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金榜之上听鹿鸣
    翌日。

    绿水分檐,藕叶映影。

    丹杏赤桃,新阳宿雨,石有旧态,鹿有新音。

    稀稀疏疏的白石浮水,或大或小,或方或圆,勾勒成画,氤氲玉光。

    陈岩头戴银冠,身披青衣,负手站在水榭前,观赏园中景致。

    “美景入怀啊。”

    陈岩赞叹一声,在这个世界中,或许天地灵机丰盈的道理,四季虽然有明显的冷热变化,但动植物却不受影响,几乎可以一年四季都存在。

    园子里,荷花,杏花,桃花,菊花,牡丹,芍药,芭蕉,等等等等,前世不在同一个季节的花木,现在却是争芳斗艳,香气浮动。

    尚有仙鹤,幼鹿,白鹮,水鸟,等等等等,出没其中,一静一动,赏心悦目。

    正在这时,只听脚步声响起,郑先生羽扇纶巾,自虹桥上而来,未到近前,就是开口祝贺道,“五花折桂,十日巡游,解元公今天可是要在云州留下重重一笔,真是令人羡慕啊。”

    “五花折桂,十日巡游,”

    陈岩想到自己翻阅的文人读书笔记上的各种记载,亦是笑容不断,道,“十年寒窗,一朝得闻,足慰平生啊。”

    “哈哈,解元公这话说早了。”

    郑先生举步来到水榭,摇头晃脑地道,“以解元公的才学,以后说不定还能得中状元,那才是真正的一朝成名天下知,到时候就是麒麟卧梁,诸子礼赞了。”

    “哎呀,三十六州出一状元,太难了。”

    陈岩将郑先生引到阁中落座,吩咐左右奉上青茶,两人一边品茶,一边闲聊,一边等待。

    贡院中。

    垂檐覆脊,瑞兽衔面。

    香径花如雪,林下读书声。

    方士庶坐在正中央,后面玉面屏风上绘有百子登科,龙凤呈祥,重重烟霞,如梦似真。

    崔学政等副主考官依次而坐,都是一身官服,肃容庄严。

    广陵公也在场中,目光沉沉,身后的光晕徐徐转动,神光萦绕,如同日月,数不清的人影在其中吟唱,诵读礼赞神灵的经文。

    “上金榜。”

    方士庶拍拍手,有四人从下面进来,手中捧着一个两丈长,三尺宽的金榜,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大字,这次乡试中举之人的名字尽在其中。

    哗啦啦,

    金榜放到案上,展开之后,光华流转,隐有桂花飘香,呦呦鹿鸣。

    “都是少年才俊啊,”

    方士庶看了一眼榜单上的人名,笑道,“诸位大人,可以用印了。”

    “好。”

    崔学政等副主考官上前,又仔仔细细地核实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的疏漏之处,随即从袖中取出副主考官之印章,用印盖章。

    咄咄咄,

    三声之后,三个印章,并行排开,金榜得其朝廷意志,表面的金光更盛。

    盖章之后,副主考官之印自动失效,由专门的人员上前,检查后收起,放到玉盒中。

    “方大人,轮到你了。”

    崔学政看着金榜上最显眼的两个字,笑容满面,合不拢嘴。

    “好。”

    木已成舟,方士庶当然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取过自己的主考官之印,高高举起,重重落下,一个鲜红的麒麟印落到中。

    一大三小四个印章一落,金榜马上起了极为玄妙的变化,上面的人名如同有了灵性一样,开始诵读自己中举的文章,吐字飘香。

    香溢金杯,诗成珠玉,就在今朝。

    “好了。”

    方士庶收回目光,展袖坐下,道,“广陵公,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尊下了。”

    “知道。”

    广陵公上前一步,用手一指,背后的神光之中同样举起一个大印,上面有天子题字,诸神契约,力量浩瀚,不可思议。

    咄,

    这一下子大印落下,整个金榜顿时化为一道流光,飞遁到他背后的神光之中。

    与此同时,广陵公心神一运,天门上光华璀璨,显出细细密密的法网,金榜如龙蛇,在其中游走。

    哗啦啦,

    不多时,整个云州上下主事的神灵都看到金榜,然后一道又一道的反馈信息传递回来,汇聚到广陵公身上。

    “真是麻烦。”

    广陵公心里嘀咕,但却不敢用半点的疏忽,认认真真得核查,这可是整个大州万众瞩目,要是出了差池,就是大丑闻,给神灵体系抹黑。

    反反复复核实了三遍,确定各个环节无误后,广陵公睁开眼,对在场的一众主考官点点头,道,“确认无误。”

    “嗯,”

    方士庶看了看天色,垂下眼睑,道,“再有半个时辰,就云州送榜。”

    “真是荣耀。”

    崔学政等三名副主考官都经历过此事,现在想一想,仿佛当日的激动尚在眼前,有这么一朝,以前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了。

    “陈岩,”

    五陵公却是看到金榜上头名解元的名字,目光动了动,在乡试之时,他已经发现,岳王公让人动手脚的那个就是陈岩。

    真真是没有想到,即使是那样,依然没有挡住这个少年人脱颖而出,光芒万丈。

    “真是了不得。”

    五陵公记下了这个名字,同在金台府,以后总有打交道的时候。

    午时三刻。

    金辉晕光,红光万道。

    陈岩所在的亭台中,四面皆是玻璃围起,日光一照,内外上下激射,金碧相应,霞云暗生。

    “到时候了。”

    陈岩放下茶盅,不再说话。

    “嗯,是时候了。”

    郑先生也是不再摇手中的鹅毛扇,端正而坐。

    这一刻,云州上下,凡是参加乡试的考生,不管是年少的,还是年龄大的,不管是平日稳重的,还是性子活泼的,不管是出身于寒门,还是出身于大族的,都是待在家里,和家里人一起,紧张地等待。

    就连普通的老百姓都知道今天是放榜之日,平常繁忙的布市,鱼市,肉市,还有茶馆茶楼,大部分已经停止营业,即使开张的,人们也是心不在焉。

    当然,神通广大的家族已经从贡院中拿到了金榜题名的消息,知道自己百分百中举的人,就在花厅里摆好酒席,请来宾客,呼朋唤友,为了见证这光荣的时刻。

    轰隆隆,

    不多时,一道大响在云州上空响起,然后天上的大日仿佛隐去,依次是幽幽深深的黑暗,不见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