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五花折桂 十日巡游(求首订)
    ps:求首订,求月票,求打赏!!!

    不知何时。

    天青如洗,绿云晕色,上下明光,一望千里。

    仔细看去,如初曙山窗,像雪后晴山,清清亮亮,晶晶莹莹。

    下一刻,

    一支如椽大笔出现,笔尖勾勒,彩霞作文,红云成墨,天音不绝。

    须臾之后,金榜上的其他二百九十九个金灿灿的名字尽数隐去,只剩下两个光辉璀璨的大字,陈岩。

    轰隆隆,

    两字浮空,垂光生辉,无量光华,瞬间弥漫整个云州。

    无论是田中的农夫,集市的商人,深闺中的少女,读书的童子,等等等等,三教九流,万万人口,都见到了光华,两个字印到心里。

    轰隆隆,

    十个呼吸后,两个大字同时生出变化,陈字裂成十日横空,焰火升腾,而岩则轻轻一摇,化为陈岩的样子,头戴银冠,身披锦衣,面容俊美,气质沉凝。

    轰隆隆,

    陈岩的虚影一抬,昂然上了车辇,前面是金龙拉车,后面是十日拱卫,金光万道,瑞彩千条。

    轰隆隆,

    车辇行动,开始巡游。

    云州的每一个府城,每一个郡县,每一个村庄,都没有落下,所到之地,文采华章,金焰铺地,沐浴到光华的众人,只觉得原本身体的沉疴一扫而空,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

    “解元公,”

    每到一地,沐浴在光华中的人们就会顶礼膜拜,不光是为了这活泼泼的神光,还是对刻在骨子里的文运的尊敬。

    “十日巡游,圣贤教化。”

    车辇绕着整个云州转了一圈,到最后,来到金台府城,十个大日放出赤光,上极天,下弥地,浩浩荡荡,充塞天地。

    哗啦啦,

    车辇稍停,自里面端坐的陈岩手捧的玉简中,一个个斗大的文字飞出,字字珠玑,轻灵玄妙,成百上千,往府城中落下。

    文字飘飘扬扬,如春雨,落在街道上,挂在屋檐下,飞入小池中,叮叮当当,宛若实质。

    每一个文字都散发灵光,蕴含圣人的道理,府城中听到的看到的人儿,都萌生一种要读书喜读书的蠢蠢欲动。

    只是这一瞬间,就不知道多少稚嫩孩童开窍,得到文气沾染,以后思维敏捷,有望在科场上有所获得。

    “呼,”

    郑先生伸出一只手,看着落在自己掌心的文字跳动,一段又一段的文章自然而然地在灵台中浮现,感慨道,“金台府得文气洗礼,不知道又多了多少读书真种子,他们都得感谢你啊。”

    陈岩笑而不语,也也算是他对父老乡亲的一种报答和回馈。

    “嗯?”

    见到文字从车辇中飞出,越来越多,仿佛源源不断,郑先生脸上先是惊讶,随即愕然,然后就是不敢相信,转头看向陈岩道,“你到底作了何等的文章,居然能够引动如此之多的文气?”

    郑先生可是知道,这个灵文化形,文气落城,教化一方,其文气和解元郎的文章息息相关。

    解元郎的文章越是符合圣道,降落的文气越多。

    这个附和圣道,不是由考官进行评价,而是在金榜横空之时,由冥冥存在的圣贤道理决定,这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文运,没有智慧,但弥天极地,拥有不可阻挡的意志。

    可是郑先生见多识广,也没见过有解元郎能够引动如此之多的文气,这样的数量,几乎已经是正常解元郎能够引动的文气的五六倍以上了。

    紫衣巷。

    庭院深深,落香凝雪。

    稀稀疏疏的绿意点缀其间,古藤垂络,小风凉人。

    崔学政坐在软榻上,喝着茶水,闭目养神。

    这段时间他身为副主考官,批阅了不知道多少考卷,费心费力,虽然有朝廷准备的各种丹药或者灵液等等,但心累还需要慢慢恢复。

    “嗯?”

    突然间,崔学政睁开眼,看着满天飞舞的灵动文字,文气横空,弥漫不消,脸上的惊讶之色也是越来越浓,道,“当日批阅之时,看陈岩的文章,确实是字字珠玑,思沉力厚,拿到会试上都可以一争雌雄。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啊。”

    “哈哈,”

    崔学政笑出声来,讽刺之味十足,道,“要是方士庶那个小子现在没离开府城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感受,当日要不是城门之变,他还不打算将头名之位点给陈岩的。”

    其他两位副主考官都还在府城中,见此景象,古板的脸上少见地露出笑容。

    从文运的趋向来看,两人替陈岩据理力争没有错,符合圣道很难得。

    “这么多的灵文引动文气。”

    周府的周然见此,真的是又嫉又恨,咬牙道,“这本来是我的,我的啊。”

    孙人峻坐在亭台上,看着落在自己身边,叮叮当当作响,还晕开一层又一层五彩光华的灵文,面色冷峻,没有半点的神情。

    朱钰合上手中的书本,叹息一声,没有言语。

    “盛况空前。”

    “文气如海。”

    “不可思议。”

    “可以记入金台府志。”

    金台府城文气最盛,普通人都能咬文嚼字,出的解元公数量一直是在整个云州遥遥领先,断然没有少见多怪的意思。可是这次的文气垂落实在太多,依然让这些自诩见多识广的人瞠目结舌。

    不少的士子已经开始在研墨构思,准备将这一盛况写入到读书笔记中,将来传到后世,让人津津乐道。

    “陈岩,真是了不得。”

    只是这一出,就让陈岩锋芒毕现,一下子超过前几届的解元公。

    “真是蔚然壮观,真真是金台府一大盛事。”

    郑先生收回目光,想到一事,道,“来到金台府城后,就听说过不少解元公的名声,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了得。”

    陈岩笑而不语,他对于自己剽窃上一世的文章,没有不好意思,也没有骄傲自得,是一种平平静静和自自然然。

    对他来讲,这只是用来依附朝廷大树,为以后超脱自在积蓄力量的手段,行舟渡海,以后都会舍弃。

    哗啦啦,

    这个时候,灵文终于不再生出,车辇之上,捧着玉简的虚影身上,又发生了新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