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归云台上起风云(保底第二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归云台。

    阁楼插空,水榭曲行。

    堂亭之前,常有一袭秋水连绵,幽泉漱玉,寒潭凝霜。

    其间点缀高低突起的假山,松石如黛,翠竹青青,静谧自然。

    只是闹市静处,从来不会对普通人开放。

    这一日,却是大不相同。

    开满细花的木门早已经大开,莲灯挂起,氤氲光华,照亮台阶。

    哗啦啦,

    不多时,一辆又一辆的马车赶来,从里面出来的人物,大都是四十上下,面相白皙,宽衣博带,仪容齐整,有一种书卷气。

    “文长兄,”

    “文休兄,”

    “石邻兄,”

    到场的人即使未曾深交,但大部分都有数面之缘,见到之后,从容行礼,开口问候。

    都是士林中大有名气之人,养气功夫颇深,纵然对今日之事感到疑惑,但俱是不露声色,如同来参加普通的文会诗会一样。

    “乖乖,”

    “这么多人,”

    “那是旧观书院的山长啊,”

    “还有那位齐大学士,听说自他退仕之后,就在家里著书立说,从不出门的。”

    “大开眼界,真的是大开眼界啊。”

    长辈们自持身份,但跟随而来的小辈们却是没有顾忌,都是年轻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难道有大事发生?”

    有一个眉目清秀少年左看看,右看看,很是兴奋。

    “你真是废话,”

    对面的红裙少女见没有长辈在场,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她给了少年一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道,“你傻不傻,没有大事,难道他们吃饱了撑的巴巴跑来归云台?”

    “牙尖嘴利,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少年嘟囔了一句,然后看向身边静静饮着茶水的同伴,问道,“朱兄,你可是金台府城的地主啊,有什么内幕消息没?”

    朱钰放下茶盅,轻轻一笑,道,“小柏,长辈们的事儿怎么会告诉我?我和你们一样,今天就是来见一见世面的。”

    “朱钰哥哥骗人,”

    红裙少女嘴角有一颗美人痣,显得俏丽可爱,她嘟着嘴,道,“像小柏这样不学无术的纨绔,当然长辈不会跟他说啦,可是朱钰哥哥你可是朱家下一代的继承人呢,长辈才不会瞒你呀。”

    “谁是不学无术的纨绔?”

    小柏一听,红着脸道,“我不是也考上秀才了嘛。”

    “考上个小小的秀才也好意思讲?”

    红裙少女哼了一声,尖尖的下巴抬得很高,道,“你也不看看,朱钰哥哥只比你大几个月,下届会试就是进士,你不学无术谁不学无术?”

    “朱兄可是我们云州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小柏被驳斥地没有话讲,这个比较的威力太大了,道,“有几个能比他还强的?”

    “你们两个别吵了啊。”

    朱钰笑着劝了几句,然后把目光投向后面松柏遮映的亭阁,自己还只是在年轻一代称雄,而陈岩这个家伙已经和自己的长辈们平起平坐了。

    “人和人的差别真大。”

    朱钰摇摇头,对今天的事儿他只是有耳闻,但只要开始,就是真正的名动天下。

    半山腰,构亭八翼。

    上覆琉璃瓦,天光一照,清清亮亮的玉光氤氲,如羊脂美玉,晶莹剔透。

    陈岩坐在亭中,吹着山风,识海中念头上升起五色火焰,只是大小不同,长短不一,显得并不协调。

    “五行衍生,才能混元如一。”

    陈岩感应着其中的力量,沉默不言。

    实际上,他的声望宜人之术能够发挥这样的作用,并不只是太阴玄门的法门精妙,更为重要的是他修炼出的阴神大为不凡。

    太冥之道,天一生水,有容乃大。

    即使是这样,陈岩也已经有了判断,在自己借此力量化出五行灵火,成功凝练道基之后,声望宜人之道就会变得鸡肋。

    以后走上神意通玄,就是感悟天地之间的规则,那会是一个新的征程。

    哗啦,

    这个时候,张云走了过来,依然是一身的黑魔甲胄,弯角狰狞,气血庞大。

    “大人,”

    张云行了一礼,恭敬地道,“诸位先生已经看过法网中截下来神灵动手脚的证据,还有红莲教徒的罪状,以及高塔下的阴阳节点的记载。”

    “嗯,”

    陈岩笑了笑,道,“看来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走吧,”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银冠,站起身来,风姿如玉,气质逼人,朗声道,“接下来,好戏开锣。”

    前面,早搭建起高台。

    层甍反宇,飞檐拂云。

    台基四周列壁,装制华丽,挂有圣贤之像。

    里面有石案,玉钟,香炉,等等等等。

    陈岩顺着木阶,很快来到高台上,居高临下,看到下面是三五成群的人影,一种缠缠绵绵的文气弥漫,墨香浮动。

    很显然,作为整个云州的文化中心,金台府城中够分量的士林人物都已经到齐。

    除此之外,还有官府的重量级官员到场。

    甚至还不乏神光升腾,说明有神灵将视线投了过来。

    叮当,

    陈岩拿起玉缒,敲响玉钟,清清脆脆的钟声远远传出,四下回应。

    “嗯?”

    “钟声,”

    “肃静,”

    下面的众人听到钟声,下意识停止交谈,往上看去。

    刚刚从后山回转的几个话语权很大的人物见到高台上的陈岩,心里有数,即使是他们都屏住呼吸,静待接下来的发展。

    “真是锐气十足。”

    兰陵郡王看着高台上陈岩年轻的面庞,金灿灿的阳光下,格外耀眼。

    “这就是陈岩,”

    金台府最中央的神庙中,一个俊美的青年人端坐,长眉大眼,额生竖瞳,眸子赤金,他通过法网看到了高台,还有高台上的陈岩。

    “是陈岩。”

    广陵公坐在对面,目光深深。

    “我还真以为他有三头六臂呢,”

    俊美的青年人额头的竖瞳不断开合,隐有金芒跳动,他身上有细细密密的神光流转,气息未尝比对面的广陵公浩瀚,但有一种无拘无束的洒脱。

    这就很不正常了。

    要知道,神灵都会有官府册封的神职和领地,只能在本领地中发展信仰,出了领地的范围,不光是会受到官府的联手绞杀,而且本身的神力都会逐渐的减弱。

    这就是香火神灵的悲哀,身上总有一种无法挣脱的禁锢,信仰是力量,也是枷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