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四十章 天池水洗霜剑心
    元君仙府,洗剑阁。≯≯

    整个建筑依霜山而建,下尖上平,其阶九层,四周栏槛。

    上阶之上,以空青为基,起三层高楼,去地十丈,出群榭,孤高特立,白虎虚像立于楼巅,昂咆哮,气机如金火升腾,有杀伐之音。

    仔细看去,高楼飞檐如剑,图以丹青,色以纯白,天光一照,森森然的冷光氤氲,宛若千百剑光交映。

    尚未接近,陈岩就觉得有一股锋锐直刺眉宇,冰冷冷的,灭绝生机。

    “好,”

    陈岩不惊反喜,阴神踏水,幽幽深深的光华纵起,直入顶层。

    哗啦啦,

    高楼第三层面积不大,只有三五亩,里面是一个又一个的洗剑池,或大或小,或圆或方,镌刻雷纹,化万千剑芒成水,鳞浪层层,晶莹如玉。

    陈岩数了数,共有六六三十六的天罡之数,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好,”

    陈岩再叫了一声好,目光一凝,无形剑飞出,滴溜溜一转,投入到洗剑池中。

    哗啦啦,

    下一刻,好似无形剑勾动了楼阁内的禁制法阵,三十六个洗剑池同时绽放出无量的清光,细细密密的剑芒生出,彼此碰撞,铮然耳鸣。

    哗啦啦,

    无形剑由虚化实,夭矫如龙,来回穿梭,每一次抖动,剑身上都会多出一个玄妙的篆文,似圆非圆,似扁非扁,千变万化,不知其形。

    哗啦啦,

    这一刻,剑身之上,万万千千的篆文游走,毫光生室,八风起音。

    哗啦啦,

    不知道积蓄了多少年精华涌入到剑身中,无形剑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度生蜕变。

    “这真是,”

    陈岩上了高台,端坐不动,无形剑和他心神相连,他自然能够感应到其生的变化,可以说是真正的鲤鱼跃龙门。

    “咄,”

    陈岩神意一起,附在无形剑上,仔细感悟变化中的玄妙,这也是大机缘啊。

    轰隆隆,

    不知道多久,一声剑吟声自洗剑阁传出,如九天鹤唳,清清亮亮,继而一道霜白剑气射出,徘徊于半空中,长有百丈,光照太虚。

    真的是,色纯纯而生寒,光炎炎而凝意,剑意冲霄,冰华玉仪,引动洗剑池诸多剑气响应,一道又一道飞起。

    嗡嗡嗡,

    不知道多少剑光冲天而起,引动异象,四下可见。

    “咦,”

    古剑门的施源停下步子,先是看了眼在自己天门上叮当作响的剑丸,然后抬起头,目光盯在贯通天地的剑意上,道,“这是有人引动的洗剑阁的力量?”

    “嗯,”

    黄茹盈闷闷地回答一声,她捋了捋垂在鬓角的青丝,道,“金母元君虽然是一介女修,但未证道之时,则是杀伐果断,一柄九光十方灭神剑横扫四方,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人,在剑道上的造诣很高。”

    顿了顿,黄茹盈继续道,“甚至金母元君还传下了一脉道统,专于飞剑之道,他们炼制的洗剑池在当时是赫赫有名。”

    “师妹也不必可惜,”

    施源倒是开朗洒脱,笑道,“我们已经完成师门的任务,等回去之后交给门中长辈,你就可以修炼天青洗剑术了,这是门中的三大炼剑术之一,未必就在金母元君的传承之下。”

    “师兄说的是,”

    黄茹盈再抬起头之时,美眸中已经没了后悔之情,放下这一步登天的誘惑后,她甚至觉得自己体内真气活泼泼的,剑心得到淬炼,变得晶莹。

    “我们走自己的路。”

    黄茹盈声音平静,神态放松。

    “难道有宝物出世?”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古剑门两人的见识,更不是所有人有这样豁达的取舍,眼见洗剑阁上空剑气流转,光芒璀璨,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觊觎之心。

    “走,”

    “去看一看,”

    “不能让人捷足先登,”

    不多时,就有二十多道遁光不分先后,到了洗剑阁周围。

    “是飞剑法宝,”

    一个红裙少女翩然而至,纤足之下,是一株晶莹的宝树,通体金黄,叶分六道,枝枝丫丫上开满素淡小花,香气浮动。

    “运气真好。”

    红裙少女轻笑一声,风一吹,宝树的枝叶哗哗作响。

    “玄真门夏雪?”

    有人见到红裙少女,眉头皱了皱,道,“你们玄真门根本没有剑道之路,也要来插一手不成?”

    “原来是玉斗玄门的晏纪道,”

    夏雪身子笼罩在宝光中,愈显得肌肤晶莹如玉,她看了眼对面的金冠男子,道,“虽然我不懂飞剑击杀之道,但我也不介意多一柄品质上乘的飞剑的。”

    “好,”

    晏纪道浓眉大眼,双目炯炯,道,“那就各凭本事了。”

    “那就开始喽”

    夏雪一捋垂下的青丝,纤足一点,宝树拔地而起,径直往洗剑阁顶层飞去。

    “咄,”

    晏纪道则是身子一摇,脚下升腾出一道烈焰赤光,形似虹桥,踏步而行。

    “走啊,”

    两人是大宗弟子都按捺不住,其他人更是不堪,吩咐或是祭出法宝,或是驾驭遁光,冲洗剑阁三楼而去,要将出世的飞剑收入囊中。

    “哼,”

    眼见众人就要到了楼口,突然之间,洗剑阁中传出一声冷哼,随即森森然的杀机自里面生出,凝成一圈又一圈的水纹涟漪,自中央向周围扩散。

    这样锋锐的杀机是前所未有,众人此刺激,禁不住身子一颤。

    哗啦啦,

    不到半个呼吸,霜白的剑光如冷云出崖,光烟艳斓,倏尔笼罩方圆十里之内。

    非虚非实,乍灭乍光,生死无常,尽在其中。

    嗡嗡嗡,

    千百剑光炸开,四面八方,无处不在,锋锐不可匹敌。

    “啊,”

    “啊啊,”

    “啊啊啊,”

    剑光一起,杀伐之音大作,不少的修士的护身宝光在冷森森的剑光之下如同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

    只是一击,就有一半觊觎洗剑阁中出世飞剑的修士被剑光斩杀。

    “不好。”

    “快走。”

    “撞上铁板了。”

    剩下的人死里逃生,脸都吓白了,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什么宝贝,撒腿就跑,就是刚才出场气势不凡的夏雪和晏纪道都是这个动作。

    正在此时,洗剑阁中传出第二声剑鸣。

    ps:今天是父亲节,希望现在还得为我这个不省心的儿子操心受累的父亲能够永远身体健康,也希望全天下伟大的父亲能够健康快乐!

    今天会有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