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人性本恶 罪孽深重
    “心有金铁意,身似不老松。”

    圣天玄将口中发出吟唱,吐字如玉。

    身若虬松,根生于石隙之中,枝叶伸展,垂荫如盖,风吹雨打,岿然不动。

    与此同时,身上的光华由赤金转为铁青,郁郁生光,从后面缠到前边,将甄郡主困得结结实实。

    甄郡主被勒得紧紧的,不肯坐以待毙。

    “啊,”

    她尖叫一声,身上殷红的长裙敛起,细腻如玉的肌肤上浮现出交织的花纹,倏尔一变,化为碗口大小的血花。

    仔细看去,每一朵血花都生有八瓣,花蕊之中,气机缠绕,凝出一个扭曲的面容,邪恶到极点。

    人面一出,说不出的邪气弥漫,虚空之中,下起血雨。

    “生来不易死亦难,人性本恶罪孽花。”

    甄郡主身子扭动,如远古时代祭祀似的翩然起舞,血花中的人面桀桀怪笑,吐出邪恶罪气,缠绕如丝。

    人性本恶,罪孽压于心底。

    可是只要一个不小心,罪孽就会生根发芽,开出邪恶之花,引人堕落。

    防不胜防,难以抵挡。

    哗啦啦,

    邪恶罪气化为实质,若有生命般扭动,隐隐之间,有恶魔的大笑声传来。

    “圣天神焰,净化邪恶,生生不息,我自纵横。”

    面对甄郡主的神通,圣天玄将依然是面如铁石,没有半点的表情,眼见邪恶之气化为的细丝缠了上来,他眉心的竖瞳划然睁开,猛烈的火焰喷出。

    火焰燃烧,色如纯白,蕴含焚天灭地的霸道。

    圣天之道,在于高高在上,在于纯如玄一。

    哗啦啦,

    火焰自竖瞳中喷出,源源不断,生生不息,自上而下,垂到脚面,好似给两人披了一件素白如银的焰衣,细丝还没等发挥作用,就被火焰焚烧殆尽。

    “啊,”

    甄郡主口中发出一声哀嚎,她外面的肌肤上,原本光洁如藕瓜,可是现在却有焰火和血花碰撞,玉、血、素,三色交映,有一种难言的凄美。

    “啊,”

    甄郡主咬着牙,到了法身境界,可以神魂直接干涉物质,已经不惧别人的贴身摔打,可是眼前的傀儡身如坚石,力大无穷,饶是她心机百变,神通无量,被束缚住后,也挣脱不开。

    “早知道我不该施展神通罪恶之蝶了。”

    甄郡主感应到身后传来的力量,不由得心中生出一种后悔之情,要不是在虚弱期,她怎么会被一具傀儡弄得这么狼狈?

    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打不过,也可以从容而退,哪里像现在这样,被人搂得紧紧的,想跑都跑不了。

    哗啦啦,

    这个时候,陈岩趁着甄郡主无法分神的机会,化身大鲲,蓦然膨胀,只是一撞,庞大的身影就冲出罪恶之蝶的困境。

    “吞,吞,吞,”

    陈岩还不肯罢休,大鲲张口一吸,将残留的罪恶之蝶全部吞了进去,半点不剩。

    “桀桀桀”

    罪恶之蝶不愧是甄郡主的杀手锏之一,原本破裂的毒蝶在遇到神魂之力后,竟然再次破茧重生,千翅扇动,发出各种魔音。

    “哼,”

    没了人指挥,陈岩才不惧,他念头一转,先是幽幽深深的水光生出,包裹住乱飞的毒蝶,然后丝丝缕缕的星光自上面垂下,演化出星辰陨落的灾难场景,星劫无量。

    下是太冥幽水,上生无量星劫,两种力量封锁,碰撞,罪恶之蝶可是抵挡不住,统统被碾压。

    不多时,蝶形消失,只剩下似幻似真的黑气,好似人脸,蕴含罪恶。

    “这是罪恶啊,”

    陈岩念头往里一探,感悟其中的玄妙。

    正如天有阴阳,地有冷暖,人也会有善恶。

    只有能够真正洞彻自己念头中的罪恶,才可以抑恶扬善。

    当然,洞彻之后,还有种种玄妙,以后再说。

    “果然了得。”

    陈岩感悟罪恶之气,将之凝成一本经书,形似蚕蛹生蝶,封面上是扭曲的文字,像是镰刀,又如鬼面,大小不同,邪气横生。

    “收获不小。”

    陈岩收拢念头,重新化出阴神之相,头戴银冠,身披星袍,脚踏黑水,来到了圣天玄将和甄郡主跟前。

    “小家伙,你最好就此收手。”

    甄郡主仰起俏脸,尖尖的下巴上弧线圆润,有一种冷傲,纵然狼狈不堪,她的声音依然是风情入骨,道,“不然的话,你就是逃到九幽地府,本郡主也能要了你的命!”

    “甄郡主,”

    陈岩负着手,不屑一笑,道,“你还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不成?放虎归山留后患,等你以后再来寻仇?”

    甄郡主身子被后面的圣天玄将折成一个古怪的姿势,四肢摇摆,连续挣扎,却是无用功,她知道今天是凶多吉少,只能口头威胁,恨恨地道,“你不要以为有无极星宫庇护就可以肆无忌惮。”

    “哈哈,”

    陈岩大笑,不在意地道,“有本事你就打上我们无极星宫,本少爷在瑶光殿里等着你。”

    “好,”

    甄郡主抬起头,美眸中满是仇恨愤怒之火,她死死盯着陈岩,声音从牙缝中咬出来,一字一顿地道,“无极星宫,瑶光殿,我记住你了!”

    “那你不要忘了。”

    陈岩先是一笑,随即收敛笑容,对着圣天玄将道,“动手吧,送甄郡主上路。”

    “杀,”

    圣天玄将早就积蓄力量,听到吩咐之后,手臂化为龙蛇,合击绞杀。

    轰隆,

    只听一声大响,处于虚弱期的甄郡主再也抵挡不住这排山倒海般的巨力,大叫一声,身子崩裂,化为一团血光。

    “吞,吞,吞。”

    圣天玄将自身前裂开一个大洞,幽幽深深,恐怖的吸力发出,将甄郡主所留的精血尽数吞入里面,与此同时,体内的各种法阵开始运转,进行分解,最后消化。

    “大获全胜,”

    陈岩看了一眼,把手一招,将浮在半空中的一个血月状环佩收了起来,神念往里一探,发现是甄郡主的影子生灭连绵,知道这是对方的储物法器。

    “不是像西华夫人那样以宝物凝练的化身,”

    陈岩又将被圣天玄将打爆的元公子身上的战利品取了过来,笑了笑,道,“不过这一身精气就是很好的宝贝啊,足以让我的圣天玄将活动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