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血香(月票五十张加更)
    ps:第十三更送到,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现在均订426,如果能到600,继续加更,兄弟姐妹们多支持啊。

    月上中天。

    临水开阁,太阴在怀。

    银钩尽卷之间,清清冷冷的光华氤氲,晕开大小不一的清辉光圈,如幻似真,上下变化。

    真的是,花色媚态,月光晶莹,禽鸟上下,高低响应。

    陈岩坐在窗前,眉宇间尽是清辉,他的识海之中,阴神端坐幽水,一吐一吸,明光生灭。

    “咄,”

    陈岩用手一指,血月环佩打开,里面的丹药价值连城,郁郁丹香,凝烟成霞。

    “圣皇灵血丹,”

    陈岩取出一个纹有魔纹的瓷瓶,拔开瓶塞,发现里面是一粒幽深色的丹药,细细密密的篆文浮现,好似有一尊血中圣皇端坐。

    哗啦啦,

    丹药一出,室中飘香,不是花香,不是女人香,而是一种来源于古老血液的血香气。

    人吃五谷杂粮,又沾染世俗杂气,血液有一种腥味,令人作呕。一般来讲,只有修炼到武圣境界,换了新血,不染乱气,自然清净,才有血香。

    当然,典籍上记载,有不少魔神先天而生,吞吐天地之精,亦是血香浓烈,是一等一的圣物。

    “这种丹药真的是可遇不可求啊。”

    陈岩笑了笑,拿起丹药,一口服下。

    轰隆隆,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比茶香还要浓郁百倍千倍的香气弥漫,顺着经脉,游走全身,滋养血肉。

    与此同时,药力之中,还有一种深沉的意念,是当日炼丹者加入的手段,要是服用者不是修罗一族之人,就会禁制爆发,将之毁灭。

    陈岩却是毫不在乎,运转修罗圣体,头上生出弯角,身上覆盖细鳞,眸子中血光升腾,不知道多少的杀戮,邪恶,阴暗,暴戾,等等等等,负面情绪,在其中幻化,普通人看到,就能噩梦连连。

    “归于自身。”

    陈岩修罗圣体之强大,超乎想象,运转之下,即使是甄郡主这种的法身境界都得小心翼翼控制的圣皇灵血丹,不多时,就让他将药力全部吞噬,身上的细鳞颜色又深沉了三分。

    “呼,”

    好一会,陈岩吐出一口气,竟然也有一种淡淡的香气。

    “修罗圣体,”

    陈岩从那零散的记忆中获取知识,已经初步判定,这肯定和血海修罗一族大有联系。

    “真是强大。”

    陈岩感应着体内无处不在的力量,举手投足之间,睥睨无敌,单论肉身的爆发力、力量、速度,都能胜得过一般的武圣。

    “原来是这样,”

    陈岩眯着眼,终于想明白自己第一次试探血珠之时,为何血珠中的存在没有反应,而等到自己第二次进入之后,就差点被夺舍。

    原因很简单,血珠中的存在太过强横,即使只是要寄托一缕意念,都需要非常强大的肉身,第一次的肉身明显不合格。

    而第二次自己受伤之后,激发龙符中的生生造化之力,让肉身潜力提升,更上一层楼,却正好达到对方的夺舍要求,于是对方先用血珠之力将自己的肉身改造成修罗圣体,然后准备寄托意念化生。

    “福兮祸所伏,真是太有道理了。”

    陈岩感慨了一会,再次沉下心来,全力研究和提升自己的修罗圣体。

    要知道,神灵一系可是个马蜂窝,其中的裙带和盘根错节的关系,比官场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既然开了刀,别的不说,冯远才和东山伯一系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说不定还得以力服人。

    道术不是不能用,到了他这个地位,自然有一定的特权,可是在朝廷的范围之内,还是运用修罗圣体为好,反正是这个杀伤力一点不逊色于道术。

    陈岩随着炼化魔念,对修罗圣体的了解和认识越来越多,更幸运的是,他还缴获了甄郡主的血月环佩,里面的丹药和血海出产的天材地宝,对修罗圣体都很有裨益。

    “修罗圣体,”

    陈岩想了想,自袖中取出一枚宝珠,心神一连,进入其中。

    宝珠之中。

    垂柳依依,松柏成趣。

    日光晕辉流波,金灿灿若金子。

    啪,啪,啪,

    龙女正无聊地挥着鞭子,看样子是在牧羊,只是比起上一次见面,她的容颜又憔悴了三分。

    “咦,”

    陈岩一出现,龙女就发现了,她笑了笑,刚想说话,忽然变了颜色。

    “这是什么?”

    龙女眼皮子乱跳,身后浮现出龙形,她上下打量着陈岩头上的弯角上的血纹,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道,“这分明是修罗皇族才能修炼的修罗圣体,你难道不是无极星宫弟子,而是修罗皇室出身?”

    “嗯?”

    陈岩一听,目光动了动。

    对方的话语中无意间透出两个信息,一个是自己的修罗圣体出自于修炼皇室,第二个是她知道自己的无极星宫之人,很可能是和甄郡主有联系。

    这可是大有收获啊,知道了修罗圣体的来历,出去之后,可以查阅典籍,总有发现。

    “知道我是无极星宫弟子,”

    陈岩对自己的身份不提,盯着龙女道,“看来你和甄郡主的关系不错啊,消息很灵通。”

    “哪里不错了,”

    龙女气鼓鼓的,垂泪不止,道,“公子不知,自甄郡主的化身被公子灭掉后,她就暴跳如雷,每日拿我出气,****鞭打不休,我也是从她的咒骂中才得知公子的身份的。”

    “咦,”

    陈岩刚想说话,心中蓦然升起一个念头,告诉自己,此女话语中有不实之处,难道这是修罗圣体的能力不成?

    想了想,陈岩道,“看来你这缕分魂和本体是念念相依啊,不知道能否告诉我甄郡主现在的状况?”

    “甄郡主很恼怒,”

    龙女捋了捋垂下耳边的青丝,道,“她正准备前往无极星宫瑶光殿,去讨个说法。”

    “嗯,”

    陈岩目光动了动,没有多说,直接退出宝珠。

    “这个家伙,”

    龙女目瞪口呆,她手段还没使出来呢,对方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这样不行啊,”

    龙女急的团团转,她本来还以为困神珠落到对方这个少年人手中会好办一点,没想到对方比甄郡主还难缠,很少和自己接触,心如磐石,不受誘惑。

    “要想办法啊。”

    龙女咬着牙,要是她的真身被困得时间太久,说不定真要出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