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内景秘要六甲天寒气
    天罡之数的念头托起宝图,宝图之上显出门户。

    仔细看去,门户高有千丈,非金非玉非铜非铁,锈迹斑斑,花纹残缺,依稀能够看到天神虚影,古老,沧桑,深沉,不见天日。

    门户之后,是重重叠叠的雷潮,不少的雷霆精灵甚至化为人形,朱面獠牙,肋生双翅,呼啸往来,出诸般雷音。

    门户半开半闭之间,一种纯粹的毁灭意志弥漫,天地不仁,化五劫灭世。

    “天分五劫,枢阴机阳,乾坤移位,生死无常。”

    陈岩一百零八枚念头同时出浩大的吟唱,门户倏尔一卷,就将西华夫人裹了进去。

    轰隆,

    下一刻,不知道多少闪电霹雳打在西华夫人的身上,或是锥形,或是球状,或是半圆,最为可怕的还是人形之态,天雷地火,湮灭虚空。

    “啊,这是什么地方?”

    西华夫人讶然出声,身子一晃,显出半亩大的星云,北斗七星在里面沉浮,演化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大阵。

    轰隆隆,

    雷光和星光碰撞,化为一个又一个幽深的黑洞,黑白分明,光华刺目。

    “金丹修士,果然不同。”

    陈岩看着门户之中的星云吞吐之间,自有一种玄妙的轨迹,万千的霹雳攻击进入星云之后,被分散到七星之上,然后再次细分,归于无形。

    这样的手段,很显然已经得了星辰之道,运用之间,存乎一心。

    当然,这也是他的五劫升天门尚未恢复,要是真正到了全盛时候,五劫齐,万雷轰顶,别说对方只是一个分身,就是真身到此,也得化为飞灰。

    “这个法宝,很不简单。”

    西华夫人面上的轻纱落下,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她指尖上莫名的星辰光线流转,交织成罗盘,叮叮当当的指针滑动,在演算其中的气机。

    “这样的法宝,几乎可以比得上我本体手中的万星飞仙旗了。”

    西华夫人起了心思,用手一指,头顶的星云倏尔扩大,上面的北斗七星毫光冲天,演化出七尊星神,或是高有百丈,或是三头六臂,或是目照九幽,或是牛龙身,各有姿态,阐述星辰之道。

    “七星连珠,八拜封神,九转日月,十死无生。”

    西华夫人口吐咒语,星云之上的七尊星神同时捏了个法印,然后冲着冥冥之中的存在朝拜。

    哗啦,

    一拜之下,日月消散,天地之间,只有亘古存在的星辰,散着光和热,照耀诸天世界。

    哗啦啦,

    星神二拜,一缕灰白之气凭空产生,笔直一线,袅袅升腾。

    哗啦啦,

    陈岩只觉得心神一紧,惊讶地现,不知何时,自己念头上缠绕了一道道的灰白细线,一种莫名的腐朽之气散出来。

    “这是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

    西华夫人施展完这一神通,俏脸白,看得出她消耗精气很大,但依然笑出来道,“十死无生,追魂夺命,沾上之后,鬼神难逃。”

    “嗯?”

    陈岩目光一凝,灰白之气缠绕自己的念头,衰老,腐朽,死亡,时时刻刻在抽取自己的力量。

    “真是诡异的神通,”

    陈岩想到刚才的星神下拜,毛骨悚然,这个瑶光殿主即使被自己处心积虑困在五劫升天门中,依然能够让自己中招。

    “太冥化生,本源之气。”

    陈岩口吐真言,运转太冥真法。

    念头之上,先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倏尔有幽水化出,不见涯岸,汩汩流淌。

    不知何时,幽水一开,一只大鲲浮水而出,背负大6,上撑青天。

    天水之道,亦是蕴养之道,水生万物化形。

    哗啦啦,

    不到半个呼吸,念头之中喷出丝丝缕缕的水行精华,蕴含一种孕育万物,生化滋润的意念,抵挡住星陨的腐朽之气。

    “咦,”

    西华夫人再次惊讶了,她蹙了蹙黛眉,道,“想不到你修炼的道术如此之玄妙,可惜境界不足,只是迟缓而已。”

    话音一落,

    西华夫人再次手捏道诀,星神大拜,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源源不断冒出,哗啦啦作响。

    “呼,”

    再次催动神通,西华夫人俏脸更白,几乎透明一样,身子表面也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星辉涟漪,看上去会随时消失一样。

    “可恨,”

    西华夫人心中嘀咕,她这具星宿宝光身可以借助星辰之力恢复,可是对方的宝图却隔绝了天地之间的能量。

    “等杀了这个家伙再说。”

    西华夫人咬了咬牙,目光森然。

    “金丹修士真是难对付,”

    陈岩感应着念头上突然扩大的灰白之气,无声地叹息一声,他现在实力不弱,还亲手诛灭了好几个筑基修士,但对上另一个层次的人物,还是力不从心。

    “怎么还不来?”

    陈岩现自己的力量衰弱的厉害,要是帮手还不到,被困在五劫升天门中的瑶光殿主可要挣脱而出,自己就会倒大霉了。

    “啾啾,”

    正在这个时候,天穹之上,陡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凤鸣之音,继而霜寒之气垂落,氤氲出玉质的琉璃宝色,一只晶莹剔透的冰凤虚影出现。

    冰凤之象,鸿前麟后,燕颔鸡喙,蛇颈鱼尾,鹳颡鸳腮,龙纹龟背,甫一出现,细雪如盐,飘飘洒洒。

    哗啦,

    冰凤虚影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纤美少女,红绡抹额,髻插木簪,小袖青衣,腰束绿带,容颜清冷,丽质天生。

    “红玉你来的正好,”

    陈岩看到来人,心里一喜,声道,“来帮我催动法宝,镇压这个可恶的老妖婆。”

    这是他悄然无息地准备好的第三条退路,不到关键时候,引而不。

    “哼,”

    西华夫人听到老妖婆三个字,细眉上煞气流转,她目光幽幽,投在安红玉身上,道,“一个筑基五重的小家伙也敢乱插手?真是自找死路。”

    “去,”

    安红玉充耳不闻,自袖中取出一个细脖大肚的玉净瓶,屈指一弹,祭了出去,头下底上,细细密密的霜花自瓶口中落下,碰撞之间,叮当作响。

    “是内景秘要六甲天寒气,”

    西华夫人看着霜花,先是一愣,随即变色道,“罗浮宗北景峰峰主安如山是你的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