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上家门(保底第四更求订阅)
    夜,月如钩。

    清清冷冷的清辉照下,一望皓白,稀稀疏疏,如冬日的雪。

    远山,白水,冷光,有一种压抑的死寂。

    陈岩仰着头,看向岳王公消失的方向,晶莹的光华映照出他的竖瞳,血光弥漫,杀机森然。

    “神灵虽然有修士都羡慕的寿命,但不是没有缺点。”

    陈岩化身修罗圣体后,声音愈发冷漠无情,道,“他的神躯一旦受到损伤,恢复期会很漫长。”

    “还有神力是来源于日积月累的积蓄,只会越用越少。”

    陈岩心念一动,遁出阴神,脚踏幽幽深深的黑水,无形剑发出一声轻鸣,绕在身后,道,“今天就给岳王公一个深刻的记忆。”

    哗啦啦,

    话音一落,陈岩发出一道光华,然后身子一摇,化为一阵清风,消失在原地。

    岳王庙。

    内有殿堂,柱瓦皆金,刻镂精致。

    重重叠叠的神光在殿内铺开,白净如绵,不见半点的杂色,清清亮亮,干干净净。

    “该死,”

    岳王公自神龛中浮出身子,神躯上的裂纹触目惊心,他看了眼殿中如霜雪般的光华,忍住心痛,猛地一吸。

    哗啦啦,

    岳王公身上五彩光华流转,原本的裂纹开始合拢,变淡,最后隐去。

    “该死,”

    岳王公看着少了薄薄一层的神光,不喜反怒,痛骂不已,这可是他不知道多少岁月提炼出的神力精华,比命根子还珍贵。

    “这个陈岩,”

    岳王公皱着眉头,想到两人交手的过程,对方恍如魔神,力大无穷,杀伐果断,真真是难以想象。

    “真的是魔神手段。”

    岳王公冷笑,道,“这倒是个把柄,可以讲陈岩和邪魔沆瀣一气,心有歹意。”

    “哈哈,岳王公,”

    陈岩从外面进来,脚踏幽水,手中法剑寒光惊人,道,“你跑的真快啊。”

    “陈岩,阴神?没想到你还修炼道术,竟然到了这样的境界。”

    岳王公一惊,站了起来,随即面色阴沉,道,“还有,你是如何突破法网的?”

    “你就做个糊涂鬼吧。”

    陈岩才不会多说,心神一运,无形剑哗啦啦展开,如霜雪般的剑光铺天盖地,杀机弥漫。

    “咄,”

    岳王公用手一指,背后的神光升腾,结成神轮,徐徐转动,剑光还没接近,就被一股斥力推了出去。

    “定,”

    陈岩目光一凝,运转九宫缚仙圈,身后光晕一转,一个古老的篆文飞出,落在岳王公头上三尺。

    “散,”

    岳王公取出一柄玄黑乌锤,轻轻一敲,将篆文击碎。

    “神灵之力,很有意思啊。”

    陈岩用无量星劫宝灵珠定住殿中的气机,避免外泄,飞剑和道术齐出,攻击连绵不断,将岳王公困在其中。

    在斗法之中,陈岩发现,相比起炼气士,神灵的斗法方式很简单,但神力混元,破灭一切,有一种万法归宗的感觉。

    除此之外,神灵的神力爆发惊人,到底是神躯,比普通的肉身能够承载力量。

    当然,神灵的缺点也很明显,他的力量主要就是神力,来自于众生的信仰,就好像源头是溪流的汪洋,要是用完了,恢复起来就很困难。

    所以,所有的神灵都好像是守财奴,守着自己的神力过日子,能不动用就不动用。

    或许只有那种积蓄无量的神力不怕消耗,或者真正突破藩篱,脱离众生信仰,成为先天神灵,才能摆脱这个缺陷。

    “缠斗,”

    陈岩有了打算,剑光一划,分为千百,封锁四面八方,同时道术趁机发动,出其不意,防不胜防。

    “这个陈岩,可恨。”

    岳王公气的额头青筋暴跳,他最恨这样的斗法,不仅让他力量施展不出来,还不得不小心防御,神力的消耗非常惊人。

    “该怎么办?”

    岳王公心情烦躁,他已经感应到自己受伤的神躯隐隐传来疼痛感,这样下去非常不妙。

    “得求救了。”

    岳王公虽然是很爱惜面子,但这个时候,他不得不低下头,利用府城的法网,将信息传递出去。

    “陈岩,我与你不死不休。”

    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会受到的同僚的嘲笑,岳王公怒火高涨,身上的神力燃烧,凶猛澎湃。

    “向广陵公求救了。”

    陈岩通过玉扳指,看到了岳王公经过法网发出的消息。

    金台府城的神灵不少,光是有朝廷册封公爵之位的就有三名,只是最近整个云州风起云涌,另一个公爵出外,没在府城。

    反正由法网密布,敌人一接近,就会有信息生成,一众神灵可以同时出手歼灭来敌。

    恐怕神灵们都没想到,在府城中还会有人瞒过法网,悄然无息地潜到神灵的大殿进行刺杀。

    “算你倒霉。”

    陈岩一声清啸,阴神化为一百零八枚念头,每一个念头都一体六面,一个又一个的道术施展出来,连绵不绝。

    念头组合,即是道术。

    别的不讲,光是道术之快,之猛,之迅疾,之千变万化,是炼气士远远比不上的。

    让岳王公源源不断地消耗神灵之力,就等于给他割肉放血。

    “嗯?”

    正在自己神殿中坐镇的广陵公目光一动,眼瞳中闪过一连串的符号,重新排列组合,化为只有神灵才能看懂的信息。

    “岳王公的求救?”

    广陵公看完之后,就是一阵惊讶,要知道,整个府城的法网是交织相连的,岳王公在府城中遇到敌人,自己竟然不知道?

    “去看一看。”

    广陵公作为老牌神灵,当然知道同拥有公爵神职的岳王公是何等爱惜自己的颜面,要不是真情不得已,绝不会向自己求救。

    轰隆,

    广陵公腾起神光,往岳王庙而去。

    神灵的信仰都具有排他性,因此别看两人都在府城中,但距离真的不近。

    毕竟,每个神灵都对自己的势力范围很看重,不允许别的神灵来分散自己的信仰。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笔直的精气冲霄,如画卷般徐徐展开,兰陵郡王踱步而出,双手空空,拦住广陵公的去路,笑道,“广陵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