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万玉玲珑树 少女踏香来(保底第二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岩抬起头,就看到万千的青芒涌出,璀璨如星,天光射之,远看似摇曳大幡,尾生彩气。

    哗啦啦,

    漫天青芒一收,往下一落。

    晕彩流霞,澄翠涂绿,层层烟气散开,凝成一株宝树。

    仔细看去,宝树高有百尺,开有细细密密的晶花,丝丝缕缕的流光垂下,如玉幢宝盖,叮当作响。

    一个少女坐在宝树下,面拢轻纱,身姿曼妙,好似养在深闺中足不出户,娇娇弱弱。

    “不好,”

    陈岩却是看得头皮发麻,一种极大的恐惧涌上心头,自从重生一来,第一次感到难以抑制的绝望,这是面对不可抵挡的强da力量的自然反应。

    不需要判断,陈岩来自于修罗圣体的本能就告诉他,这个娇柔的少女可不是大家闺秀,而是要比刚才的俊美少年更危险十倍百倍的魔头。

    哗啦啦,

    自从少女出现后,整个时空好似都变得缓慢,细细密密的流光向四面八方乱窜,如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没有半点的声音。

    “是一个节点呢。”

    少女声音细细的,她坐在宝树下,用一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阴阳交汇之处,黑白的光晕映照下,越发显得她肌肤晶莹如玉,有一种神mi的彩。

    咔嚓,咔嚓,咔嚓,

    下一刻,

    节点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一道又一道的裂纹以节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去,如同蜘蛛网,触目惊心。

    “很脆弱哦。”

    少女收回纤纤玉指,好kan的细眉皱了皱。

    “还好,”

    陈岩动了动僵硬的四肢,思维开始活跃起来,来的这位冥狱黑海的存在力量太过惊人,刚打通的阴阳通道,根本不能承载她的降临。

    “她过不来。”

    陈岩心中有了底,长出一口气。

    “嗯?”

    少女抬起头,剪水双眸青光流转,只是一动,就定格在陈岩的身上,仿佛能够看透一切一样,开口道,“小家伙,去献祭更多的祭品,让冥土扩大,以后自然会有你的好处。”

    哗啦啦,

    玉音一落,陈岩心中不由得浮现出种种的景象,自己居于中天,天女环绕,法身纵横,往来无敌,等等等等,反正是成仙作祖,快乐无边。

    “咄,”

    陈岩心智坚韧,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的通道不稳,对面的存在根本传递不了过大的力量,少许之术,让他轻易破解。

    “前辈,”

    陈岩声音传了过去,不大不小,道,“口头承诺可是不行。”

    “哦,”

    少女轻轻一笑,倾国倾城,道,“那就给你好处。”

    哗啦啦,

    几乎在同时,陈岩的识海中涌入大量的信息,有各种不同的文字,图形,画像,等等等等,诸般玄妙,令人沉醉。

    “这是冥狱黑海中的功法,”

    陈岩只是一看,就有了判断,其中不少非常之玄妙,甚至还有一步登天的法门,让人忍不住蠢蠢欲动。

    “怎么样?”

    少女的声音传来,软绵绵的,有一种百花的香气,难以拒绝,道,“万般道术,天下神通,垂手可得。”

    “这是要让我当带路党啊,”

    陈岩阅读着识海中的内容,赞叹道,“不愧是真正的大人物,出手就是大方。”

    “可惜,”

    陈岩斩断心中的贪念,他可不想与虎谋皮,而且还是这么可怕的大老虎。

    “起,”

    陈岩不再犹豫,屈指一弹,符箓飞出,轻轻一折,绽放出无量的光华,亮而不刺眼,温温润润,如同真正的月光。

    哗啦啦,

    重重叠叠的光华中,桂花香浮,一尊开天辟地的神灵端坐其上,用手一指,太阴化生,清冷如昔。

    哗啦啦,

    这一枚由金丹三重大修士借用太阴玄门镇宗法宝祭练而成的符箓,一经催动,光芒万丈,气势冲霄,接引四面八方的力量。

    “混沌之先,太阴化生。执暗之柄,立道全真。”

    神灵口吐神咒,细细密密的篆文飞出,落在阴阳节点上,然后风一吹,化为桂花,晶莹剔透,摇曳生姿。

    “嗯?”

    宝树下的少女仰着玉颜,嗅着宛若实质般的桂香,轻轻一笑,道,“居然是和我一个级别的存在亲手炼制的符箓,唔,还下了不少功夫呢。”

    “只是,你又能挡地了多久?”

    少女的身影从清晰到模糊,只留下淡淡的香气,随即汹涌澎湃的黑潮肆虐,重重地撞击在桂花编织的网格上,碰撞之间,五彩缤纷。

    “可以了,”

    陈岩感应着符箓的力量,放下心来。

    阴阳割裂不相通,这是天地规则。

    符箓进行封印,修复其中的漏洞,就暗合了规则,事倍功半。

    冥狱黑海中的存在要想打破节点,就是逆规则而行,得付出十倍百倍以上的力量。

    正是如此,一道金丹三重修士炼制的符箓才能够让对面的宝树少女暂时退去,因为她面对的不光是符箓,而是整个阴阳的规则。

    不然的话,只是符箓本身的力量,宝树下的少女能够很轻松就破去,毕竟她本身的力量丝毫不逊于炼制符箓之人。

    “暂时无忧。”

    陈岩又看了一眼开满桂花的节点,身子一纵,往上而去。

    外面。

    血衣人应对圣天玄将的攻击,从容不迫,他力量不足,但借助祭台的阵法,绰绰有余。

    “不对,”

    血衣人目光掠过黑水,不知为何,黑水的喷涌明显弱了很多,而且几乎没有来自冥狱黑海中的魔物出现。

    “难道是?”

    血衣人想到入水的陈岩,还是不敢相信。

    因为在阴阳对冲的节点上,各种气息乱窜,要是谁敢接近,异气入体,就是大灾大难。

    只有金丹修士或者武中圣者这一层次的人物,才有可能下潜到节点上,暂时运用手段合拢。

    很明显,那个家伙虽然气息深沉,但不是这一境界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血衣人百思不得其解,这关系到门中的大事,不弄明白,他都无法离开。

    轰隆隆,

    下一刻,一道血光自黑水中飞出,倏尔一变,化出陈岩的样子,头上弯角狰狞,身上的气息比以前又强da了三分。未完待续。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