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双青翼钓烟雨(保底第一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郡王府邸。

    清苑深深,朱楼重重。

    烟雨如轻纱,十色作锦绣。

    怪石,青松,绿枝,霜树,蓊郁之气弥漫期间,有一种清清亮亮的光华。

    陈岩大袖飘飘,过了虹桥,折而向东,途经曲折逶迤的花径。

    周围山石点缀,或大或小,或横或斜,或青或白,千奇百怪。

    秋水堂在花径的另一端,兰陵郡王坐在堂中,看着外面的细雨,头上金冠上镶嵌的明珠熠熠生辉。

    “王爷,”

    陈岩进了水堂,打个招呼,在木榻上坐下。

    “陈岩啊,”

    兰陵郡王收回目光,眉宇间满是凝重,道,“这次的事情牵扯很大。”

    陈岩点点头,事情确实不小。

    神灵擅自屏蔽信息,就是违背朝廷律令。

    好死不死的,神灵暗助的对象还是恶贯满盈的红莲教。

    红莲教的谋划却是打开阴阳节点,接引冥狱黑海的力量制造灾难。

    更不用说,还有官府之人被邪教渗透,身在曹营心在汉。

    神灵,红莲教,冥狱黑海,内奸卧底,等等等等,一桩桩,一件件,让整个事情发酵纠缠,一旦引爆,必然是石破天惊。

    陈岩却是唯恐事情不大,事情越大,才越能引起士林的轰动,也才能最大程度地提升自己的威望。

    想到这,陈岩咳嗽一声,坐直身子,眉宇间锋芒毕露,声音锵然有声,道,“王爷,为避免神灵们狗急跳墙,学生建议,我们得先发制人。”

    “陈岩,”

    兰陵郡王左侧斑驳石壁,苔衣厚有半尺,天光一照,映的他面庞青绿,他顿了顿,才开口道,“三十六州可不光是只有香火神灵,尾大不掉啊。”

    “不止香火神灵,”

    陈岩心中一动,明白兰陵郡王所指,不过他只要能够凝练道基,以后成就法身,自可天下去得,再次用有力的声音,道,“王爷,学生愿意出面,引爆此事。”

    “你和你老师的性格真不一样。”

    兰陵郡王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你愿意站在前台就站在前台吧,我会布置的。”

    “那学生就多谢王爷了。”

    陈岩又说了几句,告辞离开。

    “这个陈岩,”

    兰陵郡王目送陈岩的背影转过堂前屏风,消失不见,继而站起身来,看着外面红灯垂光,青影摇曳,笑道,“看他斯斯文文的样子,没想到是这样果敢的性格,真是不怕事啊。”

    哗啦,

    这个时候,环佩叮当,幽香细细,一个清冷如月的女子自后堂转出,来到兰陵郡王跟前,和他并肩而立。

    女子的声音如同寂静无人的山中,悄然无息地流过霜石的泉水,宛若天籁,不染尘世,道,“太阴玄门的声望宜人之法可谓是诸玄门仙道之冠,陈岩这样疯狂的作法,会不会有这方面的打算?”

    “太阴玄门的声望宜人之术别出机抒,但缺陷不少。”

    兰陵郡王负着手,语气肯定,有一种指点江山的从容,道,“水满则溢,过犹不及,陈岩被称为二十年一遇的解元郎,一定明白这个道理。”

    “也是。”

    女子点点头,表示赞同道,“陈岩拜入太阴玄门才半年,就是天赋绝伦,也就是踏过入道三关,阴神夜游。在这个阶段,他十日巡游整个云州皆知的解元郎身份所凝聚的人望九绰绰有余,他没必要这么冒险。”

    “难道他也得到了京城中传来的消息?”

    女子蹙了蹙细眉,有了新的判断,轻声道,“要明确表明立场站队?”

    “京城中的消息,”

    兰陵郡王目光幽幽,好大一会才开口道,“又是一个大漩涡啊,真是不安宁。”

    同知府。

    长廊曲池,假山复阁,千重碧树,四面朱楼。

    一亭,一轩,一台,一阁,一堂,飞云流光,独具匠心。

    陆青青一身细花纱裙,青丝垂在身前,她看着檐下稀稀疏疏的雨线扯下,似断非断,似联非联。

    这个季节的雨,清冷冷,有一种晶白。

    “一场秋雨一场寒,”

    陆青青蜷缩着双腿,神情慵懒。

    “真是,”

    想到自己这几日的见闻,陆青青只觉得整个府城好像成了一个大漩涡,各路的牛鬼蛇神纷纷投入其中,不经意间就会有了交集,发生碰撞。

    “现在连阴间之人都在蠢蠢欲动,不甘寂寞,”

    陆青青揉了揉自己发胀的眉心,喃喃自语道,“大燕王朝肯定是发生了大的变化,不然的话,不会给人一种秩序混乱的感觉。”

    这个时候,如意从外面进来,白衣胜雪,赤足如莲花,宛若水中的精灵。

    “小姐,”

    如意声音低低的,道,“同知大人刚送走了阴司之人,看对方的身份,很不一般呢。”

    “嗯,”

    陆青青一提裙摆,从藤椅上起身,伸出手,看着雨点落在掌心,发出啪得一声,道,“他才是真的与虎谋皮,纵观这么多年,谁和阴司扯上关系,能得善终?”

    “可能是病急乱投医吧,”

    如意眸光清澈,随着不断地主持各种事宜,她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成长,开始有了自己的见解道,“很多时候,人都会让困境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由他去吧,”

    陆青青最近趁着府城混乱的局面,完成了以前不少没法动用的布置,心情不错,道,“你还是要盯紧神灵和官府,据外州传来的消息,现在这事儿可谓是天下瞩目,双方都不可能退缩。”

    “打个你死我活最好。”

    如意很是幸灾乐祸,原本两个势力联手,法网恢恢,秩序井然,让府城中其他的力量只能潜伏不动,现在双方矛盾层出,互不信任,才有了可趁之机。

    “对了,”

    陆青青转过身来,道,“你要多注意陈岩,他可不是省油的灯,我总有一种预感,这次岳王公无缘无故地消失,会和他有关。”

    “不会吧?”

    如意瞪大眼睛,道,“不是从神庙中传来消息说,岳王公是在神土中修炼吗?”

    “现在局面如此之紧张,以岳王公的性子,怎么会安安稳稳地在神土中修炼?”

    陆青青冷哼一声,道,“岳王公本来就和陈岩仇恨不小,我可不相信,要不是有了意外,他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对陈岩这个神灵的公敌动手。”

    “这样的话,”

    如意扶了扶鬓角上的细花,喃喃地道,“神灵这段时间按兵不动,是准备酝酿大的报复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