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五劫升天灭强敌
    正是半夜。 w?ww.

    曲谷绿云,烟树冷光。

    层层叠叠的霜寒之气垂下,石上晴色,水摇素彩,晶莹幽蓝。

    红玉翩然而下,纤足踏霜,一手轻摇手中的宝瓶,自瓶口中倒出一串又一串的冰花,风一吹,叮当作响。

    哗啦啦,

    冰花一落,刹那之间,从夏日炎炎到隆冬时节,细密的霜雪从天而降,石上,枝头,水中,白光玉色,升腾变化。

    白水,玉石,霜花,冷枝,素峰,佳人。

    如此美景可入图画,可是西华夫人看到,却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一股凉意,瞬间就遍布全身。

    内景秘要六甲天寒气。

    天下最有名的神通之一,据说修炼到最高境界,能够混元四季化为隆冬,终日冷风彻骨,冰天雪地。

    十年之前,罗浮宗安如山就是凭此神通,一夜之间,将一个修真家族上下千人冻为冰雕,一战成名。

    西华夫人感应到寒气入体,细眉蹙成疙瘩,内景秘要六甲天寒气虽然厉害,但不是没有破解之术,只是自己连续两次施展神通,已经法力无几,才是最糟糕的。

    “女娃儿,”

    西华夫人强忍心中的怒气,开口道,“本座和安如山安峰主也有几面之缘,你要是现在袖手旁观,看在安峰主的面子上,本座定然不会让你吃亏。”

    不愧是金丹修士,无极星宫的殿主,纵然有低头的姿态,依然是这样高高在上。

    安红玉沉默不言,纤足踏空,冰花托足,身轻如冰凤,只是驭使宝瓶,不断地倒出天寒气。

    “你不要不识好歹。”

    西华夫人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一看对方不搭不理,马上柳眉倒竖,呵斥道,“你还不退去,难道真要我无极星宫和罗浮宗开战不成?”

    “瑶光殿主,”

    安红玉仰起玉颜,冷眸上竖,银白胜霜,如冰凤之瞳,开口道,“只要灭掉你这具化身,你的本体就会一无所知。”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西华夫人天门上的星云一伸一缩,挡住天寒气,厉声道,“我无极星宫有推演妙术,回溯过往,寻本查源,你的所作所为,都逃不过我本体法眼。”

    “胡吹法螺,”

    陈岩插口道,“老妖婆,今日灭你化身,改天斩你本体,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小子猖狂,”

    西华夫人美目瞪大,星云上的七尊星神的力量节节升高,爆发出无量的光辉,道,“你沾染了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撑不了几天,还敢这么猖獗?”

    “斩,”

    陈岩用本源之气中和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一百零八枚念头上奋起力量,打入五劫升天门。

    “去,”

    安红玉张口一吐,修炼的真气也打入其中。

    “咄,”

    秋容和小谢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同时打出法诀,调动体内的阴力。

    轰隆,

    得到三股力量的关注,五劫升天门剧烈震动,上面的花纹同时溢出宝光,门户之后,层层叠叠的雷光沸腾,化为雷神,高举法宝,刑罚诸天。

    轰隆隆,

    一道道霹雳电闪砸下,包裹住西华夫人,其中的毁灭意志更是秋风扫落叶一样,穿透护身星光,直入灵台。

    三段击。

    两次施展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的后遗症。

    内景秘要六甲天寒气的入侵。

    五劫升天门的爆发。

    西华夫人的星宿宝光身再是厉害,也不是真正的金丹境界,三段击下,终于坚持不住,轰隆一声裂开,化为一团浓郁的星云。

    “收。”

    陈岩感应到星云的力量,用手一指,一道道雷霆锁链生出,万千的篆文上下相扣,密密麻麻,将星云束缚在门户中。

    哗啦啦,

    陈岩用手一招,收起九天普化真形图,一百零枚念头聚拢,化成阴神模样,只是表面是灰白之气升腾,有一种腐朽的味道。

    “起,”

    陈岩连忙从玉扳指中放出自己的肉身,阴神自卤门中而入,往下一沉,引动精气,暂时压住反噬之力。

    “呼,”

    陈岩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看了眼身边俏生生的安红玉,道,“这次多谢你及时赶来,不然的话,我就要葬身在这老妖婆手中了。”

    “你也是大胆,”

    安红玉云袖一拂,将一块青石上的尘土拭去,坐在上面,没好气地道,“这样的事儿别指望我帮你第二次。”

    顿了顿,安红玉继续道,“你可知道,无极星宫的瑶光殿主西华夫人神通惊人,即使我父亲都最多跟她打个平手,更何况无极星宫是仙道玄门中真正的巨无霸,光是金丹修士恐怕就不下十人。”

    “你以为我无事喜欢招惹这样的恶婆娘?”

    陈岩识海之中,太冥玄天宝典垂下,道道祥光压制星陨灭绝气,道,“对方对我打打杀杀,难道我就不反抗,洗干净脖子等死不成?”

    “死了更好,”

    安红玉嘀咕一声,玉手一摆,收起自己的宝瓶,心疼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存下来的内景秘要六甲天寒气机会消耗一空,道,“这次可真是赔大了。”

    “以后我自有赔偿。”

    陈岩端坐不动,静中生辉,念头之上,细细密密的雷光,一点点地驱除灭绝气。

    安红玉看了一眼,发现陈岩面上出现黑白的花纹,自双颊向下,如星锁连绵,道,“是无极星宫的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你先扛过这个再说吧。”

    “咄,”

    陈岩眉心一动,雷音萌发,念头之上的力量澎湃,如丝如网,将灰白之气包裹起来,看着它在里面蠕动,如同活物。

    “封印,”

    陈岩用手一指,内是雷光,外裹幽水,将星陨灭绝气封印起来,双颊上的花纹也是由浓变淡,但依然可见。

    “无极星宫的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凶名赫赫,我也没办法。”

    安红玉收回目光,摇了摇头。

    “伤不了我的性命,就有机会驱除。”

    陈岩原本面容俊秀,现在双颊上添了淡淡的星锁花纹,倒是多了一分妖邪之感,他咬着牙,道,“能够击杀一个金丹修士的分身,付出这样的代价也值得。”

    “走,”

    两人在此地没有多留,架起遁光,远远离开。

    恭喜君落落晋升堂主,恭喜血阳晋升执事,感谢最近诸位书友的打赏,七一上架,还剩下不到二十天,希望诸位书友能够来起点,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