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血河倒垂修罗至
    仙岩山,东南隅。

    崖吐金碧,瑶光凝青。

    松下鹤声唳,花间远泉来。

    三五只白鸟栖在枝头上,鸣声高低,互相唱和。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天穹上的灵机如同垂幔般散开,一道幽光从上而下,倏尔一变,化为一个少年,目光深深。

    哗啦啦,

    垂幔由明转淡,只是几个呼吸间,就消失不见。

    依然是天青水绿,云水相接,刚才的异象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唔,”

    陈岩看了看周围,嘀咕一声,道,“不知道哪个好运的家伙,居然得到了元君仙府的传承,洪福齐天啊。”

    “会不会是?”

    陈岩蓦地想到自己被仙府的排斥力量推出之前,听到的清脆女音,金母元君的传承,应该还会选一个女仙吧?

    “算了,”

    陈岩摇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开,不管怎么讲,他都是在元君仙府中得到了很多的好处,可以说是一次难得的蜕变,这次仙岩山之行,真的是不虚了啊。

    “先看一看我到手的圣天玄将。”

    陈岩将念头探入到玉扳指中,看着里面的金人,想了想,开始进行祭炼。

    只是陈岩没有注意到,在他打开玉扳指后,里面的血珠上细细密密的篆文一闪而逝,又归于平静。

    “嗯?”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岩心头忽有一种心悸浮现,好像是被人盯上了一般,他猛地转过身,遁出阴神,用玉扳指收好肉身。

    轰隆隆,

    下一刻,

    一道浓的化不开的血光自虚空中撞出,向下一垂,延绵成河,上下纵横百里,哗哗哗的水响之声四方回应。

    哗啦啦,

    两个人影出现在血河之上,一男一女,都是相貌出众,标准的俊男美女。

    “咦,”

    陈岩抬头看清楚两人的容貌,就是一惊,这两人可不就是当日在鬼蜮中遇到的修罗族之人啊。

    看到这两个家伙,陈岩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玉扳指里的血珠,还有以前血珠的异变,两人能够找到自己,肯定和血珠有关。

    “这时候来了。”

    陈岩深吸一口气,背后的无形剑悄然无息地浮出,剑身上霜白花纹交织,杀机内敛。

    “就是这个气息,”

    甄郡主头梳飞仙髻,一身鲜血嫣红的长裙,下面流苏摆开,晕光生霞,映照地她愈发肌肤如玉,声音里有一种慵懒,道,“想不到只是一个阴神,上一次居然能从我手中逃出。”

    “哼,”

    元公子上下打量陈岩,目中满是仇恨,咬牙道,“小子,这次看你往哪里逃?待你落到我手中,定然让你求死不得,求活不能。”

    “哈哈,你就是元公子吧?”

    陈岩上一次在鬼蜮听到过杜昭的话,知道来人的身份,他目光掠过艳丽绝伦的甄郡主,果断嘲笑道,“上次就见你被杜昭大人打得狼狈如狗一样,借着女人之力才堪堪保住性命。啧啧,一个小白脸子,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他是真的很狡猾,一句话中,不光是激怒元公子,还故意表现出和杜昭关系好,不遗余力地给杜昭拉仇恨,树仇家,唯恐两人会把杜昭忘掉啊。

    “你,还有那个杜昭,我让你们不得好死。”

    元公子作为修罗族中有望晋升大修罗之位的少年英才,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他气的双目冒火,额头青筋蹦起多高。

    “嘻嘻,”

    甄郡主的笑声依然是风情入骨,她粉面桃腮,琼鼻小口,标准的古典大家闺秀的容貌,可是配上一身血红的纱裙,清纯中有一种邪意,令人印象深刻。

    这个女子依然是捻着半截生满细花的嫩枝,笑着道,“我可是不喜欢养小白脸哦。”

    “给我死,”

    元公子听到这话,自然是又气又怒,他没法冲甄郡主发火,怒吼一声,抽出魔刃,一道乌光劈下,似缓实疾,鬼哭狼嚎。

    哗啦啦,

    魔刃破空,呜呜的鬼叫声传到耳中,让人头皮发麻。

    “来得好,”

    陈岩早有决断,神意一引,背后的无形剑发出一声清亮的剑鸣,霜白的剑气倏尔展开,不可阻挡的冷意弥漫,锋芒不可匹敌。

    快,快到不可思议。

    锋锐,斩开一切的阻挠。

    陈岩自两人出现后,一直是装作弱弱的样子,可是这一剑斩出,却如同九天雷霆降世,威势惊人。

    这就是示人以弱,然后出奇制胜,打个措手不及。

    轰隆,

    剑光斩下,威势无双。

    “不好,”

    元公子骇然变色,他真真没有想到,原本的小白兔突然变成了一头恶龙,根本躲闪不及。

    “杀,”

    剑光自下而上,横有三丈,破开元公子身上的血光,直接将之斩成两半。

    “咦,”

    陈岩召回无形剑,面上露出少许的疑惑,刚才斩上对方的身体之时,好像有点不同寻常的变化啊。

    哗啦啦,

    一段晦涩艰难的咒语声中,斗大的篆文浮空,八角垂芒,绽放光明,继而往下一落,和血气一缠,元公子的身影从虚无到清晰,重新出现。

    “好险。”

    元公子面色苍白,眉宇间依然有一抹残留的惊惧,要不是自己站在血河上,能够施展秘术涅槃,这一剑是真的能要自己命。

    即使是这样,也一剑斩去自己大部分元气,没有个一年半载的,几乎是无法恢复了。

    “哦,”

    陈岩曲剑在手,霜白剑身映照出他目光中的冷意,道,“算你运气好。”

    “倒是小看你了哦。”

    甄郡主的玉音依然**动人,但见识到这湮灭生机的一剑,这个修罗族中的大人物俏脸上已经敛去笑意,变得冷冰冰的,道,“我们差点被你骗过了两次。”

    “哈哈,”

    陈岩一剑在手,纵声长啸,声若金石,一字一顿地道,“不光是骗你们,还要杀你们啊。”

    “看剑。”

    即使是面对这个甄郡主,陈岩也没有半点的惧意,手中的无形剑一抖,千百的剑光冲天而起,或横或竖,或正或斜,或划出半月,或裂如骄阳,百剑百样,各不相同。

    剑光森森然向上,杀机弥漫虚空,甚至凝聚出晶莹的霜花,漫天碰撞,叮当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