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返祖天元寻圣血
    不知何时。

    大湖日落,霜光松风。

    曲径烟深之间,青木垂萝,白莲横生,虫鸣啾啾,山兽出没,杀机内敛。

    哗啦啦,

    一道幽水自天穹上垂下,倏尔一开,显出陈岩的影子,他用手一指,无形剑飞起,将洞前的凶兽斩杀,然后把一株金灿灿的灵草收入囊中。

    “金纹草,”

    陈岩看了眼自己玉扳指里的灵草,目光炯炯,仙岩山虽然危机不断,但天生灵草药芝真不少,像自己采集的金纹草,在外面几乎很少见了。

    “嗯?”

    正在这个时候,原本静静地躺在玉扳指中的嗜血宝珠突然绽放出无量的血光,细细密密的花纹交织,凝成一尊魔神的虚影,头生独角,身有细鳞,三足拄地,睥睨乾坤,统御八方,是血中始祖。

    哗啦啦,

    魔神脚下有血河流动,缠缠绵绵,不知起源,不见尽头。

    “这是?”

    陈岩心中一惊,一百零八枚念头飞起,演化出大阵,重重叠叠的力量降临,太冥,幽水,大鲲,龙符,冰凤,红尘,群星。

    诸般意念演化,每一种都有一种新的力量,护持玉扳指。

    咔嚓,

    受力量一阻,魔神的虚影逐渐淡去,血光刷的一下,重新回到嗜血宝珠中。

    “很险,”

    陈岩心念一动,封住玉扳指的空间,眉头皱了皱,这样的异变,难道是当日那个元公子用秘术勾动血珠中的烙印不成?

    “不可不防啊,”

    陈岩以前就知道宝珠中可能有元公子留下的烙印,原本是打算用万化真水将之洗练干净,只是自从青丘山狐嫁女后,一件又一件的事情生,让他没有心思修炼万化真水。

    “万化真水,”

    陈岩要消除血珠的隐患,需要修炼万化真水来洗练,可是要修炼这门道术是需要天材地宝辅助的。

    “大意了啊。”

    陈岩没想到这一点,留了个隐患在手中,要不是玉扳指的封印能力,这次要让魔神虚影显形的话,恐怕要引起祸端。

    “该怎么办?”

    陈岩一时半会真没有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先把九心水芝拿到手再说。”

    陈岩看了看左右,已经接近目的地了,不能半途而废。

    地下,千丈深。

    有一座宏伟的宫殿,三正八副。

    铜柱绕凤,金梁雕龙。

    仔细看去,时而有半亩大的血池,汩汩往外冒着血水,香气馥馥。

    池子里,有俊男美女嬉戏,欢声笑语。

    “呼,”

    甄郡主睁开眼,敛去重瞳中的血光,用手扶了扶光洁的额头,玉颜上露出一丝疑惑。

    “怎么样?”

    元公子早等得心焦不已,眼见甄郡主醒来,连忙开口询问。

    “真是奇怪。”

    甄郡主无限美好的身子蜷缩在纱裙中,玉音如同呢喃一样,道,“我刚才运用返祖天元圣法,已经沟通到了力量,可是这种意志怎么断断续续,好似被封印一般。能够阻挡圣血的意志,这种法宝可是不一般啊。”

    “没有找到?”

    元公子坐不住了,圣父之血乃是他们修罗一族的无上宝贝,要不是他也不会以之凝练嗜血珠,来化出自己的血魔之身了。

    “能够感应到,但力量断断续续。”

    甄郡主捋了捋自己的青丝,重瞳中放出光华来,道,“可能是距离太远的缘故,或者是对方的法宝隔绝之力。”

    “哪怎么办?”

    元公子着急上火,口不择言地道,“你不是保证一定会找到吗?”

    “急什么急,”

    甄郡主眸光一凝,一股浩瀚如海的力量散出来,整个宫殿都出嗡嗡嗡的声音,血池中的血水停止沸腾。

    “呼,”

    元公子这次清醒过来,眼前这个家伙可是杀人无数冷漠无情,自己真是昏了头了,他定了定心神,道,“是我关心则乱了。”

    “嗯,”

    甄郡主散去身上的气势,平静地道,“虽然无法直接锁定对方,但依照圣父之血的力量,我也圈定了一个范围。”

    顿了顿,甄郡主从莲花宝座上起身,道,“我这具真身还得坐镇地宫,免得下面的那条孽龙趁机兴风作浪,就由我的化身和你走一趟吧。”

    “事不宜迟,”

    元公子杀气腾腾,道,“要是让我抓住那个家伙,非让他尝一尝我们修罗一族的酷刑不可。”

    “走吧。”

    甄郡主的化身到殿外点齐侍卫,架起修罗一族的血骨冥神法舟,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地底,前往仙岩山方向。

    哗啦啦,

    两道剑光从天而降,落地之后,化为一男一女,金童玉女,气质沉凝。

    “唔,”

    男子看上去二十上下,头戴金冠,身披重云仙衣,腰系水火丝带,眸子纯青,剑丸在顶门上盘旋,拉出一道又一道细小的火光,碰撞之后,时而有金焰升腾。

    “就是这里了。”

    男子看了看地形,又看了看天色,道,“看来我们来的不晚,元君宫尚未出世。”

    “是啊,”

    女子声音很干净,如深山老林中的泉水,道,“幸好我们就在附近,不然要赶不上呢。”

    “元君宫,”

    金冠男子纯青的眸子动了动,道,“这次仙宫出世,肯定会惊动不少人,到时候说不定会碰到几个老朋友。”

    说到老朋友之时,金冠男子头顶上的剑丸出一声清亮的剑鸣,好似是在欢呼雀跃一样。

    “师兄啊,”

    少女双眉弯弯,纤美小巧,宫裙罩身,脚下是一圈又一圈的清光,黛眉蹙了蹙,随即展开,道,“门中要事要紧哦。”

    “知道,”

    金冠男子出身于古剑门的施源,是门中的真传弟子,很有剑修一脉的特质,一旦见到对手就是不战个痛快就不舒服。

    “嘻嘻,”

    少女则是黄茹盈,她只是提醒了一句,就不再多说,用手一指,剑丸悬在天门上,叮叮当当,映照周围。

    两人出身于古剑门,常年在外面行走,斗法是寻常事儿,警惕性很高,更别说现在在仙岩山,更是外松里紧。

    仙岩山本就够乱了,再加上元君宫出世的消息,简直就是热锅浇油,不知道多少牛鬼蛇神出出现,小心无大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