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火四传 五行缺一(第三更)
    日到傍晚。

    花生媚态,翠绿迎人。

    湖光中,白石出水,或大或小,玲珑嵌空,窍穴横生,千姿百态,晚风一吹,呜然有声。

    再往前看,重重叠叠的夕阳光华落下,自檐下氤氲,仿佛给陈岩身上披上了一件丹朱霞衣,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陈岩身姿如松,一动不动,正在感悟十日入怀的所得,识海之中,灵焰高燃。

    “都下去。”

    郑先生见此,挥挥手,将水榭上的侍女都赶走,他虽然不知道陈岩在修炼道术,但明白这是每个解元公的机缘,又看了一眼,展袖离开。

    “芸芸众生,心思胜火。”

    陈岩诵读咒语,这个新形成的灵焰大放光明,倏尔一下子包裹住原本的三种灵火,琉璃净火,不知名黑炎,还有在金母元君仙府中得到的丹焰。

    哗啦啦,

    众生灵焰节节升高,将三种灵火吞噬进去,表面上显现出细细密密的篆文,每一个篆文都是一个人影,一体四面,喜怒哀乐俱全。

    灵焰继续燃烧,颜色变化。

    “文运如海,文曲下凡。”

    陈岩感应到源源不断涌来的无形力量,运转太阴玄门中的声望宜人法门,将之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力量,降落到灵焰上。

    哗啦啦,

    如同火上浇油,灵焰暴涨,白、赤、黑、黄,四种颜色轮转,呈半扇形铺开,如同孔雀开屏,徐徐转动,美轮美奂。

    咔嚓,

    一体六面的念头在上面一落,一种极为玄妙的力量缠绕其上,灵焰一下子定格不动,四种色彩熠熠生辉,时聚时散。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四彩灵火自脑后升起,凝成光晕,大鲲虚影显现出来,犹如指针,一圈又一圈的转动,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造化。”

    陈岩面上露出笑容,他得到十日投怀,领悟到芸芸众生对文运发自骨子里地不由自主地崇拜和希望,从而凝聚出众生之火,厚重如大地,承载天下。

    “这下子就有四种灵火了。”

    陈岩目光炯炯,要是再能得到一个,他就可以借此凝聚根基,然后在晋升法身后,用太冥玄天宝典记载的法门,或是化为神通,或是祭炼成分身,都是惊天动地。

    “真真是时来运转啊。”

    陈岩站起身来,看着亭榭下神龟浮水,玳瑁上石,青青藕叶上滚动水珠,天光一照,晕光流彩,不由得心情大好。

    “好处真大。”

    陈岩抬起头,看着半空中依然源源不断地涌来的无形力量,喜笑颜开。

    十日巡游,整个云州都在传颂他这个解元公的声名,这样的人口是以千万计,可想而知,能够产生多大的声望。

    除此之外,他的文章附合圣道,为二十年一遇,更是将这种声望空前放大,至少在下次乡试之前,不会减弱。

    “起。”

    陈岩用手一指,将自甄郡主手中夺来血月环佩打开,一件又一件的天材地宝飞出,统统打入到圣天玄将体内。

    “祭炼。”

    陈岩心神一运,天罡地煞之数的念头自卤门中飞起,笼罩圣天玄将,开始引动其体内的禁制法阵,吞噬天材地宝,加快恢复。

    咔嚓,咔嚓,咔嚓,

    甄郡主身为修罗一族的大人物,其收藏肯定不是凡物,圣天玄将吞噬之后,金身上氤氲出一种晶莹的明光,如同宝石生晕,天音不绝。

    潇湘馆。

    狻猊异香,小窗揽翠。

    窗前摆有案台,上面放着细脖玉瓶,里面斜插粉花一树,高有二尺,垂枝覆几外,叶疏花密,含苞未吐,花状似白蝶敛翼,风一吹,欣欣然而动。

    杨小艺看着天穹上的金榜由实化虚从而隐去,细细的烟眉挑了挑,叹息一声,道,“想不到陈岩不仅是避开了无极星宫摇光殿主的追杀,还被点中解元,十日巡游,天下皆知。”

    “是啊。”

    一个垂髻少女,绿衣罩身,清纯动人,嘟着嘴埋怨道,“师门也是,要是早采纳师姐的意见,大加笼络,我们太阴玄门又出一英才呢。刚才十日巡游,云州诵读,其产生的无形力量,足以让这个陈岩打开修炼前路。”

    “也不能完全怨师门,”

    杨小艺敛裙坐下,嗅着室中如光般浮动的香气,道,“以前陈岩是很有潜力,但师门也无法判断,这个潜力是否能化为实力。”

    “你也知道,我们太阴玄门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多少惊采绝艳的天才之辈都会卡在某个关头,踟蹰不前。神魂之道,就是如此,太过虚无缥缈,难以捉摸。”

    “这样的局面下,师门当然不会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天才去真正对抗无极星宫这个巨无霸。”

    “那怎么办呢?”

    绿衣少女手托香腮,衣下高耸半隐,苦恼地道,“陈岩肯定会怨师门见死不救,他现在可是真正的炙手可热呢,我们太阴玄门八十年来都没有这么成功的种子了哦,要是真的放弃,以后会后悔的。”

    “陈岩是个很聪明的人,聪明人都不会太顽固。”

    杨小艺美眸晶莹,有一种洞彻的智慧,道,“他既然已经选择了道术修行,就离不开我们太阴玄门。”

    顿了顿,杨小艺继续道,“一会我再联系师门,要是师门支持,我们未必不能和陈岩恢复关系。”

    “好啊。”

    翠衣少女拍着手道,“等师姐去和陈岩谈判的时候,我也要去,刚才只见到金榜上的虚影,还没见过真人呢。”

    罗浮宗。

    仙山神峰,祥云紫光。

    奇花并瑞草,仙鹤与灵猿。

    安红玉一身红衣,立在崖前,天光照在身上,肌肤美如玉,完美无瑕,气质高冷。

    哗啦啦,

    正在这时,一点明光在她眼前出现,倏尔化为符箓,安红玉纤纤玉手伸出,摘下一看,精致的玉颜上笑容一闪而逝,道,“来人啊,将这符箓送往长谷,你亲自送到阿英手里。”

    “真是要一飞冲天了呢。”

    安红玉想到传信符箓中的内容,嘴角撇了撇,自己也得加快速度了,免得以后见面不好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