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太冥化生 玄天道尊(第四更)
    再一日。

    湖光涟漪,荷叶青翠。

    展目看去,弥望菁葱,间以菡萏,倏尔暖风一吹,千朵万朵,齐齐开放,烟绿弥漫,香气沁人。

    “呼,”

    陈岩阴神显化,行走于湖面之上,幽幽深深的水光在脚下晕开,荡起涟漪。

    “阴阳之道,”

    陈岩眸中黑白,刚才莲花盛开,可不是自然之相,而是他以阴神之力运转,郁郁生机萌发,从而才使得千百莲花同时开发,蔚然壮观。

    哗啦啦,

    陈岩念头一动,阴神自卤门而入,重新沉到识海中。

    “要沉住气。”

    陈岩抬起头,看着半空中源源不断的无形力量,在自己凝练道基之前,这声望宜人之术足以把自己的念头推升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

    只要再找到一种灵火,就可以以五种灵火为根基,凝练无上道基,进入修行的第三个大阶段神意通玄。

    “唔,”

    陈岩知道自己的神魂在短时间内无法再大幅度提升,转而将注意力放到自己的肉身上,经过龙符中生生不息的造化之力进行重塑经脉骨骼,现在的肉身还要比受伤前强上三分。

    “要不要修炼下武道?”

    陈岩有这么强大足以让武圣之下的任何武者羡慕的肉身,难免有了别的心思。

    以前他不去修炼武道,主要是怕分神,影响神魂修炼,而现在这个问题很明显不存在了。

    除此之外,他经过城门之变发现,要在朝廷的庇护下发展,武道修为很重要,毕竟有的时候是无法直接使用道术的。

    “等一等再说。”

    陈岩没有拿定主意,想了想,用手一指,万化真水垂下,托住一个滴溜溜转的血珠,龙眼大小,有一种难以的香气。

    “能够让甄郡主和元公子两个家伙不惜万里追杀我,这肯定是好东西。”

    陈岩已经用万化真水反复冲刷,将血珠中种下的烙印洗去,现在只是嗅一嗅,都觉得体内血液活泼泼的,充满生机。

    “让我看一看。”

    陈岩将血珠放到眉心,神念往里一探,仗着自己力量大增的念头之力,要窥视其中的玄妙。

    轰隆隆,

    神念进入,就发现里面是一个不见边际的血光世界,血江,血湖,血河,血池,重重叠叠,密密麻麻。

    再往里去,景象变化,血水上扬,浮现出一尊魔神之相,头生独角,身有细鳞,三足拄地,睥睨乾坤。

    魔神之相看不清面容,但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天上地下不可抵挡的霸道,掌控鲜血,无往不利。

    “怎么还在?”

    陈岩大惊,神念一收,就要退去。

    轰隆隆,

    这个时候,魔神之相突然一动,自眸子中射出两道笔直的血光,一下子定住陈岩,让他无法动弹。

    “该死,”

    陈岩咒骂一声,念头变化,化为大鲲,无边的力量衍生,乘风破浪,不可阻挡。

    “叱,”

    魔神之相口吐天音,发出一个古怪的音节,非常古老,非常沧桑,但却拥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陈岩的大鲲之身接触到这种力量,不由得涌出一种无力感,连挣扎都难以挣扎。

    “这是什么鬼东西?”

    陈岩神魂被定住,骇然发现,血珠正从自己的眉心一点点深入,一道道细微的血线散开,如同人的经脉一般,在自己的肉身中延伸,变化,生长。

    “吾自血海诞生,上天入地……”

    一种晦涩的咒语自魔神口中传出,声音越来越大,一段段的意念生出,疯狂地涌入到陈岩的念头中。

    意念之中,蕴含古老的记忆,万千种不可思议的法门,等等等等。

    不多时,念头上就染上一层血色,魔神的虚影浮现在上面。

    “不好,这是要夺舍。”

    陈岩大惊,哪里会有得到魔神记忆的喜悦,这明显要鸠占鹊巢,用磅礴的记忆将自己同化,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夺舍能力。

    肉身不变,念头不改,只是记忆重塑。

    只是一个人的记忆完全改变,当然就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了。

    “难道要乐极生悲?”

    陈岩是欲哭无泪,他太过相信万化真水,也太低估了血珠中的玄妙,一个大意,让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界。

    “我是解元之身,已经有了根基;我是阴神圆满,差一步踏入神意通玄;我在玄门和道盟也会打开口子,以后勇猛向前。在是花团锦簇,我不甘心这个时候陨落。”

    陈岩发出不甘地呐喊,念头扭曲,一体六面,显示出自己修炼之后的感悟,新凝练的四色火焰亦是缠绕其上,熊熊燃烧。

    这样的爆发,或许是法身境界的修士都得顾忌三分,但血珠中的魔神之相只是向前踏了一步,血光化形,就将所有的躁动压下。

    “无计可施了。”

    陈岩意志不屈,但真的挣脱不了,难道这是自己神魂修炼中遇到的劫难?也太难了点吧。

    轰隆隆,

    眼看陈岩要在劫难逃之时,自从主动吞噬了甄郡主血月环佩中一本古怪经书后就陷入沉睡的太冥玄天宝典出现,轻轻一拨,垂下千万道的幽光。

    哗啦啦,

    自开天辟地后就存在的道尊自幽光中化形,面容清癯,端坐莲台,天门上亿万庆云,显出三相,似老年,像中年,有少年,然后用手一点。

    咔嚓,

    刚才还神威盖世的魔神之相顿时表面生出裂纹,原本的记忆在燃烧,意念在退去。

    “是谁?”

    魔神之相感应到变化,发出一声宏大的声音,自亘古的过去传来,时空都无法阻挡。

    “咄,”

    道尊端坐莲台,眉心绽放出无量的清光,太极、阴阳、四象、七星、生死,等等等等,各种玄妙凝成一个篆文,再次落下。

    咔嚓,

    魔神之相彻底被击碎,原本的记忆几乎被燃烧殆尽,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灌注到陈岩的肉身里。

    哗啦啦,

    太冥玄天宝典一动,道尊虚影隐去,恢复了平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岩睁开眼,眸中血色升腾,身体表面细鳞斑驳,头上鼓起龙角,狰狞如魔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