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借刀杀人 顺水推舟(保底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借刀杀人 顺水推舟(保底第二更求订阅!)

    夜下。

    松竹交映,泉石争晕。

    荷送香气,滴翠凝音。

    远远看去,霜气自天穹上垂下,折而绵长,舒展如垂桥,氤氲在水面之上,晃晃昱昱,千变万化,五彩生辉。

    陈岩头戴银冠,身披锦衣,坐在高台上,目光深深。

    他用手摩挲着玉扳指上的花纹,想到今天去神庙的两个时辰,眉头皱起,然后又舒展开。

    现在可以肯定,自己的这件家传宝很不简单,有了它,可以不惧法网恢恢,避开神灵无孔不入的监督。

    “还有,”

    陈岩神念往里一伸,玉扳指中有奇形怪状的符号,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排列组合,竟然是一段又一段的内容。

    “这是神灵通过法网传递的消息。”

    陈岩惊喜交加,神灵通过法网传递的消息是带有一种像末世时代具有加密性质的符号,只有同是神灵的人才知道密码,进行组合后阅读。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手中的玉扳指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作用。

    “或许这才是我对付神灵的大杀器。”

    陈岩看着远处青山迢迢,虹梁挂瀑,红壁千仞,眉宇间染上一种锐利,道,“看来以前真的忽视了这个玉扳指,得多试验几次。”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山风一起,明月照崖,冷光粼染,倏尔有光华腾空而起,长有百丈,摇头摆尾,若青虬出水,绽放无量毫光。

    下一刻,青虬一吐,万万千千的光线落下,交织成细细密密的网格,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神光如狱,吟唱声声。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这法网将整个府邸笼罩在内,压制气机,隔绝内外。

    “这是法网隔绝,”

    陈岩抬起头,目光森然,道,“终于忍不住要拿我开刀了,就是不知道谁来送死。”

    哗啦啦,

    不到三个呼吸,两道光华由远而近,一黑一白,尾曳星光,轰隆隆的星辰爆炸声响起,似在天边,又在眼前。

    两人似慢实快,如大星陨落,焰火升腾。

    “是无极星宫的人,”

    陈岩并没有意外,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一男一女。

    男的日角龙颜,垂手过膝,容貌俊伟;女的则身姿曼妙,轻纱罩身,气质冰冷。

    两人并肩而站,天门上显出群星图,光辉璀璨。

    “你就是陈岩,”

    女子先开口,声音冷漠,没有半点的感情,给人的感觉不是人类,而是住在亘古存在的星辰上的神灵,一字一顿地道,“很好。”

    “不错。”

    陈岩坐的稳稳当当,八风不动,从容地道,“是哪一个神灵让你们来打头阵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借刀杀人的刀子一般都没有好下场?”

    “猖獗,”

    男子上前一步,冷笑道,“要是以往,你头套解元公的光环,别人要动你,恐怕得三思而后行。可是现在你自己找死,煽风点火,得罪人无数,就是咎由自取了。”

    “原来是这样,”

    陈岩心念一转,就明白其中的算计,笑道,“神灵是不想直接动手,就将你们两人当刀子;你们两个呢,来府城就是想要我的命,就顺水推舟答应,还让神灵给你们隔绝气机,消除隐患,将来朝廷没有证据,也不好追究。”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取所需啊。”

    “反应不慢。”

    男子天门上星图转动,不同的星辰运行,轨迹变化,上面凝聚成星神,发出宏大的声音,道,“那今天你就做个明白鬼吧。”

    “咦,”

    陈岩目光一动,发现自己的圣天玄将竟然被一种玄妙的光华压制,有一种画地为牢,不能越雷池一步的意思。

    “准备很充足啊。”

    陈岩自高台上站起,长袖飘飘,道,“连我手中的傀儡都被你们羁绊住,真是有备而来。”

    “动手。”

    女子等得不耐烦了,纤纤玉手一挥,一颗大星凭空出现,悬在陈岩头顶之上,通体幽深,看不到底色。

    哗啦啦,

    大星出现,垂光如璎珞,陈岩只觉得身子一下子被定住,无法动弹。

    “斩,”

    男子见此,毫不犹豫,用手一指,天门上的星神吐出一口霜刃,长有三尺,曲柄如龙,锋锐不可匹敌。

    一个困人,一个斩人,配合地天衣无缝。

    “真是幸运。”

    两人心中同时浮出这样一个念头,他们两人赶来金台府城,只是为了寻找机会。

    毕竟陈岩是云州的解元,即使是摇光殿主那种人物都没法明里下手,以免引得无极星宫和朝廷大战。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正好赶上士林和神灵剑拔弩张,互相拆台,原本应该站在官府一方的神灵恨陈岩入骨,让事情有了转机。

    有神灵全力配合,两人都相信,自己能把事情干得干净利索,让朝廷吃下这个哑巴亏,牵扯不到无极星宫身上。

    “这是给门中立下大功。”

    两人有淡淡的喜悦,他们能够想象回到门派后享受到的荣光。

    哗啦,

    还没等两人的喜悦之情退下,只听咔嚓一声,陈岩已经挣脱大星的束缚,然后身子一摇,化出修罗圣体,头生弯角,身有细鳞,狰狞恐怖。

    哗啦啦,

    陈岩一纵而下,快如闪电,曲肘如大枪,往前一刺,两人引以为傲的护体宝光已经支离破碎。

    “这个,”

    接下来,两人就是看到了无尽的血光,血光之中,有杀戮,有邪恶,有疯狂,有绝望,种种的负面情绪凝成各种各样的魔光,在其中沉浮。

    “啊,”

    两人同时惊叫一声,只觉得识海之中,化为一片血海,光怪陆离,难以想象。

    “咄,”

    陈岩口吐真言,血眸竖起,有一种阴森森的寒意,正在施展一种不可思议的法门,控制两人的心智。

    不多时,两人由挣扎变为平静,只是向来星辉璀璨的眸子里,多了一抹深不见底的血色。

    “就是这样,”

    陈岩冷冷一笑,将自己的意念传给两人。

    “遵命。”

    两人答应一声,驾驭遁光,按原路返回。

    “呼,”

    陈岩看到两人离开,散去修罗圣体,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样的迷魂之术虽然霸道,但委实消耗太大,要不是两人毫无防备,恐怕都难以成功。

    要知道,两人可都是无极星宫的真传弟子,修为也很不弱。

    “这下子,该有好戏了。”

    陈岩冒险一试,终于成功,他笑了笑,取出甄郡主血月环佩中的丹药,张口服下,恢复力量。

    接下来,就是好戏连台了。

    ps:订阅,订阅,订阅!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