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三十章 仙岩山
    仙岩山。 ???ww?w?.?

    玄洞幽幽,深壑如龙蛇。

    远远看去,晴雨烟月,诸峰起伏,霜雪上顶,白云朵朵弥漫,宛若玉壶世界,冰清玉洁。

    且说陈岩还不知道自己击杀了西华夫人的星宿宝光身已经在金台府城引起了轩然大波,他正负手站在崖前,看着前方。

    不远处湖光如翡翠碧玉,石骨倒影,玲珑可爱。

    三五只麋鹿跳来跳去,戏水玩闹,非常活泼。

    湖光,碧水,绿柳,麋鹿,熏熏然若画卷,令人赏心悦目。

    哗啦啦,

    正在此时,突然之间,湖水一开,自里面探出一个水缸大小的牛头,细长的脖颈上是细细密密的黑鳞,边缘上却又有幽蓝之色。

    咔嚓嚓,

    牛头张口一吸,长有丈许的蛇信子吐出,一下子就把湖边的麋鹿裹了进去,一口吞下,然后打了个嗝,缓慢地沉到水中。

    湖水重新恢复到平静,柳叶飘飘然落下,还有一圈又一圈晕开的涟漪。

    “呼,”

    亲眼目睹这一过程的陈岩眼皮子乱跳,果然是名不虚传,仙岩山看上去是仙家气象,可是气机混乱,妖兽出没,还有修士杀人夺宝,乃是名副其实的混乱之地。

    当然,仙岩山这么危险,还有人不断前来,主要是仙岩山中不缺机缘,天材地宝,先人洞府,灵草宝芝,等等等等,匪夷所思。

    没有人知道仙岩山的来历,只是在记载中已经出现不知道多少岁月。

    “九心水芝,”

    陈岩皱了皱眉头,他自袖中取出一枚玉简,正是当日自青丘山阿纤手中得到,郁郁青光之中,显出复杂的地形。

    “也好。”

    陈岩又翻阅了玉简一遍,将里面的信息牢记,然后阴神遁出,收好肉身,往前方行去,道,“仙岩山气机混乱,有天然的禁制法阵,就是金丹修士也算不到下落,正好可以让我躲开那个老妖婆。”

    哗啦,

    陈岩阴神无声无息,祭出无形剑,剑光萦绕周身,倏尔变化,抵挡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

    哗啦啦,

    没走多远,陈岩目光一凝,一道剑光如霹雳般飞出,轻轻一折,就将树梢上探下的一只花斑毒蛇斩了下来。

    “嘶嘶,”

    花纹毒蛇被一剑斩成两截,还没有死透。

    “嘿,”

    陈岩目光一扫,发现毒蛇头生紫冠,氤氲朱气,一道红光生出,正在修复,道,“原来紫冠金线蛇,”

    “真是危险啊,”

    陈岩心念一起,引起一道剑光,将毒蛇的紫冠破去,才结束了这一条毒蛇的性命。

    紫冠金线蛇,生有紫冠,生命力强大,更是来去如风,口吐剧毒,要是被毒液染上,不死也得脱层皮,在外面,是一等一的凶物。

    可在仙岩山这样的毒物随处可见,有此可见此混乱之地果然是步步危机。

    “真要小心谨慎。”

    陈岩暗自提醒自己,剑光裹起阴神,纵地起风,继续赶路。

    轰隆隆,

    待陈岩转过山角,进入一深谷之时,突然之间,他心神一动,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当空打开,璀璨生辉。

    下一刻,

    一道大网从天而降,细细密密的篆文化为倒钩,寒芒跳动,上面附有一层煞光,碰撞之间,竟然发出沉雷般的嘶鸣。

    哗啦啦,

    煞光交织,如璎珞般垂下,看上去五颜六色,炫彩生姿,实际上最为污浊,不光是能够湮灭法宝灵光,对神魂的杀伤力更强。

    “哈哈,又一个。”

    “居然是修炼神魂之辈。”

    “手中法宝不错啊。”

    “我们运气更好。”

    大笑声传来,陈岩抬目看去,发现有六个人影出现,杀机森然。

    “这就是专门在仙岩山杀人夺宝者?”

    陈岩剑眉挑了挑,不得不讲,这六人的潜行隐匿之术真不一般,差点就瞒过了自己的神念灵觉。

    “少在这里废话。”

    六人之中为首的是个十七八的女子,容颜精致,琼鼻小口,看上去文文静静,但一身轻纱黑裙罩身,幽香细细,目光流转之间,却是勾人妩媚。

    她看着陈岩,美眸有异彩,道,“原来是阴神,正好将之捕捉,献给周哥哥,他正缺少一味阴神入药呢。”

    周哥哥这三个字,黑裙女子说得嗲声嗲气,又软又酥,听得五人心里都痒痒的,不过他们都知道自己大姐头的手段,只能心里瞎想一番。

    “小子,算你运气不好。”

    五人杀气腾腾,扬手打出真气,催动六煞灭灵网。

    哗啦啦,

    得到真气灌注,尚在延伸的细网光明大作,煞光往下一落,一股腐蚀的味道弥漫,还有淡淡的硫磺之气。

    “破,”

    陈岩神情平静,九天普化真形图一开,显出五劫升天门,一下子就将六煞灭灵网收了进去,然后无形剑一引,分出六道剑光,霜白如雪,粼粼然的冷意展开。

    哗啦啦,

    一心六用,六道剑光斩向六人,却各有不同,有的斜刺,有的平斩,有的后击,力量亦是或沉凝,或深沉,或轻灵,各不一样。

    “啊,”

    “啊啊,”

    “啊啊啊,”

    三人躲闪不及,被剑光斩中,肉身直接粉碎,剩下的三人勉强躲了过去,也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糟糕,”

    黑裙女子大叫一声,语气中掩饰不住的气急败坏,道,“老娘运气真衰,碰到硬茬子了。”

    “黑风旗,”

    剩下的那两个男修各祭出一杆大旗,上锈扭曲的文字,垂下黑光,罩住自身。

    噼里啪啦,

    剑光和大旗的黑光碰撞,发出鞭炮般的脆响,不停地凹陷吓得两人心惊胆战。

    “倒是有两下子,”

    陈岩深吸一口气,念头转动,剑光束成一条线,笔直刺出,锋锐无与伦比。

    噗嗤,

    剑光束成细针,刺在宝光最为软弱之处,只是一下,就破了防御。

    “不错,”

    陈岩点点头,这是他最新领悟出的无形剑的用法,束剑入针,攻其一点,非常之锐利。

    “啊,”

    “啊啊,”

    两人见宝光一破,吓得魂飞天外,还没等再祭出法宝,两道如霜雪般的剑光飞下,干净利索,取了两人的性命。

    陈岩一口气击杀五人,手持无形剑,剑身上不染半点血迹,看向最后一个黑裙女子,冷漠地道,“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