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化身大鲲能覆海
    正是暮色时分。

    暑气洒然,叶绿花红。

    山湖由窄转宽,形似开月,弥望一白,水净如翠玉。

    曾毅站在湖边,湖光映照出铁青的脸色,他抓着百禽元寿图,眉心突突乱跳。

    “真是大意了。”

    曾毅习惯了和同是炼气士交手,却忘了对方主修神魂,对自己的念头中的变化洞彻,自己借宝图引动心火,让对方马上就察觉了。

    这样的动作,不光是消耗了自身的真气,还让对方抓住机会冷嘲热讽,真真是气人。

    “经验害人啊。”

    陈岩大笑一声,一百零八枚念头同时跃起,倏尔变化,大鲲自幽水中起身,承载大6,力量不可思议。

    轰隆,

    大鲲径直碾压过去,虚空之中,顿时生出一圈又一圈的水纹涟漪,水光之上,雷芒和寒流并举,生出晶莹剔透的深蓝冰晶。

    轰隆隆,

    这一刻,如同神山压顶,又如同传说中的太古凶兽重生,排山倒海的杀机弥漫,力量肆虐。

    曾毅身上的护体赤焰神光都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明灭不定。

    “好凶悍,”

    神魂向来是千变万化,善于神出鬼没,出奇制胜,曾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堂堂正正的力量碾压,他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这是哪里来的变态,神魂修士真的有这么强?”

    轰隆隆,

    陈岩化身大鲲,摇头摆尾,每一个动作,都激起冲霄的水花,冥冥之中,他仿佛感应到一种深沉到极点的意念从不知名的时空传来。

    太冥化生,幽水中第一生灵。

    甫一出现,就是统御海洋,诸灵朝拜,莫敢不从。

    下可承载大6力量无穷,上可吞噬日月神通无量。

    不计岁月,不知春秋,天地同寿,亘古存在。

    “鲲,鲲,鲲,”

    陈岩念头之中,无数古老的意念在升腾,到最后化为一个简单的鲲字,不到半个呼吸,重重叠叠的神光蓦然升起,向周围散开。

    轰隆隆,

    陈岩只觉得无穷的力量在自己体内咆哮,沸腾,上升,他横冲直闯,在半空中带起阵阵的幽水,水花砸在曾毅身上。

    “这是什么意念?”

    曾毅骇然变色,他感应到四周虚空中无所不在的念头,自己仿佛进入了亘古的黑暗,幽幽深深的黑水弥漫,看不到尽头。

    轰隆,

    曾毅直接被水花的力量甩起多高,身上的赤焰护体神光一层层湮灭,强大的余力落在身上,只听咔嚓咔嚓的声音连绵不绝。

    “这样的力量,”

    曾毅咬着牙,刚才力量撞身,凝成实质,几乎不是道术,而是像武道之人最纯粹的力量轰击。

    “不是对手,”

    曾毅面对这样的对手,终于放下了对九心水芝的贪念。

    他长啸一声,身上一朵又一朵的火焰冒出,聚拢在身后,幻化出一对赤红双翼,上面缠绕细细密密的咒文,讲述火焰之道,天生而灵。

    “凰,”

    曾毅施展出天凰双飞翼,焰火升腾,明光百里,清亮的鸣声之中,光明大作。

    “走,”

    曾毅一振双翅,万千的篆文在其上流转,源自于火焰深处的力量爆,虚空一引,就要消失不见。

    这样的道术,已经触及到玄之又玄的规则之力,近乎于神通,遇到同境界的修士,向来无往不利。

    天凰教能够越来越强大,这一遁术挥了很大的作用,不少的弟子就是凭这一道术死里逃生,在不可能的情况下逃生,从而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再进一步。

    “想跑?”

    陈岩庞大的大鲲之身横了过来,张口一吐,一道水柱后先至,轰隆一声,击中沸腾的焰光。

    “啊,”

    曾毅的遁术被打断,力量反噬,让他出一声惨叫。

    “死,”

    陈岩化身大鲲,力量翻天倒海,沛然不可抵挡的力量碾压过去,将这个天凰教弟子包裹在里面。

    轰隆隆,

    力量挤压,排山倒海,曾毅再也抵挡不住,身子轰隆一声炸开,烟消云散。

    只是陈岩没有察觉到,在曾毅身死的刹那,有一点灵光一闪而逝,附到了他的身上。

    “呼,”

    陈岩散去大鲲之身,一百零八枚念头落下,重新恢复到原本的样子,脚踏幽水,面容俊秀,姿态从容。

    “算你倒霉。”

    陈岩招手拿过虚空中的金壶,他是第一次以天罡之数的念头化身大鲲,没想到能够引动冥冥之中的意念,力量磅礴,碾压一切。

    除此之外,陈岩还用大鲲之身布置下幽幽深深的黑水,弥漫虚空,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即使打断对方的遁术。

    “天凰教的人,”

    陈岩打开金壶,现这是一个形同袖囊般的储物法器,里面放置有丹药,道书,法宝,材料,灵草,等等等等,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仙禽灵兽。

    “可惜,”

    陈岩目光一扫,知道天凰教的道术了得,曾毅陨落后,和他心神相连的仙禽灵兽大部分都丧失生机,剩下的都是普通货色,聊胜于无。

    “咦,这是什么?”

    陈岩露出惊讶之色,在金壶的角落中,有一个大卵,没有生息,宛若死物,表面交缠的纹理衍化黑白光华,状似太极,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玄妙。

    “不是死卵,”

    陈岩感应到大卵里一种非常微弱的气息,断断续续,似有似无,要不是他念头敏锐,恐怕都会错过。

    “到底是什么?”

    陈岩能看出大卵的不凡,可能这也算那个天凰教弟子判断出此物没有生机,却随手携带的原因。

    “以后再说。”

    陈岩收好金壶,身子一起,脚踏幽水,离开原地。

    九心水芝到手,可以寻一个地方,修炼道术了。

    “嗯?”

    黄如珽突然睁开眼,身后显出天凰虚影,仰颈展翼,焰火升腾,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符牌,一个光点已经黯去,沉声道,“曾毅师弟陨落了。”

    “什么?”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杀我天凰教之人?”

    “血海深仇,不死不休。”

    其他天凰教弟子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他们虽然和曾毅关系一般,但在维护天凰教的威严上,都是完全一致。

    挑衅天凰教者,虽远必诛。

    “不急,”

    黄如珽目光深邃,道,“曾毅身为门中真传弟子,有门中长老亲手种下的一点不灭灵光,他死之后,杀人者就会沾染其气,等我们碰到自然会有感应。”

    这周没有好的网站推荐,收藏不停地掉,希望在其他地方看书的朋友,能够到起点中文网上来支持一下正版,给一点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