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万化真水 珠中龙女
    经书浮在眼前。

    非金非玉非铁非铜,非绢非帛非皮非竹。

    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扭曲的人面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宛若活物,有一种天地罪恶的深沉。

    陈岩上下打量了一会,把手一招,太冥玄天宝典落下,吐出一道光华,包裹住经书。

    轰隆隆,

    太冥玄天宝典将其吞噬,然后轻轻一晃,沉寂了下去。

    “唔,”

    陈岩手握宝典,他还是第一次感应到宝典中的灵性,喃喃道,“甄郡主借此匿形的经书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让宝典生出吞噬的念头?”

    “是其经书本身的材质,还是里面记载的惊天动地的玄妙?”

    “真真是有意思。”

    陈岩摸不清头绪,索性不去想,他先将太冥玄天宝典收了起来,然后散开念头,查看血月环佩空间中的其他战利品。

    “好多的丹药,”

    陈岩大笑,像甄郡主这种级别的大修罗所收藏的丹药都不是凡品,而且种类繁多,有补血的,有养气的,有炼神的,等等等等。

    这样的丹药,不管是自己服用,还是拿出去进行交易或者笼络人心,都是非常之好。

    人无横财不富,打劫了甄郡主,一下子富得流油了。

    “咦,”

    陈岩目光一动,正好看到在材料之中,有一个形似砚台的墨石,中凹四平,里面有满满的黑水,深有半尺,满而不溢,平平静静,不起波澜。

    “这是?”

    陈岩压制住心中的喜悦,屈指一弹。

    哗啦啦,

    下一刻,

    自中空墨石的黑水中浮出一抹银白,形似小鱼,随水而动,须臾之后,腾跃渐大,化为青意,腾空而起,惊雷有声。

    不多时,青光满空,烟霞阵阵,咫尺不可辨。

    “果然是水墨青光,”

    陈岩喜笑颜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正是他修炼万化真水所需的最主要的天材地宝。

    “甄郡主还是送宝玉女,”

    陈岩笑了一声,将水墨青光摆好,其他的天材地宝环佩中也不缺,都是品质上乘之选。

    “咄,”

    陈岩运转玄功,天门上神光落下,可是直接修炼万化真水。

    哗啦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一声清音传来,陈岩的背后显出一道水光,其色混洞,不见其底,上面是细细密密的篆文,讲述万化之意,混元归一。

    “万化真水,”

    陈岩用手一指,放出存在自己玉扳指中的嗜血宝珠,万化真水落下,精光夺目,冷意沁人。

    “咄,”

    陈岩掐了个法诀,万化真水里一层外一层地将血珠包裹,洗涤里面的其他气息或者烙印。

    “大有收获啊。”

    陈岩赞叹一声,神念退出了血月环佩,手中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

    “只要这次能够躲过无极星宫瑶光殿主一劫,”

    陈岩想着自己在元君仙府和击杀甄郡主化身中的所得,这都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积累,几乎可以比拟一个不小的修真世家的收藏,只要自己能够消化,肯定可以一飞冲天。

    “鲤鱼跃龙门的关头,”

    陈岩笑了笑,将目光投在自己手中的珠子上,真气往里一送。

    哗啦啦,

    少顷后,珠子上升起清光,倏尔场景一变。

    就见杨柳依依,堤岸松风,一个少女翩然而立,自然蛾眉,容颜憔悴,手中挥着小鞭子,正在牧羊。

    少女走来走去,蛾脸不舒,巾袖无光,无精打采。

    “咦,你是什么人?”

    陈岩看着眼前的牧羊少女,很是纳闷。

    “这位公子,”

    牧羊少女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敛裙行礼,脆声道,“小女卢心悦,见过公子。”

    “卢姑娘,”

    陈岩剑眉轩起,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这位公子,”

    卢心悦声音很轻很柔,开口道,“在下是天池龙君小女,出外游玩之时,不幸被甄郡主这个修罗一族的魔头抓到,真身被镇压在渊底,日夜用魔火灼烧,现在公子见到的只是一缕分魂。”

    “这样啊,”

    陈岩眸子深深,看不出心里的打算,顺口道,“甄郡主确实很可恶,很霸道啊。”

    “这位公子,”

    卢心悦上前一步,深深地施了一礼,哀声道,“甄郡主凶狠霸道,修为通天,小女子不奢望公子能够直接出手相救,只是希望公子看在小女子日夜受苦的份上,将宝珠带带给我的父亲天池龙君。”

    “天池汪洋,”

    陈岩不置可否,只是道,“天池于兹,相远不知其几多也?长天茫茫,在下难以到达。再说,天池龙君乃是一湖之主,威势无双,很难拜见啊。”

    “公子,”

    卢心悦垂泪连连,声音凄切,道,“天池之阴,有通天之木,垂荫十里。公子到了树下,高举宝珠,然后叩树,长短各有三发,当有应者。因而随之,可见龙君。”

    “公子,”

    卢心悦如同梨花带雨,美丽中有娇柔,道,“只要公子能够送信到天池,小女子父女两人必有厚报。”

    “这样啊,”

    陈岩考虑了下,没有回答,神念一转,却出了珠子的空间。

    “嗯?”

    卢心悦没想到对方会转身就走,看到陈岩没了踪影,她气得跺了跺脚,手中的鞭子一甩,发出一声脆响。

    “这次甄郡主那个小娘皮没来,很有可能这神金囚神珠落在了这个少年人手中。”

    卢心悦来回走动,看着身边的矫顾怒步的羊群,心中道,“这样的话,对我来讲算是一个好消息。”

    “且等我脱困而出。”

    卢心悦冷笑了几声,背后隐有龙形,上负青天。

    “呼,”

    陈岩神念退出珠子,长出一口气,目中有异彩,喃喃道,“没想到这珠子里还别有乾坤,竟然困了一个龙女的分魂。”

    “不过,”

    陈岩摩挲着珠子上的花纹,沉默少许,看着树老生烟,青霭垂天,云水之间,有一种琉璃玉色的光晕,道,“不能轻信,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龙女?”

    “还有她口中的天池龙君我有所耳闻,听说寿命悠久,神通无量,这样的人物喜怒无常,还是少招惹的好。不然的话,不仅没有机缘,还会有大祸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