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地宫旧事
    地宫中。

    绿云上阶,丹虹绕梁。

    击钟、弹琴、吹箫,声声清冷,叮当作响。

    最中央的宝座下,有石中空,上有九窍,形似九龙,汩汩的血水自龙口吐出,化水成池,缭缭景明,粼光映照之间,有翠峰山影,有瑶草玲花,有仙禽走兽,尽在其中。

    “嗯?”

    宝座上的甄郡主睁开眼,身上华美的裙裾落下,她银牙紧咬,眉宇间满是杀机,恨声道,“好一个无极星宫的小贼,本郡主跟你势不两立!”

    “气死我了。”

    甄郡主一发怒,座下的九龙吐珠的格局立生变化,池中的景象顿时一变,火山喷发,煞机大盛,金火升腾,焚天裂地。

    “咄,”

    甄郡主勉强压下怒气,手中掐了个古怪的法印,力量贯通虚空,沟通冥冥之中的意志,她要借着圣父之血,再次进行锁定。

    好一会,甄郡主散去力量,俏脸铁青,牙齿咬得咯咯响,声音冷得好像从九幽中刮出来的风一样,道,“没了感应?怎么会没了感应?该死,该死,该死!”

    轰隆隆,

    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彻底爆发,整个地宫中都升起殷红如血的焰火,扭曲的面孔在火焰中燃烧,痛苦哀嚎。

    轰隆隆,

    如同末日天灾一样,众生沉沦,不得解脱。

    “嘻嘻,”

    就在甄郡主暴怒,众人惊惧之时,一道玉音自地下传出,娇娇柔柔,道,“好大的火啊,准备要把地宫拆了嘛?”

    “你这个小贱人,”

    甄郡主美眸中爆发出神光,洞彻地宫下的无尽地煞之气,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龙影在其中游走,眉宇凝煞,道,“要不是本郡主要镇压你这条孽龙,何必要化身前往?”

    “嘻嘻,”

    声音继续传来,字字清脆,有一种香气浮动,道,“将责任都推到小女子身上了,看来这次甄郡主真的损失不小啊。”

    “是不是被人灭了化身?哎呀呀,在你这个境界,凝聚化身可是真不容易呢。”

    “对了,我可记得,你的那颗神金囚神珠一直是化身携带哦,是不是也落到旁人手中了呀。”

    “你找死。”

    甄郡主目中冒火,取下宝座上的符牌,用力一摇,地火雷煞爆发,冲地宫下的龙影砸了过去。

    轰隆隆,

    地火雷煞,至阴至毒,而又暴戾激烈,打在身上,可谓是天下一等一的酷刑。即使是以地下的那位蛟龙之身,都是抵挡不住,血肉乱飞。

    “咯咯,”

    笑声继续,有一点虚弱,讥讽的味道更浓,道,“自己化身被灭的仇都报不了,就会在这里折磨我出气,真是枉被称为修炼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哼,”

    甄郡主再次摇动符牌,地下有百丈铁链伸出,细密的篆文咬合而成,穿过龙身肋骨,硬生生地把它往下拖,一直看不到踪影。

    “无极星宫,瑶光殿,还有那个杜昭,”

    甄郡主想了想,吩咐下人道,“来人,给我摆驾修罗祖殿,本郡主要拜见父王。”

    仙岩山,溶洞中。

    玉石自穹顶垂下,圆长各异,或大或小,色皆莹白,纹如雕刻。

    天光一照,晶莹剔透,如置身于冰壶世界,琼花霜白,不可思议。

    圣天玄将稳稳当当地坐在洞口,身上的血篆已经消失了大半,它面容如铁,没有任何的表情,真真是最合适的守门神。

    “呼,”

    陈岩坐在灵池前,天门之上,显出一片清光,一百零八个念头在里面沉浮,不断地进行组合排列,演化道术。

    或是化身大鲲,出于幽水之中,承载万物,力量贯通天地。

    或是成为星辰,悬在亘古时空,生灭连绵,见证沧桑古老。

    或是人性本恶,寄存在人心里,等待时机,勾人堕落邪恶。

    或是端坐莲台,生生不息不绝,传道授业,金母元君之能。

    种种道术如走马楼台般浮现,念头上不时有光色声音传出,五彩流转,见之不俗。

    哗啦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夭矫如龙的霜白剑气腾空,轻轻一斩,诸般景象消散,天罡地煞的念头重新聚拢成陈岩的阴神。

    仔细看去,陈岩头戴星冠,身披太冥玄天法衣,腰束霜白蕊带,脚下是青云履,重重叠叠的幽水托着身子,身后无形剑气无声自鸣。

    “太冥之道,混元合一,容纳百川。”

    陈岩发出一声长吟,眉宇放光,映照山洞。

    这一番他重新梳理道术,揣摩经文,将自己自修道来参悟的各种意念进行融合,有一种圆润润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表明念头已经开始走向圆满,要是合适的话,完全可以着手灵物炼化,寄托心神,正式进入神意化玄的第一个阶段道基。

    到了道基,就是真正的万象归一,为以后的法身境界,意志干涉物质作准备。

    “起,”

    陈岩把手一招,掌心升腾起焰火,火焰分为三色,分别是琉璃净火,不知名黑炎,还有赤色丹火。

    青,黑,赤,三色流转,凝成一块,有一种难言的玄妙生出。

    这样的玄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三种灵火,”

    陈岩目光闪动,以此为灵物寄托心神,肯定可以令根基稳固,不过人心总是得陇望蜀,贪心不足。

    当然,说贪心不足也不妥当,修真之人,通常是尽可能地做到完美,因为道基一成,就再难以重来,就是有了残缺,都无法弥补。

    三种灵火确实是非常少见,但要是能够融合更多的灵火,一旦晋升法身境界,甚至可以借此凝练出自己的化身,那就是强横至极的战力。

    “还是再等一等,”

    陈岩压下心中的躁动,虽然他现在要面对西华夫人这样的金丹修士,还有她背后的无极星宫,但道基境界,实际上对自身实力的提升一般。

    这是个打基础的阶段,只有到了法身境界,才是真正的质变,成为真正的大人物。

    “乡试应该要出结果了。”

    陈岩看了看天色,笑道,“该离开仙岩山,回转府城。这一去,不知道又是有多少事情发生啊。”

    ps:说两件事儿:

    一是,责编老大今天正式通知,本书会在七月一号强推上架,到时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来起点订阅支持。

    二是,悲剧地赶上了起点换新版,原来的两个推荐位置都不见了,会员点击榜也下了,这一周完全没有任何的曝光机会,希望各位老书友们能够多点击,多投票,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