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元君仙府
    元君仙府。≦

    白云浮玉,光摇烟霞,紫房彩楼,明月垂光。

    真的是,瑶台氤紫气,宝阁绕琼香。

    若仔细看去,还有白猿献果,麋鹿衔芝,玉象奔走,神龟出水,仙禽灵兽,应有尽有。

    “都是真的。”

    陈岩抬手抓过一只玲珑玉象,看着小东西在自己的掌心翻着小白肚皮,咕噜着大眼睛,出呦呦的稚嫩叫声,心中讶然,道,“这仙宫中的禁制法阵不简单啊。”

    要知道,即使很多仙禽灵兽的寿命要过修士,但这么多年过去,依然可以让它们活蹦乱跳的,仙府中的灵机之丰盈,不同凡响。

    这样的仙宫,需要玄妙而强大的禁制法阵从外界源源不断地吸收天地灵机,吐故纳新,阴阳交泰,真的不多见。

    “这样的局面,”

    陈岩放下呦呦叫个不停的玲珑玉象,任由小东西跑开,他四下打量,现只有自己一个人。

    虽然刚才不少人都是通过同一个虹桥进入仙府,但现在看来在踏入仙府的刹那,是被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走,”

    陈岩大袖一展,沿着青石小径前行。

    路上有不少四季不谢之花,郁郁葱葱之木,小桥流水,丹霞凝彩,美轮美奂。

    没有任何的禁制阻挡,也没有仙府守卫,平平静静的。

    不一会,陈岩就到了一座楼阁前。

    展目看去,只见楼阁高甍凌虚,垂檐带空,堂前还有一小湖,其色纯绿,天光照耀,金碧激荡,有一种金水相生的味道。

    推门进去,里面布置得很简单,墙壁上挂着拖地画轴,下面是干干净净的木榻,木榻前是玉案,放着飞鹤烟壶,香料早已经烧尽,但依然有淡淡的香气。

    “唔,”

    陈岩眸光一动,就将室中的景象尽收眼底。

    “这个厨架,”

    陈岩走到小窗前,上下打量这个一个檀木厨架。

    厨架以雕空玲珑木板构建,或圆或方,或形似半月,或垂如虹桥,或犹如莲花盛开,上面或是放置花瓶,或是放置笔墨,或是放置经书,或是放置玉简,或是放置帛锦,或是小鼎,或是放置如意,或是放置铜环,应有尽有。

    “《五炼天一感应经》”

    陈岩拿起一本经书,随手翻了翻,现是讲述的以五脏之气为根本,对应五行,凝练五符,通而化神。

    五气,五行,五符,通灵感应而入神。

    太一在前,天一在后,五炼成圆满,得一而不朽。

    看似简单,实际上是五灵五符之文,三五变化之道。

    “不错,”

    陈岩只是读了读,就觉得大有裨益。

    这样的道书法门,他虽然不会修炼,但可以参悟其中的道理,沉淀下来,存到念头中。

    大道至简,越往上走,反而是越简单,真正的规则法则玄妙,万变不离其宗。

    容纳百家,触类旁通,化繁为简,直指大道。

    “还有这个,”

    陈岩放下经书,旁边是一个细脖龟身的青花瓷瓶,拔开瓶塞,郁郁香气弥漫,绿中有润,烟霞升腾中,有龙虎之音出。

    “是龙虎化碧丹”

    看着碧绿中的一点龙虎之相,陈岩先是一惊,随即大喜,这可是很好的丹药,服用之后,可以调理体内的异气,以龙虎化之,价值千金。

    “这个是,”

    陈岩正喜滋滋地检查手中的龙虎化碧丹,目光一转,正好看到小鼎中拳头大小的火光,浓而不烈,荧荧光,面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运气太好了吧,”

    陈岩冷静了好一会,才将小鼎取下,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终于确信,鼎中的火光不是寻常的火焰,而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灵火。

    不同于陈岩在青丘山得到的琉璃净火,也不同于他击杀岳王公的属神得到的不知名黑炎,这一个灵火红中带赤,丹色内敛,给人一种平平静静,温温和和的感觉。

    如果用这样的灵火来进行炼丹的话,肯定是事倍功半。

    “好啊好,这么快就有三种灵火了。”

    陈岩深吸一口气,要将这小鼎连同火焰收起来。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遁光敛去,两男一女携手走进阁楼,见此景象,目中露出灼热。

    “好多法宝,”

    三人中唯一的女子个子不高,长眼细眉,百褶裙罩身,清纯中有一点妖娆,她看着架子上散着五颜六色光华的法宝,情不自禁地出声音来。

    “嗯。”

    剩下的两个男子也是点头表示赞同,光看这气机氤氲如烟霞,就知道品质上佳,他们纵然是在仙岩山混得不错,但这种级别的法宝也很少见到。

    “这是元君门下大弟子居住之地。”

    “我们没来错啊。”

    对于进来的三人,陈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先将小鼎和灵火收了起来,然后开始一件件收取檀架上的法宝。

    “这位道友,”

    长眼细眉的女子忍不住了,开口道,“莫非你想独吞不成?”

    “当然。”

    陈岩背着身子,头也不回,只有声音传出,道,“我现的,当然全数归我,你们三人到别处去吧。”

    “敬酒不吃吃罚酒。”

    能够在仙岩山生存的,没有善茬,两个男子见陈岩的样子,马上祭出法宝,一个铜锤,一个铁叉,一左一右,两面夹击。

    呜呜呜,

    两件法宝引动气机,乌光如匹练,自上而下击出,哗啦啦作响。

    “找死,”

    陈岩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给对方教训,于是心念一起,无形剑出一声轻鸣,后先至,穿过宝光,倏尔一抖,千百的剑芒爆,一下子就将三人裹了进去。

    噗,噗,噗,

    三声轻响,这两男一女连哼都都没哼一声,就被斩杀当场。

    以他现在的实力,斩杀筑基境界的普通修士,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将檀木架上的物品全部收好,陈岩屈指一弹,出一道火光,把三人的尸化为灰烬。

    “咦,这是什么?”

    陈岩刚想离开,现地上有一个金叶,把手一招,神念往里一探,竟然是一幅仙府的简易地图,难怪三人刚才说这里是元君门下大弟子的修炼之地。

    “离得最近是洗剑阁。”

    陈岩目光一亮,正好可以洗练一下手中的无形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