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身在局中(第十五更)
    ps:六百均订加更,兄弟姐妹们,订阅飘起来啊。

    雨停,风住。

    水上浓阴,烟光如纱。

    仔细看去,绿润石骨,嶙峋棱角,上生虬松,枝叶苍劲,禽鸟栖息于上,鸣声长短。

    陈岩头戴银冠,一身青衣,坐在藤椅上,临轩面湖。

    湖光,松风,花香,鸟鸣。

    这一刻,缠绕稀稀疏疏的光线入内,如诗胜画。

    “唔,”

    陈岩手握符牌,神念探入其中,正在翻阅消息,密密麻麻的流光穿梭,信息刷新很快。

    “还是没有啊。”

    好一会,陈岩叹息一声,他想借助道盟的关系网寻找灵火,可惜这东西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根本没有反馈。

    “麻烦。”

    陈岩皱了皱眉头,虚空之中,无量的明光垂下,经过识海中阴神的转化,正源源不断地化为真实的力量。

    只是比起十日巡游之时,无形的力量开始减弱,代表随着时间过去,轰动一时的解元公的声望在下降。

    人都是善忘的,这是人之常情。要不是他现在又抄了几篇诗词扔了出去,让人吹捧了几下,恐怕这个下降的趋势会更明显。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这样下去,他凝聚的芸芸众生之火也会受到影响。

    “或许这次神灵之事是个机会?”

    陈岩扶着眉心,犹豫不决。

    他要是在神灵之事上发力,肯定能掀起波澜,引得全州上下震动,声望大增,但同样会成为众矢之的,引得神灵一系反扑。

    其中的利害关系,真是让人难以把握。

    “再看一看。”

    陈岩决定等一等,看一看事情接下来的发酵反应。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水纹清妍,凝若莲花,一对纤足踩在上面,轻若无物,赛雪欺霜,衣香人影,由远而近。

    哗啦,

    陆青青步生莲花,走到水榭前,玉足一点,就到了堂前,笑靥如花,声音娇柔,道,“解元公,最近真是风光啊。”

    陈岩抬头看去,只见陆青青今天一身素白散花玉衣,淡扫蛾眉,不带首饰,整个人气质一变,清纯逼人。

    “这样的变化,”

    陈岩上下打量,笑道,“这是要称呼你陆姑娘了。”

    “嘻嘻,”

    陆青青发出一声清脆的笑声,缓步来到陈岩跟前,敛裙坐下,美眸光转,道,“现在解元公威风八面,前几天刚刚十日巡游,全州皆见,现在又是联合士林,监督神灵风气,让岳王公都焦头烂额。这样的威势,小女子可害怕的紧呢,解元公说是陆姑娘就是陆姑娘了。”

    “哈哈,”

    陈岩大笑,盯着眼前玉人,道,“那就陆姑娘。”

    “解元公的目光要吃人哩,”

    陆青青先是一笑,被人盯着也不羞涩,晃着小脚丫,目光如秋水,道,“不知道解元公喊人家来到底是何事?”

    “现在神灵和官府的关系,你怎么看?”

    陈岩身在局中,自然希望有局外人拨云见日。

    “解元公向来无利不起早,这次抓住神灵和世俗勾连的痛角,对岳王公一系的神灵穷追猛打,肯定是有所求。”

    陆青青没有正面回应,反而是提起了一个新的话题,道,“这是要把把柄抓在手里,进可攻退可守,要胁迫神灵做事儿?”

    “不错。”

    陈岩没有隐瞒,直接道,“由于神灵阻碍,兰陵郡王对发生在府城的三大玄门弟子被灭口一事迟迟没有进展,我准备以此为突破口,敲山震虎,让神灵们收敛一下,最好是交出做手脚的人。”

    “解元公现在气势很盛,能够影响士林舆论,要是真的对神灵和世俗互通勾结之事大加抨击,整个云州神灵体系都得被动,确实是个很好的砝码。”

    陆青青听得目光一亮,拍手叫好,这是个很聪明的切入点,进退随心。

    要是府城的神灵识趣,弃车保帅,交出做手脚之人,自然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快就平静下来。要是府城的神灵对这个传话听而不闻,肯定就是舆论大哗,激烈抨击,将之炒热,反正是大义在手,占理呢。

    除此之外,陈岩还顺手把自己的老仇人岳王公扫的面上无光,反正这两日城中风雨,岳王公是神灵中的首当其冲,听说因为连座下的人都保不住,让人很是耻笑。

    就是以后官府和神灵和解了,恐怕岳王公丢的脸面都捡不起来。

    “解元公的想法很好。”

    陆青青先是点头表示认可,然后道,“不过却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什么?”

    陈岩和她面对面,已经可以嗅到对方身上的香气。

    陆青青并不在意,伸了伸白嫩的手指,道,“要是以往,解元公的这招说不定会奏效,但现在大环境不同。”

    “现在天下三十六州,围绕着监督权,文官和神灵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前几天灵州有个神灵被当地士林攻击,强行罢免了神职,让神灵和文官体系剑拔弩张的局面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

    “现在是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人为放大,引起轩然大波。”

    “能够做手脚的神灵,最起码都得是有个侯爵神职,身后还会有公爵撑腰。如果金台府的神灵真要迫于压力交出这等人物,恐怕会让外人解读成神灵一系示弱。那么,其他府城或者大州的文官体系就会有学有样,发动舆论攻击。”

    “这样下去,就会形成连锁反应。”

    “全国三十六州一盘棋,你说,金台府城的神灵会愿意在这个时候低头示弱?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啪,

    陈岩一拍手,恍然大悟,道,“这样的局面下,府城的神灵肯定不会退让。这几天沉默,说不定在酝酿反击。”

    “也是你运气不好。”

    陆青青抿着红唇,道,“灵州的事是正好这几天发生的,你要是早一段时间或许还真能办成。”

    “真是。”

    陈岩咬着牙,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的媚眼可真是抛给瞎子看了,神灵一系肯定不会妥协。

    “难办啊,”

    陈岩皱着眉头,神灵不妥协,而兰陵郡王那一方不能没交代。

    “你是解元公,天生在文官一系。”

    陆青青提醒道,“不过,你要真的抽身就走,也没人能难为你。”

    “我是站在风头浪尖了啊。”

    陈岩眯起眼,念头转动,他是入了局,这个时候,断然没有后退的道理,喃喃道,“这是要我决断啊。”

    想到自己当日出了郡王府和韩敏的话,还夸口不会做出头鸟,没想到,计划不如变化快啊。

    风云变幻,就是这样不尽如人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