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瓮中捉鳖
    陈岩

    下一刻,

    无形剑乍然而起,惊似青虬浮水,又如虹光出崖,郁郁剑气,自上而下,携松气,斩山风,阴寒大作,翩然弄影。

    哗啦啦,

    剑光覆盖,天色照下,森森然,阴阴然,刺人眉宇。

    “花架子,”

    黑日之中的人影出一声不屑的笑声,神力一转,黑炎大盛,重重叠叠包裹,最外面是如波浪般摆动,剑光斩在上面,化为无形。

    “去,”

    陈岩没有意外,一摇手中的金阳宝镜,一道定魄神光打出,似缓实疾,击中黑日。

    “嗯?”

    黑日中的人影一不留神,中了招,反应慢了半拍。

    “斩,”

    游走在外的剑光趁机向里,又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三五道剑痕。

    “啊,”

    黑日中的人影彻底狂暴了,他身上流着黑血,面容狰狞,一道道的黑炎缠绕,如同毒蛇一样,出嘶嘶的声音。

    “我要杀了你,”

    黑日中的人影往身后一收,拽出一把半人高的大弓,弓身上是细密的神文,讲述神灵之道,凝聚信仰。

    “箭来。”

    人影手一张,出现了一支利箭,火红如焰,万千的人影在光华中沉浮。

    “弓为敬神,箭是众生,”

    黑日中的人影箭搭弦上,拉成满月,猛地一松手。

    轰隆隆,

    神箭破空,出一声尖锐的音爆。

    “起,”

    陈岩感应到弓箭上缠绕的信仰和众生的意念,身子一退,轻飘飘若拜月起舞,身后的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轻轻一抖,挡在身前。

    轰隆,

    宝图裹住众生箭,无量的光华炸开,如烟花般绚烂,又似流星般短暂。

    “嗯?”

    黑日中的人影一愣,他没有想到,对方的法宝如此之厉害,连自己的敬神弓众生箭都无可奈何。

    “杀,”

    陈岩身子一晃,化出天罡之术的念头,每一个念头都附上一道剑光,一百零八道剑光斩出,四面八方,无处不在。

    哗啦啦,

    一百零八道剑光在半空中交织,森森然的剑气有淡转浓,隐隐然在上方化为一幅剑图,纵横交错,黑白分明,形似棋局。

    “生死无常,”

    陈岩吟唱声响起,剑光翻飞,耀人目光。

    “是剑阵,”

    黑日中的人影面色阴沉地几乎滴出水来,他本来还想这次出行是一次轻轻松松手到擒来之事,没想到却是异变迭起。

    心目中的无害小白兔化为了择人而噬的猛虎,现在已经亮出利爪。

    “杀,杀,杀,”

    陈岩念头化为天罡之术,终于可以施展出剑阵之道,念头分化,纵横如棋局,联合绞杀之下,一道道霜白的剑气生出。

    “纵横三十六,无常是生死。”

    陈岩越打越畅快,连声长啸,一百零八道剑光合拢,化成纵横三十六,切割下去。

    轰隆隆,

    黑日中的人影手忙脚乱,他常年在岳公庙中,只是吸收香火之力,并没有多少斗法经验。

    “这样下去要遭。”

    黑日中的人影心里惊慌,目光一转,正好看到幽深的山洞,蓦地一个念头升起,暗自道,“我真是犯蠢了,这个陈岩既然是阴神出游,那么肉身肯定是暂时寄存在山洞中,我只有进入山洞,毁了他的肉身,就让他万劫不复。”

    “就是毁不掉,也可以牵扯他的精力,让他有所顾忌。”

    “神魂千变万化,肉身却是羁绊。”

    想到这,黑日之中的人影呼啸一声,滚滚的黑炎如火山喷一样,向周围肆虐。

    “想跑?”

    陈岩哼了一声,诸般剑气铺开,如同扇形,挡住后路。

    “走,”

    黑日中的人影却没有半点逃走的心思,他顶着黑炎,大步向前,方向正是洞口。

    “原来是这个打算,”

    陈岩瞬间就明白对方的算计,心里大笑,面上却装出惊慌之色,剑光如雨点般倾洒下去,封锁洞口,大叫道,“好贼子,敢毁我肉身?”

    “果然这样,”

    黑日中的人影暗骂自己愚蠢,他运起身上的全部神力,黑日倏尔缩小,化为拳头大,悬在顶门上,如同灯盏。

    这一下子缩小,却让黑炎的威能大涨,甚至就连无形剑的剑气接近了都被熔化。

    当然,这样的变化免不了让防御的范围大大缩小,这个神灵身上又被剑气扫过,伤口多了不少。

    就是这样硬抗,这个神灵还是强硬地一步步走到洞口。

    “呼,”

    神灵身子一缩,飞入洞中,留下洞口一滩黑色的血水。

    “哈哈,这是瓮中捉鳖。”

    陈岩停在洞口处,没有像此神灵想象得那样惊慌失措地跟进去,反而出一声大笑。

    “给我去,”

    陈岩用手一指,玄冥真水自指尖冒出,往下一落,一种冻彻万物的寒意迸,刹那之间,寒流自洞口向里蔓延。

    他在进洞口躲避此神灵的攻击,并趁机遁出阴神之时已经现,这个洞口四下都是坚硬的石壁,洞穴却是很小,不到三十丈。

    进了这个山洞,完全就是死路。

    “啊,怎么什么都没有?”

    这个时候,山洞中传来神灵的叫声,真的是又惊又怒,还有不敢相信。

    “今天就让你知道厉害。”

    陈岩五指虚抓,玄冥真水汩汩冒出,幽幽深深的水光之中,折射出晶莹的蓝色,这是最精纯的寒气凝固,蕴含不可思议的力量。

    修炼的玄冥真水全部放出,极力催动。

    冰封山洞,黑水倒灌。

    “啊,”

    山洞委实狭小,神灵被堵到里面,辗转腾挪,却躲不开滚滚而入的玄冥真水,身体表面的黑炎都被冰封。

    “陈岩,”

    山洞中的神灵感应到自身神力的流失,终于害怕起来,出嚎叫,道,“我是岳王公座下的第一属神,你要杀了我,岳王公会灭你满门。”

    “第一属神,”

    陈岩目光一寒,这是岳王公嫡系中的嫡系,堪称左膀右臂,咬牙道,“让你在贡院中做手脚,我正好斩你。”

    听到这,陈岩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再次加强攻击。

    “陈岩,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山洞中的神灵的叫声渐渐变小,到最后彻底没了声息。

    他本来很有机会逃走,可惜一念之差,没有想到陈岩的肉身是收在自己手中的玉扳指上,结果导致被瓮中捉鳖,活活被玄冥真水抽走所有的精气而亡。

    经验杀人,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