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狭路相逢
    是日。≧

    青天一色。

    霜白之气自天穹上垂下,上若垂虹,下似半月,晕光腾彩,清音响彻。

    下一刻,

    一个翠衣少女踏虹而下,头梳飞仙髻,美目晶莹,手中持有一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古怪利刃,寒气逼人。

    翠衣少女立在对面,居高临下,用手中的利刃指点着,脆声道,“白夜,休要在这里猖獗。”

    “姬如意,”

    坐在白骨王座上的白夜看到来人,长眉挑了挑,修长如玉的手掌放到扶手上,道,“你真是阴魂不散。”

    “杀,”

    翠衣少女姬如意干净利索地吓人,她脚下一点,身子腾空,手中的利刃划过一个半圆弧线,只是一斩,就到了白夜眉间。

    “可恨的丫头片子,”

    白夜暗骂一声,屈指一弹,浓郁的白骨之气自指尖生出,倏尔一变,化为一面玉牌,上圆下尖,正中央是细细密密的篆文,讲述白骨大道。

    咔嚓,

    利刃和玉牌碰撞,出一声金石之鸣,离得近的修士,都感到双耳如中闷雷,嗡嗡嗡响个不停。

    “哈哈,多谢。”

    白夜一声大笑,自王座上站起,身后自然飞出一道又一道的惨白光华,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周围修士裹起,猛地一震,就化为精纯的骨气。

    “看箭,”

    白夜以十人之精气,凝成一支白骨夺神箭,箭杆上是扭曲的面容,不停地出惨叫声,听的人头皮麻。

    轰隆隆,

    白骨夺神箭出,快如霹雳雷霆,锁定翠衣少女姬如意的气机,径直而去。

    “哼,”

    姬如意玉足踏空,身姿如风吹细柳,手中的利刃展开,将白骨夺神箭荡到一边。

    “呜呜呜,”

    白骨夺神箭在飞行中又击杀了两人,吞噬掉其精气后,箭杆上的面孔几乎要活过来一样,鬼叫声大作。

    “真是,”

    陈岩躲在人群中,目光闪了闪。

    原本他看到翠衣少女从天而降,还以为对方是看不惯那个叫白夜的肆无忌惮杀人,现在一看,还是自己想多了,两人纯粹是私人恩怨。

    对于被两人斗法波及的修士的死亡,两人都是连眼都不眨一下。

    “真是,”

    陈岩又感慨一句,修道之人对于黑白对错的认识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三观完全不同啊。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白骨夺神箭带着呜呜的鬼叫声刺了过来,方向正是陈岩所在。

    “嗯?”

    陈岩一看,并不躲闪,用手一指,一道昏黄如末日般的星辉落下,照在白骨夺神箭上。

    刺啦啦,

    陨落的意念凭空生成,灭绝之气缠绕在夺神箭上,刹那之间,这杆吞噬了十几人精气的长箭散去力量。

    “这是十死无生星陨灭绝气?”

    “本质很相似。”

    “应该是无极星宫之人。”

    在场的不乏仙道大宗的弟子,都是见多识广,一见这星辉,立刻有了猜想。

    “无极星宫的人?”

    白夜看向陈岩,从眼瞳中晕开一圈又一圈的血光,道,“敢破我道术,找死。”

    哗啦啦,

    这个白夜行事真是肆无忌惮到极点,他心念一起,自背后起了三柄飞刀,长有三尺,呈现黑白青三色,每一柄飞刀上各刻有一个古老的篆文,似龙似蛇,扭曲变化。

    斩灵,破妄,生灭,三柄飞刀齐出,杀人于无形。

    “咄,”

    陈岩不慌不忙,祭出无量星劫宝灵珠,宝光一照,将三柄飞刀挡在外面。

    “这是什么法宝?”

    白夜露出惊讶之色,他的三柄飞刀可是他修炼的《白骨魔天经》中的秘术,向来斩杀同阶修士如割草一样,没想到今天受阻。

    “莹莹光亮,璀璨如灯。”

    “看不清形状。”

    “星光耀眼。”

    另一边,天凰教的众弟子站在法毯上,低声交谈,只是没有人能够想到陈岩手中的竟然是鼎鼎大名的无量星劫宝灵珠。

    “咦,”

    黄如珽突然剑眉一轩,面上露出怒容,他心念一动,身后显出天凰虚影,引颈展翼,爪藏腹下,出一声长鸣。

    “啾啾,”

    听到这一声,陈岩身上金焰冒出,状若鸟形,也出一声长鸣应和。

    “不好,”

    陈岩见到这个局面,心头一震。

    “这位无极星宫的道友,”

    黄如珽踏前一步,身后的天凰虚影迎风而涨,大有五丈,形似大日,熊熊的火焰燃烧,他挡住陈岩的去路,目光森然,道,“为何杀我天凰教弟子曾毅?”

    “这是凶手?”

    “好啊,抓到你了。”

    “哪里走。”

    其他天凰教弟子听到这,马上就围了过来,各自祭出手中的法宝,虎视眈眈。

    “不知道是怎么露了马脚,”

    陈岩念头转动,反正对方也没见到自己的面目,索性披着无极星宫的皮大刺刺地道,“那个家伙叫曾毅?他居然敢和我们无极星宫瑶光殿的人争夺还阳金针草,还暗中偷袭,是死有余辜。”

    顿了顿,陈岩身子裹在星光之中,声音传出,有一种说不出的傲慢道,“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打死就打死了。”

    “这个无极星宫的弟子好猖狂啊。”

    “霸道,嚣张,强势。”

    “啧啧,不愧是巨无霸宗门,真厉害。”

    围在仙宫周围的人听到陈岩的话,不由得暗挑一下大拇指,称赞一声真够强势,杀了人不说,还当着人家的同门这样说话,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常听无极星宫之人行事霸道,今天算是亲眼目睹了。

    “找死,”

    黄如珽听到这话,哪里还受得了,怒喝一声,身后的天凰虚影出一声尖锐的唳声,一只爪子当空按下,周围燃烧着火红的火焰。

    轰隆隆,

    利爪大若磨盘,当空拍下,周围晕开火焰涟漪,连虚空都化为虚无。

    “这是筑基六重圆满境界,差一步凝结金丹,”

    陈岩见到来势汹汹,并不硬接,阴神一动,隐入到无量星劫宝灵珠中,藏而不出。

    轰隆隆,

    利爪抓到宝珠,碰撞出连串的火花,可是无量星劫宝灵珠是何等的无上法宝,别说是一个筑基修士,就是修炼到金丹的大人物也无法摧毁。

    这是陈岩祭炼无量星劫宝珠现的重要现,神魂藏于珠内,可以在刹那之间抵挡攻击。

    “杀,”

    躲过对方的蓄势一击后,陈岩瞬间从宝珠中遁出,趁着机会,无形剑轻轻一抖,森森然的剑光铺天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