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审神(为君落落万赏加更)
    ps:上架以来已经十二更,看到云烟这么勤奋的份儿上,订阅,月票,打赏砸过来吧,多多益善。

    阁楼,二分明月。

    自玻璃窗往外看,多有霜石,石骨嶙峋,上有孔穴,生满玉兰、牡丹、海棠、桂花、红梅,冷光照下,香气光浮,沁人心腑。

    另一边,则是倚上石壁,长有虬松,苍劲葱郁,绿意袭人。

    陈岩负手站在窗前,花香和松光从两侧照来,映在身上,斑驳出光暗的影子,看不清神情,开口道,“办好了?”

    “是。”

    侍卫张云答应一声,将在黄叶山辛家庄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补充道,“人都都在外面。”

    “嗯。”

    陈岩点点头,云袖一摆,到藤椅上坐下,吩咐秋容和小谢给自己泡茶,然后道,“把他们四人都带上来。”

    时候不大,四人都被带到阁中。

    冯姓神灵看到上面身姿如松,俊美沉稳的少年郎,先是一惊,然后恍然,最后是面色铁青,咬牙道,“解元公,我是东山伯门下,有朝廷册封的男爵之位,负责黄叶山事宜,你无辜殴打擒拿我,不会有好日子的。”

    “找打。”

    张云上去就是两巴掌,抽的冯姓神灵晕头转脑,呵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威胁解元公!”

    “看来十日巡游之后,我可真是成了名人。”

    陈岩见这个小神灵一眼就认出自己,笑了笑,坐直身子,道,“官府给你们神灵册封爵位,是让你们协助官府治理,而不是胡作非为,败坏朝廷的声誉。”

    “黄叶山是妖狐野鬼,不是朝廷子民。”

    冯姓神灵稳了稳神,狡辩道,“此辈向来狡诈阴险,最善于惑人,要不是严加管教,出了岔子,谁能负责?”

    “真是牙尖嘴利,”

    陈岩端起案上的白瓷茶盅,茶色如竹箨方解,和盅壁上的霜白细花相映成趣,抿了一口,嗅着茶香,好一会才道,“朝廷有法令,神灵不得私自接触世俗之人,如有事,需和官府中专门的对口神灵机构接洽。”

    陈岩重重地将茶盅顿在案上,笑容敛起,眉宇间杀机浮现,道,“这是太祖亲自颁布制定的《大燕律》定下的规矩,你胆子不小。”

    “这个,”

    冯姓神灵一听,真的慌了神。

    他当然知道大燕律中的严禁神俗互通之意,可是最近百年来,随着神灵体系地膨胀,根基越来越深,已经和当地的各大势力勾连,这个规定已经名存实亡。

    只是若真要深究,可是轻则打落神职,重则砍头的罪名。

    “解元公,”

    辛十四娘盈盈下拜,玉音清脆,道,“小女子愿意出庭指证,冯姓神灵和冯云沆瀣一气,相互勾结,不仅是对小女子逼婚,还多次****我们辛家,整个黄叶山上下沐浴圣恩之人都深受其苦。”

    “哦,”

    陈岩看了眼这个红裙艳丽的少女,媚而不妖,秀外慧中,倒是在异类中少见,笑道,“作为当事人,你能指证是最好不过,我会给你做主的。”

    “谢解元公。”

    辛十四娘拜倒在地,声音呜咽道,“谢解元公主持公道。”

    “解元公,”

    辛家家主看着冯姓神灵投过来的怨毒目光,知道这次事情无法善罢甘休,一咬牙,同样拜倒在地,道,“解元公,冯姓神灵劣迹斑斑,邪淫无度,黄叶山上下,不知道多少人受起迫害,小人愿意联合黄叶山其他家族,将冯姓神灵罪状呈上。”

    “国法无情,官法如炉,神灵犯罪,罪加一等。”

    陈岩一锤定音,声音慷锵有力,先将冯姓神灵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然后语气一缓,看向辛家母女,道,“同样,朝廷兼容并蓄,宽容如海。你们黄叶山虽是异类,但心慕圣恩,谨小行事,安分守己,自会得到朝廷庇护。”

    “张云,你让他们四人签字画押。”

    “洪海,你从外面带十名黑虎卫,前往黄叶山辛家,务必不能使辛家被人打击报复。”

    “是,大人。”

    张云和洪海都是先天武师,雷厉风行。

    “谢过解元公。”

    辛家母女这才放下心来,她们可是见识过这种头生弯角,甲胄狰狞,形似魔神般人物的厉害,有他们坐镇,辛家稳若磐石。

    “解元公,解元公,”

    这个时候,自被带进来就呆傻的冯云终于反应过来,大声道,“小生只是心慕佳人,上门提亲,其他的都不知道,都是冯远才这个老家伙的主意啊。”

    “你个小畜生。”

    冯姓神灵一听这话,气的差点一蹦三尺高,他就是被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后辈连累,对方竟然还这样狼心狗肺!

    “解元公,”

    冯云才不管跳脚大骂的自己先辈,先保住自己再说,道,“学生还知道不少冯远才的龌龊之事,学生可以积极检举。”

    “畜生,畜生啊,”

    冯远才恨不得冲过来将这个家伙咬死,恨声道,“我们冯家怎么会出了你这样一个玩意儿?真是瞎了眼。”

    “丑态毕露,有辱斯文。”

    陈岩一挥袖,将扑过来的冯云荡开,厌恶地道,“来人,替我行书学政大人,将这鲜廉寡耻之辈的行径写上,恳请学学政大人将他的生员拿掉。”

    “不要啊,”

    冯云一听这个,差点崩溃,没了生员,他就是平民百姓,就是黄叶山的异类都能逼死他。

    “哈哈,”

    冯姓神灵倒是发出一声大笑,道,“不成器就是不成器。”

    “将他们两人带下去。”

    陈岩看着两人的丑态,眉头皱了皱,道,“张云,你带着罪状,再出去一趟,将东山伯拿来,他是包庇之罪,也得受罚。还有,凡是冯远才供出的不法神灵,都一体擒拿,不要放过。”

    “是。”

    张云招呼两个兄弟一声,一手一个,拎起两人,快步疾行,只是一闪,就没了踪影。

    “秋容和小谢,”

    陈岩又饮了一杯茶,放下茶盅,看着下面,道,“你们就陪着辛家母女在府中转一转,不要走远。”

    “好的,主人。”

    秋容放下水壶,走到两女跟前,道,“辛姨,十四妹妹,跟我走吧,我和小谢领你们去看一看曲峰九转,很好看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