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真魔宫 阎罗令
    深谷中。~

    奇岩怪石,松柏森然。

    烟霞掠于地,冷光照幽水。

    光线自上面垂下,落下突岩虬松上,折射成曲曲折折的影子,风一吹,有一种阴森。

    黑裙女子看了眼横尸当场的五名手下,只觉得一股寒意自后背升起,沿着脊椎骨向上,直入眉心。

    要知道,自己的五个手下是跟着自己没少杀人夺宝,斗法经验很丰富,五人联手,甚至还暗算过大宗弟子。

    可是今天一个照面就让人杀得干干净净,简直毫无抵抗之力。

    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老娘怎么这么倒霉,今天刚开张就遇到一股杀神?”

    黑裙女子心里叫苦连天,她用手捋了捋垂在身前的青丝,挺胸直腰,曲线玲珑,可怜兮兮地道,“小女子有眼无珠,冒犯了前辈,还请前辈手下留情。”

    黑裙女子成熟妖娆,而表情却像小兔子似的怯生生的,这样的反差更让人生出一种呵护感,不忍动手。

    “哼,”

    陈岩才不吃她这一套,用手一指,无形剑发出一声清亮的剑鸣,剑光如霜雪,当头斩下。

    “啊,”

    黑裙女子娇呼一声,身子一扭,绕在身上的彩带飞出,宝光莹莹,瑞气飘飘,好似软软不受力,竟然阻挡住剑光。

    “前辈,”

    黑裙女子依然是楚楚可怜的样子,泫然欲涕道,“小女子真是无心得罪前辈,前辈只要饶了小女子性命,怎么惩罚小女子都行。”

    “杀,”

    陈岩不为所动,一引无形剑,剑身一抖,杀机森然,神出鬼没,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快如疾风闪电,追魂索命。

    “啊,”

    黑裙女子被一番剑光杀得香汗淋漓,摇摇欲坠,知道自己这次遇到了狠人,不再装可怜,直接破口大骂道,“小子,老娘是真魔宫真传弟子周季玉的女人,你要是敢杀我,他饶不了你!”

    “愚蠢,”

    陈岩再进一步,剑光合一,破开彩带的防御,然后直取中宫,道,“今天就要杀你。”

    “死,”

    黑裙女子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美目一横,身上真气暴动,浮现出朵朵拳头大小的火焰,她也是狠辣之人,要玉石俱焚。

    “想拉着我同归于尽?”

    陈岩一笑,目光一转,九天普化真形图从后面浮现,五劫升天门大开,将黑裙女子吸了进去。

    “灭,”

    陈岩沟通五劫升天门,重重叠叠的球状雷光炸开,黑裙女子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炸得粉身碎骨。

    “真真是找死,”

    陈岩目光冷漠,心里却是有一种畅快淋漓。

    在金台府城,法网恢恢,无处不在的规矩,总是给人一种压抑感,让人觉得天威难测,生死不在己身。

    只有在仙岩山这样的无主之地,混乱领域,才可以放开束缚,自由行动。

    有人犯我,飞剑斩杀不留情。

    反正看这六人的行踪,就知道是做惯了杀人夺宝,不是好人。

    “看看有什么东西?”

    陈岩念头散开,将击杀六人的战利品取了出来翻看,丹药,道书,法宝,这些他都看不在眼里,倒是有几样材料不错。

    “咦,这是什么?”

    陈岩从黑裙女子身上发现一个令牌,不知道何种材料制作,上面是扭曲的血纹,勾勒出一张夸张的鬼面,舌头伸在外面。

    “嗯?”

    陈岩用手摩挲着令牌上的花纹,有一种冰冰凉凉的感觉,隐隐之间,还有桀桀的鬼叫。

    “不知道是什么?”

    陈岩总觉得令牌没这么简单,凝神想到,“难道和这个女人说的真魔宫有关?”

    典籍中记载,真魔宫的山门在无尽的黄泉鬼河上,是一等一的大势力。

    门中弟子不下万人,就是和无极星宫,太阴玄门相比,都要胜上一筹。

    要不是门中弟子修炼的魔功太过暴戾,经常杀人炼魂,弄得四面树敌,这个势力还会膨胀。

    “周季玉,真魔宫真传弟子,”

    陈岩收好令牌,笑了笑,道,“有空真要见识一番。”

    五百里外。

    地势盘穹,双谷巨细相夹,如蛇盘,似象卧。

    岩壁上生满小儿手臂粗细的怪松,上面栖着红眼乌鸦,成排成列,死气沉沉。

    “呱呱,”

    难听的叫声传出,一个三丈大小的巨蟾发出怪叫,每一次叫后,都吐出浓稠的毒液,闻一闻,就是一头大象都得被放倒。

    四人各占一角,打出神光,真气交织,凝出一头独臂魔神,手握镰刀,脚踏黑龙,烈焰滚滚,凶威滔天。

    魔神居于其中,死死压制住巨蟾。

    不一会,巨蟾终于抵挡不住,呱呱一声,没了声息。

    “好,”

    一个银发少女见此,发出一声轻笑,她提着一人高的锯刃,来到巨蟾跟前,三两下就把这个凶物肢解。

    动作娴熟,行云流水一样,很有书中庖丁解牛的风范。

    很显然,这是真正的熟能生巧啊。

    收拾好后,银发少女美滋滋地,笑道,“这样的剧毒之物,正适合我修炼六欲灭灵经。”

    “嗯?”

    正在这时,一直没出手的一个青年人眉头皱了皱,他额头上的竖瞳中血光氤氲,数不尽的篆文流转,化为一个卜卦。

    “周师兄?”

    银发少女看到青年人这个模样,美眸一动,开口说话,她长得清冷,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声音却是婉转娇柔,好似挠在人的心窝里,让人酥酥麻麻的。

    “崔莺儿的气机消失了。”

    周季玉用手一抚,闭上额头上的竖瞳,声音中有杀机,道,“早让她不要乱跑,看样子是拦路打劫碰到硬茬子了。”

    “崔莺儿那个骚狐狸,”

    银发少女哼了声,俏脸生寒,声音却依然软绵绵的勾人道,“周师兄女人这么多,还怜惜她不成?”

    听到银发少女的话,剩下的三个真魔宫的弟子马上就躲得远远的,吃醋的女人很可怕。

    “不是这个,”

    周季玉挥了挥手,道,“有一枚阎罗令还在崔莺儿手里,还没来得及交给我。”

    “阎罗令,”

    银发少女听到这三个字,露出惊讶之色,道,“崔莺儿怎么会有阎罗令?”

    “她祖上传下的,”

    周季玉压下心里的怒火,道,“原本我还想从她身上再榨出点秘密,没想到让别人捷足先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