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血灭神雷
    中夜。

    群山多生松柏,上而翠绿,中围白云若柳絮,平白氤氲。

    天光一照,上青下霜,焕彩生姿,美轮美奂。

    倏尔一声清亮的剑鸣响起,随即云气迸坼裂开,若山崩一样,千百的剑光自下面冲霄而起,霜白的光华铺天盖地。

    剑光森然,碰撞之间,各发玄音。

    初始之时,若孩童呢喃,微不可闻,须臾之后,像兵士奔赴战场,慷慨激昂,再往后,如喧啾百鸟,纷纷扰扰。

    到了最后,诸般声音却陡然束成一缕,倏尔拔高,余音袅袅,似在天外若浮云柳絮,却又如钟磬在耳边玉音,一音十八转,越转越是难寻。

    “不错,”

    甄郡主拈花站在血河上,纤足踏水,她刚开始听到剑鸣变幻,还很有兴趣点评道,“高低相应,上下相合,没想到还有乐曲天赋啊。”

    “嗯?”

    可是到了剑鸣变化,甄郡主就蹙起好看的眉头,手中的嫩枝摆动,可是等到剑音十八转,如上天上琼楼玉宇之时,她俏脸已经一片凝寒,道,“好一个剑术。”

    哗啦啦,

    元公子刚刚借血河精气重凝身躯,可是剑音入耳,如同罡雷,他大叫一声,身子下沉到血河中,不再露头。

    “耻辱,耻辱啊。”

    元公子咬着牙,声音恨恨,他以前绝对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介阴神逼得藏身血河不敢露头。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元公子藏在血河中发狠,杀意沸腾。

    “咄,”

    甄郡主面对漫天的剑光,娇躯一拔,自卤门中冲出一道黑炎神光,轻轻一抖,化为缤纷霜花,叮当作响。

    “帝女扶辇,”

    甄郡主口中发出吟唱,漫天的霜花一震,凝成一个女子之相,冕冠垂帘,端坐宝辇,亘古古老的气息弥漫。

    “起,”

    陈岩心念一动,自背后腾起光晕,重重叠叠的神光里,显出九个斗大的篆文,绽放无量光华,他一字一顿地道,“九宫缚仙,缚。”

    真言一落,立生变化。

    细密如篱笆上细叶般的篆文凭空出现,轻轻一卷,化为圆环,套在了甄郡主曼妙的身子上。

    “杀,”

    陈岩目光一凝,千百剑光合成一道,当空斩下。

    “咦,”

    甄郡主感应到身子圆环中明灭不定的篆文上传来的禁锢和束缚之力,细眉挑了挑,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不光是剑法精妙,道术也很不一般啊。”

    “咄,”

    不过在场的甄郡主到底是法身境界修士的化身,见此局面,惊而不乱,身子一摇,如同蛇蜕皮一样,脱身而去。

    卡擦,

    圆环一下子扣拢,只是里面的并不是甄郡主,而是一件绕衣彩带。

    “好一个借衣换形,”

    陈岩明白,这已经是神通的层次,用手一指,光晕在背后徐徐转动,九个大字绽放无量的毫光。

    困、缚、拿、束、定、镇、凝、平、离,九个篆文,各生玄妙,八角垂芒,叮当作响。

    哗啦啦,

    甄郡主刚出现,一下子九个圆圈从上套了下来,大小相同,玄妙不一样。

    “没玩没了了!”

    甄郡主娇叱一声,法力运转,天上的帝女虚影往下一落,和她合在一起,一股撼动四方的伟力降临。

    “不落一羽,力不加身。”

    甄郡主脚踏血水,容颜肃穆,真的如同帝女一样,荣耀华贵,言出法随。

    哗啦啦,

    九个光圈上的篆文连续明灭了上千次,噗嗤一声,化为青烟,消失不见。

    “到了法身境界,”

    陈岩眯着眼睛,感应着自己的道术九宫缚仙圈被破去的刹那的力量,那是真正的法力,勾动规则,实在是高出真气一个层次。

    “来而不往非礼也,看招。”

    身为法身级别的大修罗,甄郡主上来就被人猛攻,这下子也动了真火,美眸一动,纤纤玉手以极快的速度结印,吐字清晰,道,“天血神雷。”

    轰隆隆,

    话音一落,雷霆炸响,虚空之中,浮现出一圈又一圈宛若实质的血光,一种香气熏熏的味道弥漫。

    轰隆隆,

    雷声一响,天地之威,直入灵台。

    这才是真正的雷法,引动天地罡气,拥有不可思议的杀伤力。

    “起,”

    即使是陈岩,面对这样的天雷都不敢硬接,连忙祭出无量星劫宝灵珠,璀璨的星光升起,星辰在里面沉浮,演化出诸天星图。

    哗啦啦,

    星图展开,一个又一个的大星生长,成熟,爆炸,湮灭,从而生出一种又一种的星劫,从远古到无量,无穷无尽。

    轰隆隆,

    星辰破灭,蕴含大的劫难,天雷坠入其中,都无法改变。

    “这样的法宝,”

    甄郡主衣袂飘飘,眸光变了变,凝声道,“你是无极星宫瑶光殿主西华夫人的什么人?”

    “哈哈,郡主真是好眼力。”

    陈岩身姿如松,天门上宝珠滴溜溜转动,洒下一片片的星光,声音传出道,“以后你若有机会,可以去问一问我们殿主大人了。”

    “哼,”

    甄郡主看了一眼宝珠,不屑地道,“要是西华夫人亲自御使无量星劫宝灵珠,我或许还忌惮一二,但在你一个毛头小子手中,不过是小儿舞大锤而已,只会伤着自己。”

    “哈哈,”

    陈岩并不在意,大笑道,“要是你的真身到来,还能这么胡吹大气,一个化身罢了,有多少能耐?”

    “放肆,”

    甄郡主见到一个阴神都敢这么大刺刺地跟自己说话,细眉挑起,杏眼圆睁,玉手一挥,食指和中指掐了个古怪的法诀。

    哗啦啦,

    法诀一起,原本天血神雷炸开的血光之上,再次有雷霆生出,哗啦啦连绵,竟然化为方圆半亩大小的雷网,当头罩下。

    哗啦啦,

    这一下子变化,真的是迅雷不及掩耳,还没等陈岩激发无量星劫宝灵珠的力量,已经是雷网罩身。

    要不是灵珠中的星劫之力弥漫,抵挡了一下雷霆中的力量,这下子就得让陈岩吃大亏。

    “神通,”

    陈岩目光沉沉,比起道术来,已经触摸到规则之力的神通真是打破常规,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