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冥狱黑海(保底第一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我们要冲击千订了!

    门户后。

    有一座青铜祭台。

    占地十亩,上下三层。

    黑血斑驳,古朴幽深。

    细密交织的花纹自上而下延伸下来,似龙须低垂,口衔宝珠,晕光生彩,照亮四方。

    “那是什么鬼东西?”

    陈岩目光一转,神情凝重。

    祭坛的最上层,非常的怪异。

    只见山石森立,高有十丈,突起如齿,犬牙错入,中有血痕,围成一圈。

    牙隙之间,生有虬松,老干苍枝,树冠蓬蓬,浮现一张张孩童的脸,笑容天真,活灵活现。

    血岩如利齿,虬松生孩面,时而有笑声传出,似有似无。

    冷厉,阴森,恐怖,渗人。

    整个祭坛最上方如同露出的牙槽,这样的景象,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来的不慢啊。”

    声音自祭坛上发出,倏尔一道血气升起,化为一个中年人,头戴金冠,身披血衣,上绣龙纹,薄薄的嘴唇有一种刻薄寡恩。

    “又是一个金丹修士的化身,”

    陈岩上下打量了几眼,冷声道,“你们红莲教真真是好大的胆子,不光是到处掠夺孩童,还敢在府城布置邪神祭台?”

    “哈哈,邪神?”

    中年人发出一声大笑,道,“这可是我圣教策划了几十年的大动作,以万灵为祭,接引冥狱黑海中的魔神降临。”

    顿了顿,中年人继续大笑,道,“到时候,整个金台府城,乃至整个云州,都会化为无尽深渊,万劫不复。”

    “嗯?”

    陈岩先是一惊,随即开口道,“少说大话,冥狱黑海中的魔神当然有不测之威,可是阴阳隔绝,你以为你说一句接引就能接引?”

    “哈哈,”

    中年人这么多年的谋划终成功,很有向人炫耀的喜悦,道,“小子,你以为我们圣教为什么非要选在金台府城成事?要知道,金台府城可是很森严啊,好几次我们都差点暴露行踪。”

    “这里?”

    陈岩想到一个可能,面上变了颜色。

    “猜到了吧?”

    中年人,红莲教的坛主,放肆大笑,道,“这里有阴阳对冲的节点,只有薄薄的一层,一冲就破。”

    “麻烦了。”

    陈岩皱着眉头,真真是想不到,金台府城中居然有阴阳对冲的节点,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节点没有被官府发现,而是被红莲教的人发现了。

    真要是被对方打开阴阳通道,接引冥狱黑海中的魔神降临,那可真的要引起大祸。

    要知道,典籍上记载,冥狱黑海空间无数,杀戮不断,邪恶横生,其中甚至还有大魔主,那可是相当于元神层次的强者,力量之强横,不可思议。

    灭世之威,不是说着玩的,而是真的存在。

    “开始吧。”

    中年人一声长啸,身姿如龙蛇,雄厚的法力自体内喷出,沟通祭台上的法阵。

    下一刻,

    祭台上的花纹扭曲,龙口衔着的宝珠同时绽放出无量的血光,然后束成一线,笔直向下,轰隆一声,刺了下去。

    轰隆隆,

    光线向下,先是寂静无声,随即轰然大响,到最后如同天崩地裂,汩汩的黑水自下面涌出,只是刹那之间,重重叠叠的阴影浮现。

    哗啦啦,

    黑水悄然无息,侵蚀灵机,化为冥土,一种腐朽,堕落,死亡,杀戮的气息在发酵,升腾,咆哮,倏尔扩散。

    “真的是冥狱黑海,”

    陈岩感应到这种气息,知道这是在进行转化,一旦将周围百里千里转化为冥土,抵抗阳面的规则后,冥狱黑海的魔神真的有可能降临。

    “哈哈,”

    中年人继续大笑,口中吟唱法咒,祭坛最上层的虬松树冠上的孩童愈发清晰,发出可爱的笑声,非常之清脆。

    笑声之中,有一种奇异的力量,玄之又玄,难以描述。

    “难怪他们到处掠夺娃娃,”

    陈岩却知道了,孩童天真无邪,心灵纯粹,却是最好的祭品之一,为冥狱黑海之中的存在喜欢,他们是充当鱼饵,吸引冥狱黑海中的存在。

    “哈哈,阳世的味道,”

    这个时候,一阵大笑声从地底传出,须臾后,七八名怪物脚踏黑水出现,或是身有细鳞,或是长有长尾,或是生有双头,各个手持魔刃,散发出嗜血的气息。

    “圣天,你去对付祭坛上的疯子。”

    轰隆隆,

    圣天玄将面无表情,一纵就上了祭台,脚踏玄蛇,一手在前,一手在后,打出大悲大愿日月神拳。

    “天经地纬,上日下月,造化在手,大悲大愿。”

    圣天玄将拳法如日月当空势不可挡,而身上的气息却大悲大愿大圣大慈,真的是心存慈悲,手有霹雳。

    “好凶猛的傀儡。”

    中年人身为红莲教在金台府城的主持人,自然眼光高明,他看出圣天玄将不是活物,但也没想到对方爆发起来这么凶猛。

    如日月经天,力量充斥整个祭台。

    “生若红莲,不甘平凡,芸芸众生,揭竿而起。”

    中年人当然不是简单之辈,惊而不乱,口中诵读咒文,祭台上红莲花开,每一朵红莲上都有无数人的影子,在社会的最底层,默默无闻,心有怨恨。

    一朝红莲花开,天下揭竿而起。

    对处境的不满化为怨恨,怨恨又成为力量,毁灭一切。

    “红莲之火,可以燎原。”

    “昏君无道,再立苍天。”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愿我来世,荣归红莲。”

    无数的呐喊声自莲花中传出,这是不平之火,这是愤恨之火,这是不甘之火,这是反抗之火,红彤彤,带有血色,刺人心神。

    这样的力量,汇聚起来,能让乾坤再造,天地变了颜色。

    红莲教的道,就是如此。

    只是对圣天玄将来讲,真的是媚眼抛给了瞎子,他神情如铁石,继续向前,出拳如日月,经天纬地。

    “红莲教真是其志不小。”

    陈岩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将注意力放到喷吐黑水的地方,上面的魔物越来越多,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

    “要想个办法,”

    陈岩已经发现,祭台的力量封锁虚空,自己发不出信息,只能凭自己的力量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