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六十章 时来运转
    贡院里。

    长廊玉璧,藤墙水榭。

    东首松柏曲折入户,斜折绿风,摇曳晨曦。

    方士庶坐在雕花梨木大椅上,案上摆着三份考卷,他皱着眉头,神情严肃,手中的笔仿佛有千钧之重。

    “主考官大人,”

    王伯文性子古板,严厉,在士林中颇有清誉,向来不吝言语罪人,扶了扶头上的高冠,从容发声道,“下官以为,三份试卷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书法圆润,文理精粹,但相较之下,陈岩的依然更胜一筹,当为本次乡试第一。”

    “在下认可王大人的话。”

    另一个主考官接口道,“陈岩三试,诗词,经义,策论,思沉力厚,雄文如海,即使是在会试当中亦是不常见,是解元之位的不二人选。”

    “陈岩的书法别具一格,有开宗立派之势头,我不如也。”

    还有一个副主考官发话,话语很少,但很有力量。

    “这样啊,”

    方士庶心中不喜,面上不动声色,展颜一笑,缓和气氛,道,“这三人的文章都是雄文啊,就是本官在这个年纪都得自叹不如,本官觉得,哪一个都有解元之才,真真是让人难以决断。”

    顿了顿,方士庶看向静静喝茶的崔学政,笑道,“崔前辈是一州学政,督导文风,威望卓著,肯定比本官更了解三位考生。不如崔前辈讲一讲,陈岩是否有资格成为解元?”

    “这个方士庶真是面厚心黑,本官倒是小觑他了。”

    崔学政听到这个问题,就是一惊,这真是不好回答啊。

    要是自己说有资格或者干脆避嫌不评论,方士庶不会给陈岩解元。

    以后若有人问起,他还可以振振有声地反驳他那么做是维护我崔学政的清誉,不能让我崔学政戴一个任人唯亲的帽子,玷污了声名。

    要是自己说没资格,方士庶更是会赞叹一句高风亮节,然后顺手推舟,把解元给了他人。

    以后方士庶还可以猫哭耗子,故意给陈岩传话道,不是本官不愿意点你解元,是你的座师沽名钓誉,假正经,怕点你为解元士林非议,坏了自己的名声,硬扛着不让本官这么做啊。

    进退自如,总有理由。

    崔学政看着窗外的老杏临水,晴色上台阶,氤氲玉光,心情烦躁下,只觉得饮入口中的香茗都变得苦涩无比。

    主考官就是主考官,要是他真拉下脸来,自己再是算计,也挡不住啊。

    “呵呵,”

    方士庶见崔学政沉默不言,也不催促,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灵茶,细细地品,神态悠闲。

    即使以后有少许非议,自己也能压下来的。

    再说了,每一次科举考试,从院试到乡试到会试再到殿试,哪一个没有几道杂声,能够让所有人满意?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然后凑到方士庶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什么?还有这么样的事!”

    方士庶变了颜色,好一会才恢复正常,挥挥手,让下人退下。

    “主考官大人?”

    有人见此,开口发问。

    “没事。”

    方士庶面色不好看,还是开口道,“本官也以为陈岩三试出类拔萃,可为头名。好了,就这样吧。”

    说完,他大袖一展,离开座位,到后面休息去了。

    “咦,”

    “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

    其他副主考官一脸雾水,摸不清头脑。

    “有变故。”

    崔学政可是知道方士庶刚才是********不让陈岩中解元的,这样突然的变化,肯定和刚才进来的人有关系。

    不多时,崔学政也听到外面传来的消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贡院虽然内外隔绝,但府城外大战的消息太过惊人,还是传了进来。

    事情的原委不说,作为文官体系,众人肯定同仇敌忾,对仙道之人这样截杀考生的行为很不满,而对身受重伤的陈岩报以同情。

    好死不死的是,被推出来和陈岩打擂台的两人,其家族和动手的无极星宫还有两仪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个敏感的时刻,要是方士庶真的敢强硬地不顾一众副主考官的意志,去打压陈岩,点中另外两人中的一位作解元,非得让士林众人戳脊梁骨。

    如果真的让人解读出阴谋论,扣上和仙门勾结,打压青年才俊的帽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运道真好。”

    崔学政心情愉悦,背着手,来到外面。

    只见池沼树石,花枝上红,三五只翠鸟栖息,鸣声清越。

    还有水光潋滟,大龟沉浮。

    安静,色彩,栩栩然若画卷。

    “真好。”

    崔学政还得知陈岩伤势不轻,但没生命危险,这一伤换来一个解元头衔,再看眼前的美景,真真是赏心悦目。

    “人算不如天算啊。”

    方士庶坐在二楼临窗位置,却是觉得景色碍眼,满口苦涩,这次主考官当得真够失败的。

    “罢了,罢了。”

    方士庶收回目光,一地之得失也不必太难过,天下风云不在州府,而在京城。

    岳公庙。

    古柏森森,烟云阵阵。

    丹楼紫房,明辉垂地。

    岳王公自沉睡中醒来,背后无量神光绽放,悬如轮法,徐徐光转,一道道的消息开始出现,进行阅读。

    “什么?”

    岳王公看到一条消息,勃然大怒,道,“陈岩不仅没被西华夫人杀死,还被众考官点为解元?”

    “废物,都是废物。”

    岳王公一发怒,整个神庙都仿佛在震动,在前面祈祷的信徒都吓得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好一会,岳王公才收敛起自己的怒火,咬牙道,“不能这么算了。”

    “来人啊。”

    “大人。”

    两名手下出现,身上是神纹甲胄,威风凛凛。

    “你们两人将陈岩是道术高手的消息传出去,还有,崔老儿和陈岩的关系,也做做文章”

    岳王公眯着眼,吩咐道。

    “是。”

    两人都是个中好手,一听这个,心中就有了数个计划,一定要传得满城风雨。

    “还有,”

    打发掉两人后,岳王公目光闪烁了下,想到一个血衣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