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琼华宝曜七晨素女经
    青螺亭。

    立于白岩之上,霜花满地,明暗弄影。

    有一株虬松横阴而生,树冠郁郁,大有半亩,青光绿意映入地上,簇簇生新。

    陈岩坐在亭前,识海之中,阴神脚踏黑水,缠绕剑光,一手宝镜,一手灵珠,真形图悬于身后,清音不绝。

    “天高地厚,万物化生。”

    陈岩口吐真言,身上的精气升腾,上冲化为烟霞,原本虚弱的阴神一口吞下,绽放出无量的毫光。

    “呼,”

    好一会,陈岩吐出一口浊气,目光炯炯有神。

    “嗯,”

    陈岩看到识海之中,阴神重新化为念头,足有一百零八颗,上面氤氲紫气,有一种扑面而来的霸道无敌。

    这就是他以一柄无形剑将五名大宗的真传弟子撵得如丧家之犬,而周围之人又敬又畏又害怕噤若寒蝉,从而念头通达,养出气势。

    这样的气势,无法增加纸面的力量,但可以让念头生出玄妙的变化,很多时候,有不可思议的作用。

    “这就是积累沉淀啊。”

    陈岩将种种感悟压到心底,目光一转,看到自己手指上的玉扳指。

    今天自己可以大发神威,杀得纵横来去,无人能挡,不光是脱胎换骨后的无形剑锋锐惊人,还是因为有玉扳指最大程度上减少了自己的肉身羁绊。

    有玉扳指携带肉身在身边,就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肉身会遭人暗算或者出什么意外,就是阴神出窍太久有了不适,也能马上就遁回肉身,进行滋养。

    可以说,玉扳指解决了自己作为神魂修士的最大后顾之忧。

    “陈家,”

    陈岩摩挲着玉扳指上的花纹,想到自己零零星星从陆青青那里听到的消息,眸子深深,或许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该去走一趟了。

    “嗯?”

    正在这个时候,陈岩心中一动,蓦地感应到气机的变化,抬起头。

    只见仙府中翠峰丹云,光焰映空,红光荧荧,千百升腾。

    重重叠叠的光华照下来,氤氲出一种赤红之色,如同抹上了一层胭脂,又好像少女喝醉了的酡红。

    美丽,温馨,欣欣可人。

    “这是有人在祭炼仙府的中枢禁制,”

    陈岩不喜反惊,来不及多想,阴神再次遁出,身子一纵,到了半空中,冲一个方向飞驰电掣而去。

    “就在这里。”

    陈岩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

    “不算晚。”

    陈岩展目看去,就见眼前是一个又一个的浮空悬岩,状若莲花,晶莹剔透,大有半亩,小若丈许,莹莹亮的宝光自上面垂下,如同璎珞,严严实实。

    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悬岩上都有各自不同的东西,或明或暗,或大或小,或多或少,但都是五色交辉,一看就大是不凡。

    “给我收。”

    陈岩大喝一声,一剑斩出,将悬岩上的护光破去,然后祭出玉扳指,阴神中的力量全部打入其中,开始大肆吸纳。

    轰隆隆,

    阴神中的力量越来越大,玉扳指中发出的吞噬之力就越来越强,到最后就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

    元君神殿。

    正中央位置上,层层叠叠的神光照下,如莲花下垂,连络成帏,结成曲柄宝盖,瑞气升腾,气象万千。

    宝盖之下,是一尊女神之相,看不清面容,一身玄色法衣,一手持宝镜,一手握莲花宝旗,有一种难言的威势。

    一个少女坐在龟背上,纤腰细身,容颜秀丽,她手中同样握着一个铜镜,上有九道玄文,演化出九光。

    哗啦啦,

    铜镜亮起,上面的九光升腾,下一刻,居然和女神之相手中的宝镜应和,发出一声天音。

    轰隆隆,

    女神之相的面容仿佛清晰了三分,她手中的宝镜镜面之上,显现出万千的篆文,复杂晦涩,就是金丹修士看到,也得头疼不已。

    “啊,”

    龟背上的少女惊叫一声,万千的篆文从镜面上生出,沿着她的纤纤玉手,向她的胳膊上涌去,源源不断。

    “九光太妙,西华洞阴,道气凝寂,湛体无为。”

    少女蹙着眉头,诵读出自己得到的《琼华宝曜七晨**经》,刹那之间,万千的篆文好似找到了源头一样,顺着她的手臂,继续向上,一直涌到眉心,化为一个古朴的镜子,太虚九光,琼华七晨。

    “中枢在这。”

    少女忍着疼痛,口中诵读经文,她足下的神龟也是四肢伸开,龟背上的三宫五意升腾,仿佛给她披了一件仙衣。

    “炼化,”

    少女眉心放出毫光,上面的古镜虚影从模糊到清晰,龙凤呈祥的篆纹托起九道神光,冲霄升起。

    “快一点。”

    随着对仙府中枢的炼化,少女对仙府的掌握越来越多,同时她也发现其他人正在不停地取走仙府中的各种宝贝。

    “再快一点。”

    这就是等于进了自己家的强盗啊,看着一件件的宝贝减少,少女俏脸都急红了。

    “快,快,快,”

    少女用手按着跳动的眉心,镜光所照之处,洞府中原本死寂的禁制开始恢复,力量升腾,将周围的修士直接送出洞府。

    “啊,这个家伙,”

    少女镜光再转,正好看到一个人影,身子隐在重重叠叠的黑水中,他手指上放射出一种清光,正在大肆吐纳悬石上的宝物。

    “啊,贪得无厌,”

    等少女看到对方收纳的东西后,咬牙切齿,就是这个家伙不光是引动了洗剑阁积蓄不知岁月的剑光精华,还要将自己洞府中的天材地宝拿走。

    “啊,啊,啊,”

    少女看着玉台上的天材地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恨不得亲自动手,可是她正是祭炼中枢的要紧处,没法分身,只能调动周围的禁制法阵,生出一股股的力量,要将这个可恨的家伙推出去。

    “快,快,快,”

    陈岩也是在争风夺秒,他能够感应到洞府对自己的排斥之力,抓紧一切时间吐纳。

    轰隆隆,

    不多时,陈岩还是抵抗不了仙府的力量,一下子被送了出去,隐隐约约之间,他还听到一个清清脆脆的女声,声音中满是怨念道,“我可是记住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