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七十章 降服(第六更)
    陈岩见郑先生离开后,展袖在藤椅上坐下,身后是散金碧玉屏风,上绣霜石青狮子,点缀松柏森然,冷光翠色交织,垂在身前。

    “你们四人怎么称呼?”

    陈岩看向四人,目光平静。

    轩榭上镶嵌玻璃,大有丈许,不隔纤翳,天光透过,光晕折射在四人漆黑如墨的甲胄上,头上的弯角愈发狰狞。

    光暗映照下,四人一呼一吸,如猛狮烈象,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可想而知,一旦发动,力量会强到不可思议。

    “解元公,”

    当先一人抬起头,眸子如霜雪,身上甲胄的骨刺摇动,声音冷漠道,“有事吩咐就行。”

    “嗯?”

    陈岩一听,眼睛眯起,用手指敲着身前的玉案,发出咄咄咄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道,“你们觉得本公子不配驱使你们?”

    “解元公,”

    为首的一人面无表情,孤傲中拒人千里之外,道,“我们四兄弟都听从十皇子之命,肯定不打折扣。”

    “很好。”

    陈岩突然一笑,他知道,这四人都是一步步晋升上来的先天武师,杀伐勇猛,放到军队中都是先锋之选,虽然迫于十皇子之令听从自己,但心里肯定不痛快。

    这是人之常情,自己虽然是解元公,在府城乃至云州声望大起,但身为甲胄在身搏杀无数的先天武师更详细力量。

    “原来是这样。”

    陈岩笑了笑,十皇子和郑先生两人把他们留给自己,未尝没有试探一下自己手段的意思,要是不能收服四人,恐怕就会被看低啊。

    “这样也好。”

    陈岩身子坐直,目光森然,道,“那我今天就看一看,你们四人有没有护佑我的实力?”

    话音一落,

    陈岩身子弹起,身覆细鳞,五指伸开,自上而下,笼罩四方,浓的化不开的血光升腾,铺天盖地,弥漫整个水榭。

    咔嚓嚓,

    五指完全张开,有一种撕裂天穹,将万物捏在手中的霸道,正是记忆中的太古冥血裂天爪。

    “嗯?”

    四人看到碧绿的长爪罩下,长长的指甲长有丈许,每一个抖动,自己体内的血液都好像不受控制般沸腾。

    “这是怎么回事?”

    四人都没有想到,文弱的解元公一出手就是如斯霸道,宛若太古魔神之威,纵横无敌。

    “大灭神拳。”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四人在腥风血雨中搏杀出的本质,惊而不乱,身上的甲胄哗啦啦抖动,如同巨象在嘶吼,咆哮,沸腾。

    四人同时上步,出拳,一股在沙场中惨烈无比的气势升起,难以用语言表述的血腥气冲霄而起,刚猛激烈。

    不怕天,不惧地,纵横往来,碾碎所有的敌人。

    “武道不差,力量不足。”

    陈岩头上显出弯角,眸子仿佛化为血海,里面杀戮和沉沦,看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他冷笑一声,利爪下压,弹指如雷。

    崩,崩,崩,崩,

    四人被凌空打飞,巨大的力量顺着甲胄入内,将他们震得头晕眼花,站都站不住,噗通一声,齐齐倒在地上。

    “哼,”

    陈岩散去修炼圣体,回到藤椅上坐下,姿态从容,又恢复到解元公温润如玉的样子。

    好一会,四人才站起身来,看向眼前这个文弱少年的眼中多了三分敬畏。

    都是在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狠角色,四人当然明白刚才对方展露出的力量,如同太古魔神在世,压得人喘不上气来,要是敌对的话,自己四人早就横尸当场。

    四人都是先天武师,知道这样的力量代表着什么,那是武圣一个层次的力量,高高在上,无与伦比。

    “没有拳意精神,”

    四人念头转动,心中想,“仿佛是在用身体本能,这是复古的魔神打发啊。”

    只是这解元公文质彬彬的,怎么肉身有这么不可思议的爆发力?魔神可是最为纯粹的力道路子,蛮横不讲理,就是武圣的法体都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了。

    见到四人老实下来,陈岩满意地点点头,吩咐一边吓呆了的侍女给自己泡上茶,道,“以后太麻烦的事儿我会自己解决,你们四人啊,就是跑跑腿,知道吗?”

    四人一听,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火辣辣的,他们是何等人物,居然沦落到跑腿的勾当,要是传回十皇子府邸,非得让人笑话死不可。

    可是刚才四人全部被人毫不费力地击倒,反驳的话儿到了嘴边就说不出来了。

    “大人,”

    为首的一人改了称呼,咬着牙道,“我们四人虽然比不上大人神威盖世,但是不怕死,敢搏命。”

    “好了,”

    陈岩挥挥手,道,“就这样吧,以后我有事会吩咐你们,不要替我丢人。”

    “是。”

    四人答应一声,立在陈岩的身后。

    这个时候,有下人进来禀告,道,“解元公,外面有人拜访,说是关家之人。”

    “关府,”

    陈岩目光一转,想到当日五花折桂的景象,心中有数,道,“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哈哈,解元公。”

    关大官人肥头大耳,观之可亲,自虹桥上下来,紧走几步,到了跟前,连声道,“真是一表人才,难怪文章动云州。”

    “咳咳,”

    陈岩咳嗽一声,心想我长得如何跟写的文章好坏还有直接联系不成,他和这个关大官人寒暄了几句,然后看向后面眉目清秀的少年人,道,“是青花折桂?”

    “弟子关雎,见过恩师。”

    少年郎看上去十二三岁,文文弱弱的,但行礼之间,姿态从容,声音清亮。

    “很好,”

    陈岩点点头,道,“关家有麒麟儿啊。”

    关大官人笑的合不拢嘴,胖脸上都鼓起褶子,道,“多亏解元公洪福。”

    “来人,”

    陈岩手下关大官人带来的礼物,想了想,吩咐下人取来一口上好的砚台,当做回礼,道,“关雎以后要好好读书,不要辜负你父亲的期望。”

    送走关家人后,陈岩接下来又接待了其他四家,勉励了其他四个弟子一番,算是将自己的关系网又扩大了不少。

    “都是显赫之家啊。”

    陈岩接待完这一波,喝着茶水,眉头舒展开,道,“看来我找个时间也得拜访一下恩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