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杏花绮窗定同盟
    亭榭上。

    杏花绮窗,霜石罗列。

    水石媚态,清韵声声,自松柏中来,宛如天籁。

    清光照下,风吹八面,一片空明。

    红裙侍女提起紫砂壶,碎步来到跟前,纤腰微弯,清澈如碧的茶水自壶口流出,拉成一道玉线,落入茶盅里。

    陈岩抿了一口,只觉得茶香直透五脏六腑,晕晕然,熏熏然,如置身于百花之中,仔细品味,回味无穷。

    “真是好茶。”

    陈岩眯着眼,转动茶盅。

    十皇子头戴王冠,姿态从容,笑道,“这是我从京城带过来的祥瑞五团花茶,陈生要是喜欢喝,等会我让下人给你送来三斤。”

    “祥瑞五团花茶,久闻大名了。”

    陈岩嗅着茶香,神清气爽,没有推辞,直接道,“王爷赏赐,学生就却之不恭了。”

    “就该这样啊,”

    十皇子对陈岩洒脱的做派很满意,闲聊了几句后,进入正题,道,“陈生,从贡院中传来消息,你的解元之位十拿九稳。”

    “哦,”

    陈岩剑眉一轩,虽然贡院隔绝内外,但只要阅卷结束定了名次,那就和筛子没两样,从里面传出消息半点不奇怪。

    “解元。”

    陈岩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心中的高兴,喜上眉梢,道,“多谢王爷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恭喜解元公,贺喜解元公。”

    郑先生放下茶盅,表示祝贺,这可是真正的云州第一,不管是以后的官场还是在士林中,这都是硬的不能再硬的光环。

    “不负所学。”

    陈岩抬手还礼,有了解元的光环,以后自己做事就少了很多掣肘,还能从朝廷上得到令普通人羡慕而不得的好处。

    过了一会,郑先生见陈岩恢复平静,开口道,“离会试还有十个月的时间,解元公是准备出外游历,还是待在府城闭门读书?”

    “嗯?”

    陈岩想了想,没有立即回答,反而看向十皇子,道,“王爷是什么看法?”

    十皇子按赞一声真聪明人,笑道,“解元公按自己的心意行事即可。”

    顿了顿,十皇子抿了一口茶水,继续道,“不过,本王的意见是,无极星宫的人不会死心,解元公最好还是待在府城。”

    陈岩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道,“王爷所言极是,学生正好在家中温习下功课,还得好好调养下身子。”

    十皇子对陈岩干净利索的答复很满意,这是明确表示向三王集团靠拢啊,他当机立断地表示道,“解元公好好将养身子,等本王回京后,金台府还需要你主持大局。”

    “主持大局,”

    陈岩彻底放下心来,他可不喜欢有人压到自己的头顶上指手画脚。

    接下来的谈话变得很轻松,陈岩讲一讲他练习书法的刻苦,十皇子就谈一谈京城中的趣事,两人都是学识渊博,谈的倒是投机。

    知道夕阳西下,两人才准备离开,郑先生故意落后一步,拍了拍陈岩的肩膀,大有深意地道,“解元公,十皇子大概七日后回京,有什么困难,不要不好意思张口。”

    陈岩明白这是对方的示好,心领神会,客气地道,“以后少不了麻烦郑先生。”

    “好,好,好。”

    郑先生摇着鹅毛扇,笑容满面地离开。

    陈岩目送两人的背影消失不见,负着手,站在亭台前。

    不远处,玉璧出水,藤萝垂青。

    盈手光华,风冷不湿。

    玉光,水色,青意,三光交映。

    “三王集团。”

    陈岩目光深深,这个政治势力在朝廷中如日中天,正好适合他借这棵大树遮阴,收集资源,轻松修炼,至于以后会不会盛极而衰,他并不关心。

    说到底,陈岩的追求从来都是求道长生,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这终极目标服务。

    “应该考虑下以后的发展道路了。”

    陈岩大袖一展,在石凳上坐下。

    有了三王集团的靠山,还有解元公的光环后,他就可以大展身手了。

    士林,道盟,仙道,三个方向,一个不落。

    哗啦啦,

    圣天玄将站在一旁,金灿灿的身上浮现出细密的篆文,吞吐周围的灵机,缓慢的恢复力量。

    且说十皇子离开水明阁后,上了小舟,看着四面水光,岩出如鹤,道,“这次能收拢一个解元,没有白来一趟啊。”

    “王爷出马,当然是非同凡响。”

    郑先生先是拍了个不大不小的马屁,然后道,“希望陈岩不要辜负王爷的厚爱,能够在金台府城甚至云州经营出一片天空来。”

    “本王和两位兄长一直是提倡能者上,不能者下。”

    十皇子的话语中多了三分冷酷,道,“这也算是给陈岩的第一个考验。”

    “对了,王爷,”

    郑先生又想起一事,自袖中取出一张写满蝇头小字的青纸,道,“自从接到崔学政的推荐信后,我就安排人对陈岩的情况进行明察暗访,这是今天刚整理出的完整信息。”

    “嗯,”

    十皇子接过,一目十行看完,眉头皱了皱,又舒展开,道,“调查效果不如意啊。”

    “是的,”

    郑先生摇着鹅毛扇,无可奈何地道,“陈岩出生在虞山脚下,荒凉偏僻,王法不至,以后又崛起太快,能查到这些,下人们就花费了很大的精力。”

    “看出身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

    十皇子屈指一弹,青纸化为齑粉,道,“不过本王看陈岩举止有度,徐徐然有静气,不像是小门小户出身啊。”

    “陈字可是一个大姓,”

    郑先生目光炯炯,道,“天下不知道多少陈姓世家,不过最有名的还是海州陈家了,传承近千年,枝繁叶大,这一代的镇海王更是修为接近人仙,威震八方。”

    “要是陈岩真能和海州陈家扯上关系就好了。”

    十皇子哼了一声,道,“这些千年世家啊,都是狡猾的很,任凭我们兄弟百般拉拢,就是嘻嘻哈哈不表态。”

    “这就是世家的处世之道了,轻易不会涉足皇位争夺。”

    郑先生对此倒是有很清醒地认识道,“就是万一涉足,他们也会选择多人,明暗相通,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

    “这也是。”

    十皇子一笑,道,“我倒是忘了,郑先生可是真正的世家子弟,对这个最清楚了。”

    郑先生不知道十皇子这是无意说起,还是有意敲打,索性避而不语,提起另一个话题,道,“明天可就是五花折桂,十日巡游了,想一想,真是羡慕。”

    “什么?”

    周府中爆出周然的怒吼道,“陈岩竟然被点为头名解元,明天要五花折桂,十日巡游?这本该是我的,我的啊。”

    “该死的西华夫人,要不是她的插手,我早就能将陈岩擒来,请陆判割头换面,瞒天过海了啊。”

    “上一次是万兽山的妖王捣乱,这次又是西华夫人这老妖婆插手,啊,啊,找不到机会下手,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