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保底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保底第二更求订阅!)

    郡王府。

    绿塘柳色,丹泉杏红。

    霜石生冷意,青竹引暖风。

    陈岩转过曲廊,停住脚步。

    只见眼前有百尺高的玲珑石山,以虬松拱卫,上筑悬阁,陈设木榻,摆有香炉。

    乍一看,重重叠叠,层次分明,一旋一折之间,有一种立体山水之感。

    风一吹,绿云莹然,岩空奏鸣,呜咽如笛声。

    兰陵郡王头戴金冠,身披麒麟衣,端坐在临窗位置上,见到陈岩出现,笑道,“上来吧。”

    “好。”

    陈岩点点头,足下一动,踩着木梯,蹬蹬蹬上阁。

    “陈岩啊,”

    兰陵郡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好一会才开口道,“真是没有想到,你一个人竟然将岳王公打得神意遁入符诏,从而沉睡不醒。”

    “只是侥幸罢了。”

    陈岩没有多讲,他心里明白,要打爆岳王公不是难事,眼前的郡王更轻松,但要突破层层叠叠的法网,则是难比登天,幸好自己有玉扳指。

    “哈哈,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喽。”

    兰陵郡王没有多问,豁达一笑,道,“当日你的老师崔学政离开之前还特意嘱咐我看护你,看你昨天的表现,我可是省事了。”

    “昨日还多亏王爷出手拦住广陵公,”

    陈岩感谢了几句,进入正题,道,“我查到三大宗门被灭口的线索了。”

    “嗯?”

    兰陵郡王先是一惊,随即敛容道,“是谁?”

    “是这个样子。”

    陈岩把事情讲了一遍,道,“肯定是岳王公做的手脚,只是没有证据。”

    “娃娃,变羊,血衣人,”

    兰陵郡王用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道,“这可真是出乎意料。”

    顿了顿,兰陵郡王继续道,“至于证据,你不用担心,虽然神灵控制法网,但官府也有手段制衡,只是以往他们掩饰的太好,而且千头万绪,难以查看。现在有了目标,只要好好查一查,总有收获”

    “这样最好。”

    陈岩点点头,目光森然,道,“等证据确凿之后,看这群目无王法的神灵还有什么话说。”

    “他们这次是做的很过分。”

    兰陵郡王想到前段日子被三个宗门不停地上门骚扰,恨得牙痒痒,道,“总得让他们好看。”

    “到时候我来公布。”

    陈岩不怕拉仇恨,这一颗重磅炸弹要是他引爆的话,肯定在整个云州甚至其他三十五州的震动,到时候声望大起,足以让他五行衍生,凝练出自己的道基。

    “你还真是冲劲十足。”

    兰陵郡王深深地看了陈岩一眼,答应下来,这个少年的锋锐,真真是超乎自己的想象啊。

    不过,年轻人敢作敢当,勇为天下先,倒也不是坏事。

    “那我就先告辞。”

    陈岩达到目的,不再久坐,展袖起身,道,“王爷若有事,直接联系我即可。”

    “你自己小心。”

    兰陵郡王目送陈岩转过屏风大石,想了想,吩咐下人,道,“你下去,把前几天来府中拜访的陶圣俞唤来。”

    时候不大,陶圣俞出现在郡王府,他身材消瘦,骨头架子不小,眉宇间有一种英气,行礼道,“见过王爷。”

    “嗯,”

    兰陵郡王对上他,就没了刚才和陈岩说话的和蔼,板着脸,道,“前段时间你们是否在追查变羊一事?”

    “是的,王爷。”

    陶圣俞神情恭敬,没有任何的失礼,开口道,“上次在府衙的帮助下,找到了不少线索,只是后来后来还没来得及继续追查元凶,就接连发生仙道宗门之事,衙门人手不足,整个调查被迫停止。”

    “这样,”

    兰陵郡王眸光深深,明白了对方兴风作浪的原因,他深吸一口气,用手重重地敲了一下玉案,用很有力量的声音道,“从现在开始,你放手去查,我全力支持。”

    “是。”

    陶圣俞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位郡王态度大变,但毫无疑问这对自己来讲是个好消息,有了这位郡王全力支持,不光是府衙能够抽调出足够的人手,必要之时甚至可以动用府军。

    “动作要快,要迅速,要立竿见影,但不要打草惊蛇。”

    兰陵郡王拳意精神内敛,但依然是有一种话语如山的强势,道,“有难事来找我。”

    “下官一定全力以赴。”

    陶圣俞行礼,信心百倍。

    不知名海域。

    水底万丈,有水晶宫。

    赤金作梁,青玉为瓦,四壁晶白,鉴影炫目。

    宝树摇曳,垂光生晕,落到地面,斑驳出一轮又一轮的涟漪,管弦之声,若有若无。

    龙榻之上,一个中年人端坐,冕冠垂帘,看不清面容,他的背后,显出不可思议的龙形,盘踞在无尽空间,搅动风雨。

    哗啦啦,

    少顷,云光一开,一个丽人出现在宫中,冶容秀骨,纤美绝世,行走之间,环佩叮当,淡淡的麝香弥漫。

    “夫君,”

    丽人来到榻前,娇声呼唤,吐气如兰,声音清脆,比百般乐曲还要好听。

    “阿珍,”

    中年人睁开眼,开口道,“有什么事儿?”

    “夫君,”

    丽人垂泪如珠,惹人爱怜,开口道,“我只有银睛一个血脉至亲的弟弟相依为命,他现在这么惨,我难受啊。”

    “你这个弟弟也是不成器。”

    中年人冷哼一声,道,“不愿意受约束,私自跑到澜江,还不知死活地兴风作浪,到处结仇,不死才怪。”

    丽人不说话,只是垂泪不止。

    “不要哭了。”

    水晶宫之主摆摆手,道,“九头蛇血脉特殊,你还偷偷留了一缕你那个弟弟的元灵在宫中的金角鼎中,你放心,等我几日后就运转玄功,将之唤醒。”

    “夫君,”

    丽人没想过能瞒过自己神通广大的夫君,一听这话,登时拭去粉脸上的泪珠,露出笑容,开口道,“多谢夫君成全。”

    “嗯。”

    中年人揽住丽人,将之抱上龙榻,道,“我已经派许浑去了云州,杀了人,总得有个交代。另外,你给你弟弟的化龙池也得取回来,即使只是赝品,也不能流落在外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