。

    “这个小子,还有这一手。”

    崔学政是越读越高兴,喜形于色。

    陈岩的书法有所变化,但筋骨犹在,他多次给陈岩批阅文章,当然认得出来。

    让他高兴的不光是书法的进步,更为重要的是,文章明显上了一个层次,特别是里面对圣贤之意的延伸,隐有自开天地,另成一家的风范。

    这样的功底,可是比以往陈岩送上来的文章上了一个大台阶。

    “文章可不会有灵光一闪,”

    崔学政又读了一遍,里面的用词之准,让他都难以删改,几乎有千锤百炼的味道,忍不住想,“难道以往这个小子写文没有全神贯注不成?”

    其实,崔学政哪里知道,这根本不是陈岩的写作水平提高了,而是他的抄袭水平提高了。

    为了这次乡试不出意外,陈岩也是下了功夫,从记忆中找到的文章都是当时会试上的雄文,可谓是字字珠玑,传诵一时。

    这样的文章,很多时候都是可遇不可求。

    “这下子好了。”

    崔学政合上考卷,心中一片平静,暗自道,“以这样的文章,配上足以称之为大家的书法,陈岩这次乡试绝对是解元最有力的竞争者。”

    ”崔学政方士庶,“学士如何决断了,

    他们两人虽然有说有笑的,但政见不一,不是一个派系的,如果必要,崔学政相信,这个面厚心黑的家伙肯定会卡一卡自己的人。

    “不过这一次嘛,”

    崔学政玩味地笑了笑,出什么幺蛾子。

    后亭。

    藕叶连绵,青鱼出水。

    陈岩坐在石凳上,一个人出神。

    他选择最早交卷,一个是制造轰动效应,给自己套光环,另一个就是见识到神灵们的无耻后,防微杜渐,免得他们做手脚。

    “接下来,”

    陈岩中冒出头的霜石,考虑接下来的动作,从乡试结束到张榜可是还有一段时间,城外的瑶光殿主虎视眈眈,很危险啊。

    “不知道十皇子什么时候能到府城,”

    陈岩皱起眉头,崔学政虽然对自己不错,但要是金丹修士真的发了疯杀进来,不管不顾地出手,自己就要糟糕了。

    再说了,最近一段时间崔学政会待在贡院明远楼上批阅考卷,落锁之后,隔绝内外,根本没法出来。

    “实力,”

    陈岩长长出了一口气,他想到自己对阿英前往罗浮宗的无奈,对自己在官府和太阴门下摇摆的难受,这样的无力感,真的不想再要第二次。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本书来自 /book/html/34/3448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